顺兴佳益书院目录

东晋北府一丘八 第四百七十九章 天王色心无可止

时间:2018-02-19作者:指云笑天道1

    帐内的秦国文武百官,全都起身行礼,不管朝议上如何争论,当苻坚这样拍板决定时,就是不可更改了,苻融与慕容垂对视一眼,各自神色复杂,一切的意图,尽在不言之中。

    当所有人都行完礼后,慕容垂冲着慕容兰使了个眼色,二人陉直出帐而去,而苻坚则向着苻融看了一眼,示意他单独留下,很快,帐内就变得空空如也,只剩下苻坚兄弟二人。

    苻融长叹一声,摇了摇头:“天王,你对姓慕容的是不是太纵容了?明明他们心中有鬼,还要信他们的话?”

    苻坚勾了勾嘴角:“现在是用人之际,除了慕容家外,姓姚的,姓翟的,姓杨的,姓乞伏的,甚至塞外姓拓跋的,都在看着我们呢,咱们这些年来能稳得住大秦,靠的就是一个公平待人,如果连这点表面文章都不做了,只会让人离心离德。”

    苻融咬了咬牙:“可是慕容家不是别人,他们越是隐忍恭顺,就越是包藏祸心。就象这个慕容兰,卧底晋国多年,跟您从来招呼都不打一声,甚至连王录公在时,都没有觉察到,足见慕容垂野心勃勃,所图者大!”

    苻坚微微一笑:“可是他卧底之后,不也是为我们所用,向我们报告了晋国的军情要事吗?做到这点就不容易了。以前王景略活着的时候,也是这样私自派密探暗察吧,就是那慕容垂的府上,就布了不少眼线。”

    苻融摇了摇头:“可是录公是一心为国,至死方休,慕容垂就是他眼中最危险的敌人,他连本国都可以背叛,对我们又怎么可能忠诚呢?慕容兰在晋国卧底这么多年,谁知道会不会跟谢家有什么私下交易?可疑得很啊。”

    苻坚平静地说道:“王景略虽然于国有大公,但是金刀计的事情,是陷害他人,只这一条,孤就一直记着,他可以瞒着孤,你还觉得是为国尽忠,慕容垂派属下打探情报,汇报给孤,还助孤拿下了寿春,就是不忠不义?阳平公,做人要公正啊。”

    苻融咬了咬牙:“天王,这事不用争辩了,无论何时,我都会防着慕容垂的,这次把他从荆州前线调来,我是极力反对的,本来这次军议前您也答应我,要把他调离这里,以免生事,怎么这慕容兰的几句话,您就要变卦了呢?”

    苻坚勾了勾嘴角:“留你下来就是跟你说一下这件事,慕容兰这个人,你觉得怎么样?”

    苻融的脸色一变:“天王,你不会是看上此女,想要收入后宫了吧。”

    苻坚哈哈一笑:“有什么问题吗?”

    苻融正色道:“万万不可!天王,你已经玩弄过太多慕容家的人了,从慕容冲姐弟到慕容垂的老婆,都尝过滋味了,就算这一族白虏多俊男美女,但现在是决定大秦命运的时候,您这时候千万不要节外生枝啊。”

    苻坚的神色中露出一丝不满:“孤又没说现在就要收了那慕容兰。只是想问问你的意见。孤总觉得,这个慕容兰不简单,不象是一般的部曲,那股子气质,不似常人。”

    苻融稍稍松了口气,说道:“说到这里,这慕容兰不管真实身份是什么,现在慕容垂当众说这不过是他慕容家的一个部曲,探子,您可是大秦天王,这样收纳一个密探,是不是不符合您的身份?”

    苻坚摇了摇头:“这个女人吸引我的,不是她的身份,而是那种处事镇静,分析得头头是道,连我们这些秦国高层都不知道的东晋上层内情,她却是了如指掌,你不觉得这点很让人吃惊吗?在孤的后宫中,独宠张夫人,并非因为她美色超人,而是因为她秀外慧中,也通军国之事,孤在后宫也有个可以商量的人。”

    苻融的眉头一皱:“张夫人虽然是凉国的亡国公主,但是天性平和,悲天悯人,以苍生为重,并不想着什么恢复凉国的事。但是慕容家的上下,每个人都念着恢复大燕,如果此女真的到了你身边,那一定会是个祸根的。”

    “而且她现在跟那刘裕早有了感情,就算还没到行夫妻之实的地步,也可以看出是芳心早许了,这样的女人,天王万万不可亲近!”

    苻坚轻轻地叹了口气:“此女为了自证清白,居然在大帐之中敢自荐枕席,以示清白,如果孤拒绝了她这次,也许会让慕容氏更加恨我,可能会公然谋反了。而且得到了她的人,她也不可能再跟那刘裕有什么瓜葛,不就绝了她的摇摆动摇之意了吗?”

    苻融急道:“天王,万万不可,现在大敌当前,不要旁生枝节!”

    苻坚的眼中冷芒一闪:“孤意已决,传孤的旨意,让张夫人先见见这个慕容兰,晚上把她脱光了送到孤的寝帐之中,她不是心甘情愿的吗?孤倒要看看,她是在演戏,还是在说真话。对了,大营加强戒备,尤其是对慕容垂的兵马,让我们的人暗中准备,一旦慕容垂有什么异动,立即给孤拿下!”

    苻融叹了口气:“天王,但愿你不要后悔。梁成那里怎么办?”

    苻坚笑着向着后帐走去:“放心,借晋军十个胆子,也不敢全军出来救援梁成的,慕容兰不是说过了么,最多做做样子,让大军做好准备,一旦晋军撤退,骑兵马上追示,阿融,你亲自领兵追杀!”

    苻融摇了摇头,看着苻坚远远离去的身影,行礼道:“诺!”

    秦军大营,慕容军营,一处小荒坡。

    几十名军士远远散开,警惕地看着四周,而岗上的两人,相对而立,慕容垂面色阴沉,负手于背后,风儿吹拂着他的须发,而慕容兰则垂首侍立于其侧后,一言不发,久久,慕容垂才长叹一声:“唉,阿兰,你究竟是怎么了,要这样作贱你自己吗?”

    慕容兰闭上了眼,一行清泪从眼角间流下:“慕容家的每个女人,都必须为家族作出自己的贡献,和亲,当探子,献身于敌,都是我们这些女人能做的贡献。”

    慕容垂突然猛地一转身,厉声道:“可是我训练你这么多年,不是为了让你去做这种牺牲的,你懂吗?”

    慕容兰惨然一笑:“可是如果我不牺牲,我们慕容家的复国大业就要牺牲了,大哥,对不起,小妹别无选择!”东晋北府一丘八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