顺兴佳益书院目录

甜蜜隐婚:帝少诱宠小娇妻 第271章:罪名,一时情难自禁

时间:2017-12-02作者:沐则灵

    墨非离一直是面无表情的在听她说,渐渐地,她的声音越来越小,直到彻底消了音。

    最后,她苍白着脸,轻轻呢喃道:“怎么可能呢……不可能的……”

    郁逸,那个安静孤僻的小男孩,因为她对他释放过一次善意,就很乖地跟在她身边喊她姐姐的郁逸,怎么可能会是一个强*女干犯呢?而且,对象居然还是宣颐姐……

    在她的记忆中,郁逸喜欢叫她姐姐,但一直最听宣颐姐的话……

    如果说,燕珩一是这世界上最爱宣颐的男人,那么郁逸,一定是这个世界最听宣颐的话,最舍不得伤害宣颐的男孩,他就是宁愿伤害自己,也不会伤害宣颐的。

    墨非离很早以前就知道,在他们这些人中,郁逸是第一个让她放下心防的朋友,她一直很珍视这段友情。因此,在这种毫无防备的情况下,突然听到这样一个消息,她抗拒着不肯相信,这种反应在他的意料之中。

    他以手当梳,轻轻地梳弄着她散乱的秀发,漫不经心地开口:“橘生,你可能不知道,郁逸一直偷偷地喜欢着宣颐……”

    “什么?!”

    又一枚炸弹砸过来,夏橘生满脸惊愕,“我怎么不知道?”

    她以为,郁逸只是把宣颐当成姐姐一般来尊重的……

    怎么会是,喜欢呢?

    “你以为谁都和你一样,把心思写在脸上的?”墨非离吐槽她一句,然后,才又说起郁逸,“我也是偶然知道的,郁逸喜欢宣颐,在加上那一晚又被人下了药,一时情难自禁,所以……”

    夏橘生不再纠结“郁逸喜欢宣颐”这个问题,而是想到什么,抓住他的手,蹙眉问道:“等等,郁家那边说郁逸是出国留学了,这事是真的吗?”

    “不是……”墨非离顿了顿,而后,掀唇说道:“他,强*女干罪名成立,被判处七年的有期徒刑……”

    夏橘生觉得她的脑袋不够用了,一颗又一颗炸弹朝她扔来,她除了震惊,还是震惊。

    她轻颤道:“……不是出国,而是坐牢?”

    三年前,她十九岁,而郁逸才十七岁。

    就算他是做了错事,但也只是一个未成年的孩子,而且,宣颐姐怎么会……

    宣颐作为三年前那起事件的受害者,她就本能的以为是宣颐坚持要郁逸坐牢来赎罪,正当她想说出这个猜测时,墨非离似是看穿了她的看法,摇着头,神色微冷:“郁逸的事情,在三年前闹得很大,我也是在事后才知道……郁逸被外公亲自送进监狱,对外扬言,是要对老战友的孙女(宣颐)有个交待,实则,是不想再承认郁逸是郁家的血脉,所以才任其在监狱里自生自灭……”

    “外公……外公,为什么要这么狠?”夏橘生抓紧他的手,眼眶泛红,她替郁逸感到委屈,“郁逸再怎么说,也是外公的亲孙子啊,就算他老人家再怎么讨厌郁逸,再怎么认为郁逸丢尽了郁家的脸,可他当时也才十七岁,还未成年,外公他怎么舍得……”

    墨非离伸手抱住她,在她耳边说:“外公的心思,谁也猜不透。”

    夏橘生咬着唇,低低地说:“外公,他好无情……”

    对此,墨非离沉默以对,一个能把自己的亲孙子送进监狱的老人,他的那颗心,可能是石头做的,普通人做不出这么狠心的事来。

    夏橘生实在是为郁逸感到愤愤不平,可是,她一想到自己失了忆,没有在郁逸出事的时候陪伴在他的身边,她就很自责,眼睛酸痛着,流出泪来。

    “我,我有什么资格说外公……在郁逸那么绝望的时候,被他喊姐姐的我,却没有陪在他的身边……我还把他忘了,我根本就不配,不配当郁逸的姐姐……”

    她的话里,充满悔恨自责的情绪,激动之处,还握拳打自己的脑袋,刚打了一下,第二下的时候就被墨非离抓住手腕,他的手劲很大,令她的手完全动弹不得。

    墨非离看到她哭得这么伤心,这么自责,他心疼极了,喉咙里似是堵了一块烧红的炭,发出的声音又沉又哑:“这件事情闹得太大了,谁也收不了场,连我都帮不了郁逸,你又能做什么呢?你乖,不要哭了……”

    夏橘生抬起一双泪水涟涟的杏眸,哽咽着说:“你去看过郁逸吗?他在里面,过得好不好……”

    “没有。”墨非离摇头道:“郁逸当场在法院上认了罪,判刑之后,他拒绝所有人的探视,谁也不肯见。”

    夏橘生的手指紧掐住他的手臂,不解道:“他为什么要这么做?”

    “大概,他也是想用这种方式向宣颐赎罪……”

    墨非离反手把她的那手握住,举起来,凑到唇边亲了下,也正因为这个动作,夏橘生看到他手背上被自己按出来的指甲痕,眉心微微一拧,她有些心疼,说道:“对不起……”

    “没事,我不疼。”墨非离柔声安抚她,下一秒,他话锋一转,竟是问道:“你知道,我们的婚礼为什么会中途停止吗?”

    婚礼……

    夏橘生的记忆虽然还没有恢复,但一提到“婚礼”,她就会想到自己无缘得见的那个孩子,手下意识地一缩,苍白的小脸上浮现出一抹抗拒,低头回避着他的目光。

    她在心里想,就算是有天大的理由,他身为新郎,身为她的丈夫,他都不应该在他们的婚礼上将她抛弃……

    尤其是,让她一个人遭受了那么大的痛楚,而他却不知在何处。

    可她想躲,墨非离却固执地握紧她的手,眉眼间露出一丝焦急的神色,“橘生,你听我说完……”

    夏橘生抬起一双通红的眼睛,咬唇道:“你说……”

    “那晚之后,宣颐的情绪一直不大稳定,在医院住院了半个月,而在这时,她又得知了我们两个的事,我们已经在一起了,我要娶你,我想让全世界都知道你夏橘生名正言明的成了我的女人……”

    墨非离的声音有些涩,直到现在,他都不觉得自己当年有做错什么,他一直隐藏着自己对夏橘生的感情,好不容易,阴差阳错,他们有了那一夜,她成了他的女人。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