顺兴佳益书院目录

东晋北府一丘八 第五十一章 世家连横扶大晋(二)

时间:2017-10-14作者:指云笑天道1

    杨林子的脸色一下子变得很难看,他的嘴角微微地抽动着,看起来很想说点什么,但最后还是一声叹息,放下了手中的酒碗,喃喃地说道:“是因为家父看出我们这太原王氏的两支,终将会反目成仇吗?”

    刘林宗点了点头:“根本原因就在于此,虽然你和王元达是五六世以前共有一个祖先,但毕竟早就出了五服,实际上已经是没有关系了。”

    “而且同为太原王氏之后,朝中的大权不可能由你们一个家族独占,王坦之有四个儿子,个个都官至方伯,这种情况下你们家迟早会跟他们起了冲突的,除非,你甘愿一辈子就当个刺史,尚书这样级别的官员,永远不去争那宰辅之位!”

    杨林子重重地把酒碗往面前的小几上一顿,酒水四溅,而他的声音也变得高亢激昂起来:“仕宦若不为相,才志何足以骋?我等自幼苦读,游历天下,结交名士,不就是图的位极人臣,光宗耀祖吗?哼,若是王元达跟我争那宰辅之位,我也不会怕了他!”

    刘林宗微微一笑:“本来你的亲妹妹是皇后,你又是当世名士,这个宰辅之位非你莫属,但现在王国宝家的堂妹成了会稽王妃,而会稽王又是大权独揽,这事情可就难说了。”

    “所以,我劝你老兄最好对王元达这个好朋友留点心眼,不然以后真的翻了脸,那可要下得去狠手啊。”

    杨林子紧紧地盯着刘林宗的眼睛:“那么,你我之间,会不会也有一天翻脸?”

    刘林宗的眼中冷芒闪闪:“不至于,朝堂那么大,应该能同时容得下你我。毕竟,你姓王,我姓谢。”

    杨林子紧皱的眉头渐渐地舒缓了开来,与刘林宗会心一笑,同时举起了酒碗一碰,一饮而尽。

    杨林子扭头看了一眼守在楼梯口那里的刘牢之,勾了勾嘴角:“不过,我始终不明白幼度你,为什么要跟这些下等人走得这么近。刘牢之确实能打,但再怎么说,也不过是寒人将门,形同你谢家的部曲,你跟他太亲近了,就会跟高门子弟们疏远。作为朋友,我必须提醒你一句。”

    刘林宗叹了口气:“现在并非百年前,宇内一统,天下太平。中原和两京还在胡人手里,就连我们这江左之地,也是朝不保夕。”

    “只靠血缘和出身,靠所谓的高贵身份,是无法收复失地,兴复晋室的。打仗,我们不行,还是得靠这些出身卑贱的英雄好汉。”

    说到这里,刘林宗看向了窗外,远处的擂台上,刘裕正披着大红花,向着还围在擂台边欢呼的百姓们频频抱拳致意。

    刘林宗的眉头微微一皱:“刘牢之也好,刘裕也罢,都是收复中原,或者说保大晋平安的国家栋梁,怎么能因为他们出身不够高贵,就加以疏远呢?”

    “当年我大晋开国之初,就是因为高门子看看不起出身不高的苏峻等人,才导致北伐大业功败垂成,本应破胡复土的力量,全用在了打内战上,这样的教训,还不够深刻吗?”

    杨林子不以为然地说道:“可是他们再能打,不过也是鹰犬,爪牙,还是要受我们这些高门世家子弟的控制,你亲近寒人,只会失了士人之心,甚至会动摇你们谢家的地位。”

    刘林宗沉默良久,才缓缓地说道:“尽力而为吧,起码我们谢家于国无愧于心。不管怎么说,大敌当前,先过了这一关。”

    说到这里,刘林宗看向了大槐树下的那一行人,眉头又皱了起来:“不过要是连桓玄都打起了京口的主意,那恐怕是比秦军出兵更值得警惕的事。就是不知道这桓玄来此,是临时起意呢,还是他叔父的指使。”

    杨林宗勾了勾嘴角:“桓冲不是没在京口呆过,还不是给灰溜溜地挤回荆州了?这里不是他们桓家的地盘,没有荆州那种一甲子的经营,是没办法立足的。不过…………”

    说到这里,杨林宗顿了顿,“好像你的外甥女和刘小姐,都跟桓公子走得挺近的啊。”

    刘林宗沉吟了一下,抬头对着楼梯口说道:“牢之,你过来一下,我有件事要你办。”

    大槐树下,王妙音长出了一口气,看着台上的刘裕,眼中闪过一丝异样的神色:“真是铁骨铮铮的奇男儿啊,大丈夫当如是也!”

    刘婷云不屑地勾了勾嘴角:“哼,有什么了不起的,不过是一个莽夫粗汉罢了,有些拳脚功夫,最后还不是个臭当兵的?!”

    此言一出,孙无终和吴甫之,皇甫敷全都是脸色微变,桓玄微微一笑,说道:“要是这么说来,我们桓家也是臭当兵的了?”

    刘婷云连忙摆了摆手:“不不不,我,我不是这个意思。桓公子,你们桓家可是世家望族,又怎么会是…………”

    桓玄摇了摇头,打断了刘婷云的话:“我谯国桓氏虽是魏晋时的经学世家,但早已经衰微,过江南渡之后,先祖父虽名列江左八达,但仍然不得进入上流,最后平叛时为国尽忠战死,而先父更是投身行伍,被世家子弟们讽为老兵,这是世人皆知的事,刘小姐不必讳言。”

    刘婷云幂离之下,粉面通红,香汗微出,却是不知如何回应。

    桓玄的目光转向了擂台之上的刘裕,眼中冷芒一闪:“现在是国难当头,收复北方,驱逐胡虏才是最重要的事,这也是先父为之奋斗了一生的事业,要做到这点,就需要礼敬猛士,岂可因为别人出身寒微,投身行伍就加以轻视?有朝一日,我桓玄也要扬鞭跃马,身先士卒,亲手打下自己的江山!”

    吴甫之与皇甫敷激动地说道:“公子,说得好,我等愿一世相随!”

    桓玄哈哈一笑,上前两步,同时拉起了吴甫之和皇甫敷的手:“二位都是我的兄长,今后横扫天下,澄清宇内,就要靠你我携手了。”

    正说话间,刘牢之的声音从十步外平静地响起:“桓公子,我家主公想见你一面,不知是否方便移步一叙?”

    王妙音睁大了眼睛:“刘叔,舅舅他来了?”

    刘牢之微微一笑,转向了二女:“是的,主公他也要二位小姐一同过去。还有…………”这回他看着孙无终,笑道,“无终,咱们哥俩也该叙叙旧了。”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