顺兴佳益书院目录

甜蜜隐婚:帝少诱宠小娇妻 第270章:喂饱,下了药的酒……

时间:2017-12-02作者:沐则灵

    此话一说,夏橘生显得更好奇了,杏眸璀亮,不满地催促道:“为什么燕家不会同意?你到底知道些什么,快说快说……”

    墨非离的眼帘一掀,说道:“想知道?亲我一口,我就告诉你……”

    “……”

    夏橘生的杏眸微眯,瞧着他一脸笑眯眯的样子,犹如一只等待着小白兔乖乖掉入他陷阱的大灰狼,这厮明显是算中了她的好奇心重,所以他就这般“趁火打劫”,真真是无耻至极。

    而这种被他吃得死死的感觉,真的不是很好啊……

    墨非离并不催她,只是他的手带着电流,两手的指腹轻柔磨娑她的腰间,隔着一层布料,也能感觉到他手上的温度,俊美的脸上带着笑,唇角微扬,那弯起的弧度里似呈了美酒,叫人看上一眼,心里头便醉了。

    “妖孽……”

    夏橘生被他撩得心尖儿痒痒,再也按捺不住心中的悸动,双手捏住他脸颊上的软肉,左右拉扯,反复蹂躏,眼见他的眉宇有些不悦的蹙起,她却弯下腰去,嘟嘴吻上他的唇……

    一刹那,墨非离的眼中似有什么被点亮了,眸光璀璨如星辰,嘴角的弧度温柔而充满宠溺,他原本是搭在她腰上的臂膀缓缓收拢,整个将她柔软纤细的腰肢纳入怀中,他抱着她,她吻着他。

    夏橘生学着他以前吻她的样子,舌尖探出,温柔中带了点羞涩的描绘着他的唇形……

    被她压在身下的硬*挺身躯蓦地绷紧,他的全身各处,散发出灼*烫的热量,似是要将她融化……

    就在墨非离快要忍不住,反身将她压倒的时候,夏橘生却是抽身而离,红唇微喘,一双水润的杏眸带着调皮的笑意,贼兮兮地说道:“好了,亲也亲了,你快喂*饱的好奇心……”

    “……喂*饱?”墨非离凤眸微眯,危险道:“可我觉得,现在有喂/饱你好奇心更重要的事情……”

    好奇心什么的,什么时候满足她都可以。

    就是这性*yu,不能拖着……

    既然他们两人现在有了需要,那就彼此喂*饱,皆大欢喜嘛。

    夏橘生的右手抬起,按住他欲要袭向她浴袍衣领的手掌,口吻坚定道:“先把话说清楚……”

    “!!”

    墨非离的额头滑下两根黑线,她的这种行为,让他不免产生了一种“老婆更喜欢听八卦而不喜欢和他做*ai”的想法,不得不说,他对此感觉很挫败。

    “快说!”夏橘生的情绪趋于平稳,所以说话就更有底气了,“我都已经亲完了,你还不快说……”

    墨非离在心里发出一声叹气,右手拍了下额头,沙哑开口:“三年前,宣颐遭遇了一些事情,可以说是,闹得人尽皆知,名声扫地……”

    夏橘生马上追问道:“什么事情?”

    “她,她……”墨非离正在想着用什么措辞来说,她却突然拿开他挡在额上的手,叫他睁开眼睛,强硬道:“就这么看着我的眼睛说,别想说谎骗我啊。”

    “……”

    他刚才拍额,只是叹息自己在她眼中“失了魅力”,可她想的却是,竟是以为他会故意说谎搪塞她?

    墨非离的眼神渐渐坦露出一丝不满的情绪,抿着唇,故意拖着不再开口……

    夏橘生还算是了解他,见到他这个样子,便松开了他的手,轻轻拍打着他的脸颊,笑语晏晏:“好了好了,是我不对,错怪你了……我是真的想知道,所以你快说嘛,快点快点……”

    又是道歉,又是柔声轻哄,这女人,还真真是把他的心抓得紧紧的。

    墨非离的脸色渐柔,然而,提起三年前的旧事,他的眉心蹙起,语气有些冷沉:“三年前,我们在一起的那个晚上,宣颐也误喝了一杯下了药的酒,被人弓虽/暴了……”

    “什么?!!”

    夏橘生瞪大双眼,不敢置信道:“你说真的?宣颐姐,她,她……”

    “是真的。”墨非离肯定的点头,下一秒,他开口道:“而且,你绝对想不到那个对宣颐施*暴的男人,会是谁。”

    不知为何,夏橘生的心因为他的这句话,不禁高高悬起,“……是谁?”

    墨非离沉默了片刻,望着她,薄唇掀开:“是郁逸。”

    ——郁逸。

    郁家大舅的私生子,因为生母的身份是个夜店舞女,一直不为郁老爷子所喜,所以连带着,郁逸的身份也是遭到整个郁家所唾弃的,只不过看在血缘的份上,给了郁逸一个身份,给了年幼的他一口饭吃。

    可是后来,在郁逸五岁那一年,他的生母因爱生怨,竟狠到丢下郁逸这个唯一的儿子,设计拉上郁逸的父亲,自杀身亡……

    这么大的事情,在当年引起轰动,整个帝都都知道了赫赫有名的郁将军家中的唯一男丁在外面包*养了一个舞女,最后,婚外偷/腥不成,竟还搭上了自己的命,实在是叫人唏嘘不已。

    郁老爷子年近七十,却白发人送黑发人,并且整个郁家还沦为了帝都人们饭后茶余的笑柄,因此,满腔的怨恨无处发泄,最后,老爷子钻了死角尖,将这一切的罪责都怪到了与生母肖似的郁逸身上。

    正因为这一桩隐秘的事故,郁逸虽说贵为郁家少爷,但实际上,在郁家极其不招人待见,过着犹如过街老鼠一般的生活,被郁家人人人喊打。

    若说到比惨,夏橘生这个墨家养女,还没有郁逸二分之一的悲惨。

    “…………”

    郁逸的名字一经说出,夏橘生整个人似是被人隔空点了穴,她的眼神凝住,表情僵住,目光呆呆地看着他,连呼吸也忘了一般,几秒钟的时间过去,她低低的呼出一口气,竟是不相信的再次问道:“你说谁?”

    “郁逸……”

    “墨非离,不要随便开玩笑!”夏橘生的脸色泛白,声线颤抖,却仍咬着字,一字一顿地说:“我去过郁家的,他们都说郁逸在三年前出国留学了,你知道的,他是金融方面的天才,很厉害很厉害的。我还记得,我16岁的生日礼物就是他在网上炒股赚到的,那年郁逸才14岁……他比你还厉害呢,外公当然会重点培养他……”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