顺兴佳益书院目录

东晋北府一丘八 第一百五十二章 绝色佳人常相伴

时间:2017-10-14作者:指云笑天道1

    三人的脸色一变,不约而同地循声看去,只见密林深处的草丛之中,站起了几个身上挂满了树叶草片的人,他们的脸上抹着烟烟的锅灰,与这烟夜一色,若不是主动现身,是绝不可能给发现的。

    为首一人,二十四五的年纪,身形魁梧,山羊胡子,左眉边上有一颗绿豆大小的肉瘤,而他身后的两人,都是十八九岁的年龄,手提大斧重刀,分外地剽悍。

    刘裕微微一笑,站起了身:“长民,怎么你会守在这里,今天当值吗?”

    为首那人,复姓诸葛,名叫长民,同样是京口江乘人氏,后面跟着的两个弟弟,分别叫诸葛黎民和诸葛幼民,都是孔武有力的好汉。诸葛氏一族,原籍琅玡,跟蜀汉时的大丞相诸葛亮乃是同族之人,最早姓葛,后来为了躲避汉末战乱后迁至诸城,故而复姓诸葛。

    诸葛亮的兄长诸葛瑾,弟弟诸葛均分别在吴国和魏国任职,因此诸葛氏一族遍及天下各地,已成大族,而诸葛长民的族叔诸葛侃,乃是南下的流民帅,这回谢玄征招两淮京口之地的流民帅从军,诸葛侃马上就召集了旧日的部曲,加上在京口的一族子侄族人,拉起了千余人的队伍,集体从军,地位与那孙无终相当,冠以天熊军的旗号,自成一军。

    诸葛长民本人则是横行乡里,靠着一个士人身分,从小也颇涉经史,虽然为人贪财,喜欢占人便宜,与急公好义的刘裕是完全两种风格,但靠着一身的武艺,加上两个弟弟都是打架高手,在民风强悍的京口也算得一号人物,谁都知道江乘诸葛,一门三虎,两次参加五月五的打架大赛,都是惜败于刘裕手下,但也算得是一条响当当的好汉了。

    诸葛长民哈哈一笑,点燃了手中的火把:“刘裕,这阵子听说你在飞豹军干得很不错啊,今天那些官家子弟来劳军的时候,听说你还打败了刘敬宣,真有两下子啊。不过…………”

    说到这里,他皱了皱眉头:“怎么孙将军到现在连个队正都不让你当呢?还有,你这一身便装,要去哪里?”

    刘裕勾了勾嘴角:“这个嘛,有军令在身,出去办事,至于队正不队正的,是上峰将军的安排,不是我等可以左右的。”

    诸葛黎民是一个身长近九尺,满脸横肉的壮汉,比他哥哥还要高了半个头,他粗浑的嗓音就象打雷一样,在众人耳边回荡着:“既是公事,还请刘伍长出示腰牌公函,我等在此当值,就是勘察军纪,缉拿逃兵的。”

    诸葛长民的脸色微微一变,沉声道:“黎民,不得无礼,刘裕怎么可能是逃兵呢?”

    训斥完了弟弟,诸葛长民转头看向了刘裕,微微一笑:“我弟弟说话不中听,他是个粗人,请勿见怪。不过,我们在这里确实是有职责任务的,如果你没有腰牌,或者是公函,我们是无法放你通行的。”

    檀凭之不满地勾了勾嘴角:“长民,咱们也是京口老乡了,你看我们去的方向是北方,象是逃回京口吗?刘大哥都说了,这次我们是有任务在身,不便相告,你有问题的话,去直接问孙将军好了。”

    刘裕叹了口气:“好了,凭之,长民他们也是职责在身,这个不要怪他们。这样吧,长民,此事并非孙将军直接下令,我们跟你走一趟广陵城,直接去见谢大帅,我想,他会给你一个满意的解释的。”

    诸葛长民的脸色一变:“什么,谢大帅,你是说?”

    他的话音未落,林外传来一个熟悉的声音:“不错,刘裕这一行,就是玄帅的安排,他怕沿路之上的盘查暗哨不明此事,会起了冲突,所以特地要我前来,为刘裕开路。”

    诸葛长民突然笑了起来:“若是何参军你说这话,我还有什么可以怀疑的呢?”

    刘裕心中一动,暗道这玄帅果然心思缜密,一切都早早地作了安排,他让自己出发时说过有人会来接应,还会派了专门精通诸胡语言的一个帮手,前去帮自己谈判,原来这人竟然是何无忌啊。

    但是刘裕转念一想,这何无忌跟自己也算熟识了,其人豪爽豁达,是条好汉,也颇有文才,但似乎并不懂胡人言语,要想北上给自己帮忙翻译,真有这本事吗?

    刘裕顺眼看了过去,却是整个人都楞在了原地,只见何无忌一身皮甲,却是跟在一个白衣女子的身后,神色甚为恭敬。

    这女子乌发如瀑,肤白胜雪,眉目如画,星眸竹腰,瑶鼻琼口,双颊之上泛起微微红晕,体态婀娜,真是如同仙女般的人物,一双乌溜溜的大眼睛,不经意地扫过了刘裕,四目相对间,却是轻轻地一低首,女儿家的羞涩,尽在不言中。

    在场的所有人看着这如同仙女般的玉人儿,都一时间忘记了说话,直接呆在了那里,他们都是农家子弟,京口之民生活纯朴,女子多不施粉黛,哪曾见过如此的玉人?直到何无忌干咳了一声,众人才反应了过来。

    刘裕总觉得这女子的神色,尤其是那双眼睛很特别,不知在哪里见到过,他咽了一泡口水,对着何无忌一抱拳:“何参军(何无忌在谢玄的幕府之中直接当了一个参军),这位姑娘,就是玄帅所说的翻译?”

    何无忌点了点头,说道:“不错,这位姑娘,姓苗名影儿,自幼饱读诗书,精通各番各夷语言,这回玄帅要你去北方办事,特地让她过来助你一臂之力。”

    檀凭之咧嘴一笑:“好啊好啊,有苗姑娘一路相伴,想必我们这漫漫长路,也不会寂寞了。”突然,他的语调一变:“阴骨哈思,羯力八哈。”

    苗影儿微微一笑,朱唇轻启:“赛思烟尔,巴里扎卡。”

    刘裕还没来得及开口,魏咏之便笑道:“老檀,你这是做什么,又是鲜卑语又是羯语的,玄帅既然说了苗姑娘精通诸夷语,就不会有错啦,不用试。”

    刘裕一动不动地盯着苗影儿,突然开口道:“苗姑娘,你就这样跟我们北上吗?”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