顺兴佳益书院目录

东晋北府一丘八 第一百九十二章 大路朝天走一方

时间:2017-10-14作者:指云笑天道1

    刘裕的眉头一皱:“阿寿,你把我当成什么人了?我刘裕堂堂男儿,怎么会当别人的家丁,仆役呢?谢家确实对我有恩,我也当以死相报,但这不代表我会当谢家的僮仆,家将!”

    刘敬宣咧嘴一笑,转头对着刘裕说道:“好了,是我失言,其实,你不是当谢家的家将,只怕是要当王家的姑爷吧。”

    刘裕先是一愣,转而脸色微微一红:“这话从何说起?”

    刘敬宣叹了口气:“这天下没有不透风的墙,那王小姐对你有意的事情,全营都知道了,你放心,不是瓶子和兔子说的,是我爹说的。”

    刘裕讶道:“刘将军怎么会知道此事?”

    刘敬宣摇了摇头:“是玄帅透出来的,好像是谢家要让大家都知道,你刘裕以后会是迎娶贵女的天之骄子,跟我们这些人不一样。”

    刘裕心下默然,想到了刘穆之跟自己说过的那些话,突然心中油然而生一丝恐惧,难道,自己的一生的命运,真的会给谢家用这样的方式捆绑了吗?

    刘敬宣看着刘裕,叹了口气:“其实这样挺好,只有跟着谢家在一起,你才能一路升迁,就象我爹,当年早就有江淮兵王之称,但是因为朝廷无意用兵,所以多年来一直是在两淮之带落草,流浪,给玄帅看上,举荐为将军都是十几年后的事。不象你,年经轻轻,就有贵人相助,以后的飞黄腾达,不可限量呢!”

    刘裕摇了摇头:“男子汉大丈夫应该靠自己的本事成就一番功名,靠着女人上位算什么?再说了,我跟妙音是两情相悦,可从没有过这种靠女人来抱大腿的心思,阿寿,你觉得我刘裕是这种人吗?”

    刘敬宣微微一笑:“好了,寄奴,别动怒,大家没这意思,其实你的本事和能力,大家都知道,谢家一向也是从民间,草莽中寻找英雄豪杰,这并没有什么丢人的事,说白了,各取所需而已。我只是想提醒你一句,就算以后成了高门贵婿,也别忘了咱们这些曾经在一起流过汗,吃过饭的兄弟。”

    刘裕目不转睛地盯着刘敬宣:“阿寿,你觉得我刘裕是那种薄情负义之人吗?有了女人,就忘了兄弟?”

    刘敬宣叹了口气:“我刘敬宣虽然是个粗人,但起码的道理是懂的,毕竟我爹在谢家多年,他们这些世家高门,跟我们这些军中汉子的想法是不一样的,也许你现在只想着兄弟情义,但在世家里,就得按他们的这套行事,以后未必会跟咱们一路了。寄奴,你想要前程,想要出人头地,就得走这条路,兄弟们不会拦你,只会助你,希望以后你也能带着大家求个富贵!”

    刘裕摇了摇头,正色道:“我刘裕不管娶谁,不管到哪里,永远只会按自己的初心行事,我不求能飞黄腾达,只求能驱逐胡虏,复我河山,能跟自己喜欢的女人,跟自己过命的兄弟永远在一起,至于那些世家间乱七八糟的事情,我听得就头大,也懒得掺和。你放心,不管何时,我们永远会是兄弟!”

    刘敬宣默然无语,眼中光芒闪闪,看着刘裕,喃喃地说道:“寄奴啊,你参军真的不是为了升迁,不是为了出头,只是为了收复河山吗?”

    刘裕微微一笑:“当然,人固有一死,争那点荣华富贵做什么,只有建功立业,才能名垂青史,北方的半壁河山还在胡人手中,我就算争到了皇帝,又有什么意思?”

    刘敬宣叹了口气:“你的想法真的跟一般人不一样,也许,是我一直错怪了你。寄奴,不管怎么说,明天好好地表现吧,如果你真的只想当一个纯粹的军人,只要明天能打赢影子部队,就可以直接进入老虎部队,不仅你自己能进,还可以挑上百个兄弟一起加入,要是你真的舍不得大家,就一定要赢!”

    刘裕的眼中冷芒一闪:“我一定会赢的,阿寿,助我!”

    刘敬宣翻了个身,转了过去:“为了你,也为了我自己,我们一定要赢。”

    第二天,卯时,三刻。

    天刚微亮,飞豹营的校场之上,三幢的精兵,已经集结,多数人的身上,已经套上了双层的铁甲,被这初升的旭日照耀,金光闪闪,照耀着一张张年轻而兴奋的脸。

    今天孙无终没有出现,所有人都知道,今天的实际指挥,乃是刚刚升任第三幢幢主的刘裕,所有人的目光,都盯向了一身帅气银甲的刘裕,目光中充满了战前的兴奋与渴望。

    刘裕提着长刀,这把从家里带来的厚背斩马刀,仍然套着烟布,今天是演习,并非战斗,不宜见血,但是带着这把祖辈们与胡人战斗过的兵器,让刘裕的血开始渐渐地沸腾,他站在了队伍的前方,中气十足地说道:“弟兄们,你们可知道,今天是什么日子?”

    站在一个小队前方的檀凭之大声道:“今天,是我们跟影子部队大比拼,大演武的日子!”

    刘裕摇了摇头,眼中冷芒一闪:“不,今天不是演武,是战斗,是我们要舍出性命,你死我活的战斗,不是演武!”

    此言一出,不少军士相顾失色,只是因为严格的军纪,无一人发出半个字。

    刘裕点了点头,正色道:“我们所要面对的,不是以前天天演武时碰到的同袍,友军,不是那种点到即止的演练,而是战斗!跟我们今天较量的,是货真价实的胡人,鲜卑人,是曾经杀我无数同胞,夺我汉家江山的异族胡虏。是打败了我军五支部队,折我北府威风的胡骑!我们,是维护北府兵的威严,维护我们汉人的威严,也维护我们北伐的信心的希望!”

    “今天的战斗,你们为什么要穿两层铁甲?就是因为,今天的战斗,不许用盾牌,大家就要用这种裹了两层铁甲的血肉之躯,去面对胡骑的槊林箭雨,这一战,不是演习,可能会送命。如果有害怕的,不想打的,可以退后一步,我刘裕绝不勉强!”

    所有的战士二话不说,齐齐地向前跨了一步。无一人留在原地,更不用说退后。

    刘裕满意地点了点头:“很好,现在,开始讲解今天的打法!诸君静听!”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