顺兴佳益书院目录

东晋北府一丘八 第二百六十四章 贵人亦有扪蚤恼

时间:2017-11-04作者:指云笑天道1

    一个时辰之后,打扮得风风光光的一伙北府军士,出现在了帅府的门口,正是刘毅所率的北府军老虎部队飞豹幢的弟兄们,他们每个人都穿着能穿到最好的衣服,头发梳得整整齐齐,甚至魏咏之兄弟还往脸上抹了点白粉,让这帮成天臭哄哄的糙汉子们也多了几分香气,虽然看起来一个个仍然是五大三粗的壮士豪杰,但起码干净整齐得多了。

    刘毅走在最前面,今天他仍然穿着前日里出席乌衣之会的那件漂亮的绸缎青衣,手里拿着一面折扇,看起来倒象是个儒雅文士,比起那刻意为之的魏咏之,那股子贵族文士范儿可谓由内而外,要强了许多。

    铁塔一样的向靖看到帅府的门口停了一大排上好的马车,个个饰以美玉,雕有精美的花纹,而上下车的那些贵公子们,无不是仆役成群,前呼后拥,再看看自己身上的这件打着补丁的布衣,一下子觉得有点自惭形秽,低头道:“希乐哥,这地方恐怕不是咱们这些人能来的,还是回去吧,根本不是一路人啊。”

    刘毅勾了勾嘴角,不屑地摆了摆手:“瞧你这点出息,秦国的王猛知道吧,当年他去见桓温桓大将军的时候,打扮还不如咱们呢,而且谈天下大事的时候,一边谈一边还在抓跳蚤,又强到哪儿去了?还不如咱呢。”

    何无忌“嘿嘿”一笑:“希乐,你这是欺负铁牛兄弟不懂五石散吗?王猛可一直是士人,长年服食五食散,吃这东西会全身火热,所以得穿宽袍大袖,而且因为经常出汗,毛发之处容易滋生跳蚤,可不是因为脏和穷啊。”

    说到这里,只见前面正好有一个一身蓝色绸缎宽袍,神采飞扬,面带傲色,年约二十上下的华服少年,从一辆精美大气的马车上走下,一个仆人连忙跑到车门前,跪在地上,这少年也不客气,直接踩着他的背,当成马凳一样,落地的时候,突然脸色微微一变,皱了皱眉头,左手伸进右边的袖子里,掏了两下,似乎捏到了什么东西,随手一弹,然后就当没事人似地走向了大门。

    何无忌哈哈一笑,指着那贵公子说道:“看到没有,他刚才就是捉身上的跳蚤了,这些高门贵族啊,其实也不比咱干净,至少,身上的跳蚤说不定比咱们还多呢。”

    虞丘进哈哈一笑:“就是就是,咱们好坏每天还要洗澡,旬日之间还得去泡那里混了雄黄和艾草的大塘,以前在老家种地的时候,有时候几巴毛里还能长跳蚤,从军之后,反而干净了。我看比这些高门贵族都要干净!”

    孙处“嘿嘿”一笑:“那是那是,谁叫这些贵公子们没有咱北府兵的雄黄艾草澡可以泡呢。我说希乐哥啊,一会儿见了这人,要不咱们也别练武了,直接告诉他这个秘方,让他以后身上不长跳蚤,不至于走一路捉一路,丢人哪。”

    众人全都哈哈大笑,刚才初见这些高门贵族时的自卑与不适,一扫而空,刘裕笑着摆了摆手:“好了好了,你们也别太过得意了,你当这些家伙连泡药澡都不知道吗?不过是因为他们五石散吃得太多,这种外热的药澡,非但不能助他们除跳蚤,只怕会要了他们的命呢,要知道,这些服散之人,即使是严冬之时,也可以裸身卧冰呢。”

    向靖吐了吐舌头:“我滴个乖乖隆里咚(扬州方言,这会儿向靖也学会了),这么厉害啊,难道是体内烈火焚身吗?我就是喝烧刀子也没这么带劲吧!”

    刘毅冷笑道:“你懂个屁,哪是烈火焚身啊,明明是欲火焚身,要知道服了这五石散后,要么是与人交合来败火,要么是出去走上十几里,几十里,让冷风吹了败火,这叫行散,知道不?”

    向靖睁大了眼睛:“这也行?”

    何无忌笑道:“铁牛啊,你是不知道这些上层人的做派的,以后见多了也不奇怪了,想当初我还在扬州当从事的时候,这些可没少见。”

    一直在一边默不作声的诸葛长民连忙说道:“无忌兄啊,要是打完了仗,能不能给老弟我也求个一官半职,我的要求不高,当个从事就满足了。”

    何无忌摇了摇头:“你这么贪,我怕举荐你这家伙当了官后,你犯了事会把我给连累了,还是你今天自己碰碰运气看哪个高官贵人赏识你吧。”

    诸葛长民不服气地说道:“我诸葛长民就算贪了点,但好歹也是文武双全,一门三虎,我就不信没人看不上咱。”

    一边的熊罴一样的两个壮汉弟弟诸葛黎民和诸葛幼民哈哈笑道:“大哥说的好,咱们今天来,肯定是有人识货的。希乐哥,我们这就走大门进吗?”

    刘毅“嘿嘿”一笑:“急什么,现在那个贵人正在进门,咱们不知道人家的身份,还是不要轻举妄动的好,一会儿他们进去后,我再上去打听一下他的身份,看起来这个人的地位很高,是有名的家族出身,也许我们今天能碰到命中贵人呢。”

    说到这里,刘毅看向了刘裕,傲然道:“寄奴啊,也许你今天就得看着咱们兄弟得遇良缘啦。”

    刘裕微微一笑:“要是众家兄弟有个好前程,我高兴还来不及呢。今天我来这里就是想帮大家一些忙的,有时候哪怕说上一句话,也是好的。要不要我现在过去问问?”

    刘毅摆了摆手:“你才来这儿几天啊,你可别忘了,我去参加幢主大赛前,可是在这里呆了大半年了,就是这里的一条狗都认得我,大家请稍等,我去去就来!”

    说着,刘毅打开折扇,一边微微摇着,一边迈步而行,倒是有几分洒脱不羁的名士风范呢。

    他这样走到帅府门口,正好是那个贵公子已经递过了名贴,府中奔出一个管事模样的人,满面堆笑,正向此人行礼作揖,作出向内延请的手势呢。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