顺兴佳益书院目录

东晋北府一丘八 第二十七章 天人交合之仪式

时间:2017-10-14作者:指云笑天道1

    刘裕的脸色微微一变:“精彩表演?什么意思?”

    檀凭之的脸上露出一丝诡异的笑容:“昨天晚上教主说了,晚上会有祈福的仪式,之后,会有天人交合的表演。”

    刘裕的眉头一下子就紧紧地皱了起来:“就是**祭祀那种吗?这可是有违国法的,我身为朝廷官吏,见到了肯定要制止!”

    檀凭之摇了摇头:“不,这个不一样,这是我们天师道的内部仪式,也是教我们道友们如何导气行气,阴阳交融,最后达到强身健体,延年益寿的效果。朝廷禁止的是那种杀人祭祀的邪恶仪式,但我们这个,是允许的。”

    刘裕奇道:“这怎么可能允许呢?”

    檀凭之笑道:“刘大哥刚才也看到那个徐师兄,在喝了一小瓶的丹药之后,马上就力量大涨了吧。若非如此,他怎么可能第一次胜得过你?”

    刘裕点了点头:“我知道,天师道是以这种丹药秘方进献给达官贵人们,以求得他们的庇护。可是朝中的那些世家子弟,需要象徐道覆那样一下子变得力大无穷吗?不需要吧。”

    檀凭之摇了摇头:“不不不,刘大哥误会了。这种增强力量的丹药只是一种,更厉害的,是那种称为逍遥散,或者是五石散的东西,不知道你听过没有。”

    刘裕的眉头越皱越深,眉心几乎拧成了一个“川”字,他正色道:“这个当然听过,听说这东西能让人血脉奋张,毛孔里都要向外喷出热量,需要与女子交—合以泄火,如果是趁着酒劲,那就更厉害了。”

    “非但如此,还可以让人产生出各种各样的幻觉,能让本来行房不行的人,一下子变得威风八面,如上云霄。那些建康城中的不少门阀世家子弟,就是每天里痛饮酒,然后服用这种五石散,然后行那荒淫无耻之事。莫非,这些个五石散,就是你们天师道提供的吗?”

    檀凭之笑道:“具体的事情,我一个普通道民哪知道,但是教主和大祭酒都说过,我们的天人交合仪式,跟那建康城中,达官贵人们的那些聚众行淫,没有什么区别。以前在北方,我是没有见过这东西,昨天夜里教主说了,为了庆祝我们这些北方道友新来,会进行这个的仪式让我们开开眼界的。同时,也会向天师上尊祈福,以保佑我们身体安康,京口之地能风调雨顺。”

    刘裕的心中一动,说道:“可是我并非你们的道友,又怎么能去参加这种仪式呢?”

    檀凭之凑了上来,低声道:“昨天我留了个心眼,多要了一套这种道友的衣服,刘大哥,咱们的身形差不多,你穿上我的这身衣服,晚上举行仪式的时候都是要蒙面的,我想,只要离得远一点,不会有人认出你来。”

    刘裕奇道:“蒙面?为何要蒙面?有这个必要吗?搞得鬼鬼崇崇的,你不是说这个是公开允许的仪式吗?”

    檀凭之叹了口气:“难道刘大哥没考虑到一个问题吗,就是这种天人交合仪式,是谁来进行这个表演啊。”

    刘裕倒吸一口冷气:“对啊,这个我怎么会疏忽了,听说北方胡人进行这种仪式是用战俘和奴隶,而那些高门世家们搞这种集体的**,也是用自家的奴婢,你们天师道要行此事,男人自然是乐意,可是女子从何而来?”

    檀凭之咬了咬牙:“听说这样的事情,是让道友家属中的女性成员自愿献身,但行此事,毕竟有违礼教,即使是同道中人,要是知道自己的妻女做此事,也会出离愤怒。”

    “以前神教之中也有过因为有人受不了这种事情,愤而杀掉主持仪式的祭酒和自己的女儿之事。所以后来教中定下规矩,凡参加此仪式者,都需要蒙面进行,心中必须虔诚,不得有淫邪之念。”

    刘裕冷笑道:“如果不是淫邪,又怎么会有这样的仪式?我是搞不明白,当众表现这种天人交合,图的是什么?难道贵教的神仙们喜好这一口?”

    檀凭之的脸微微一红:“这个,就非我等底层道民所知道的了,不过以前我们那里的祭酒说过,此事一是教普通的道民们熟悉房中之术,毕竟我们很多人从小连春宫图都没看过,房事不过是为了生儿育女,烟灯瞎火地一通乱拱就草草完事,毫无乐趣可言。”

    “第二,这种阴阳交合仪式可以让人强身健体,导气调理阴阳五行,达到延年益善的效果,甚至练到极致,可以洗经换髓,羽化飞仙呢。”

    刘裕冷笑道:“你信这个?真的靠修仙就能成仙?檀兄弟,不是我说你们天师道的坏话,但真正的能成仙的仙人,你可曾见过一个?”

    檀凭之勾了勾嘴角:“刘大哥,虽然你我一见如故,称兄道弟,我也知道你因为卢悚的事情,对我们神教一向有看法,但也请你稍微尊重我一下。”

    “我们家在北方世代信奉神教,我的父祖辈也多蒙同道兄弟们帮忙扶持,才能共同渡过那艰难的岁月。就是这回我全家南下,不也是响应教主的号召吗?”

    刘裕叹了口气:“不是我有意要说你们天师道的坏话,但是这种飞仙成神之事,本是虚妄,作不得数。你若是真信了这个,一辈子为之努力,要是达不到效果,那岂不是会很失望?”

    檀凭之哈哈一笑:“这种飞升成仙之事,是要讲仙缘的,所谓尽人事,听天命,一辈子心存希望,为之努力,最后即使不成,也可了无遗憾,哪能做都不做,就去认命呢?”

    “我亲眼见过家父,家大父过世之时,仍然是满面红光,眼中尽是希望,说这辈子修仙不成,但来世还会继续走这条路。这就是我们檀家对于神教的信仰,人有了信仰,才有希望,才有盼头,刘大哥,你明白吗?”

    刘裕的眼中冷芒一闪:“既然如此,那为什么作为贵教大祭酒的卢悚他不信自己能羽化成仙,而要召集信徒,去谋反作乱呢?难不成他是主动求死,以求兵解尸解登仙?”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