顺兴佳益书院目录

东晋北府一丘八 第四百四十四章 是战是守争难决

时间:2018-02-05作者:指云笑天道1

    寿春城南,五十里,晋军大营。

    连绵不断的营寨,足有五十里,在这寿春城南五十里处的平原之上,早已经连成一片,晋军北府军的军旗,在这冬日的寒风中劲舞不已,而旗下的各处营寨之中,人如虎,马如龙,一队队的晋军将士,盔明甲亮,战歌之声响彻云霄,冲天彻的杀气与战意,即使是百里之外的秦军大营,也是听得一清二楚。

    刘裕换了一身小兵的衣甲,站在中军大营的营门之外,持槊按刀而立,而一身幢主装束的刘敬宣,则是与他夹门而立,一个中级军官与一个小兵就这样一左一右的站立着,看起来颇为奇怪。

    一阵寒风吹来,刘裕的眉头微微一皱,刘敬宣叹了口气,轻声道:“寄奴,你伤还没利索,就要出来值守,太勉强了。那处烙伤,李神医说起码要休息半个月才可以出来的,不然见了风怕是要落下病根。”

    刘裕摇了摇头:“在这个时候,我不能躺在床上,看着你们出营。也许哪天就是出战了,我可不想给落在病床之上。”

    刘敬宣摇了摇头:“你啊,真是个死硬脾气,这总归有一天会害了你的。寄奴啊,其实你不用这样折磨自己,寿春的失利,不是你的错,而是慕容兰这个叛徒,不止是你,我们大家都走了眼,甚至没人能看出她是个女人。”

    刘裕痛苦地闭上了眼睛:“都怪我,把人想得太善良太美好了,异族毕竟是异族,和我们汉人子民的利益就是根本对立的,不可能一致。这样也好,让我们能断了对他们所有的幻想,集中精力与敌一战。”

    说到这里,刘裕睁开了眼睛,看着刘敬宣,沉声道:“阿寿,很高兴看到你升成幢主了,这回决战,一定是我们老虎部队打头阵,到时候我就在你的队里,咱们联手杀贼立功!”

    刘敬宣的眉头一皱,他看了一眼身后的帐内,压低了声音:“寄奴,你知道为什么今天我会为你求来这个值守的任务吗?就是要你听听里面的军议。听我爹说,,这仗可能直接不打了,会撤回广陵。”

    刘裕的嘴张得大大的,双眼圆睁:“这怎么可以,胡将军的五千弟兄不管了吗?”他心中一急,声音有些大了,十步之外的一队巡逻的军士也纷纷看了过来。

    刘敬宣连忙作了个双手下压的手势,沉声道:“寄奴,声音小点,这里毕竟是军议,再说,桓伊桓将军正在发火呢,你听…………”

    帐内桓伊那一向沉稳的声音,正在提高了嗓门厉声道:“你们以为我就愿意扔下胡彬,扔下寿春城吗?这可是我豫州的地盘,我治下的军队,治下的百姓,要说损失大,谁能大得过我?但是就是因为我太熟悉这里了,所以我再强调一遍,绝对不可以在这里与敌决战,若是打输了,我们连退守江东的本钱也没啦!”

    谢玄沉声道:“桓将军,事情没这么严重吧,我军整军前来,士气高昂,寿春虽然在敌军的内应搞鬼下失守,但是我军主力未损,敌军从北方长途而来,早已经疲惫,寿春城的攻防又持续了很久,给予敌大量杀伤,他们精锐的氐人部队,已成疲兵,不要给他们的数量所吓倒,只要我们继续坚守这里,敌军的气势会逐渐下降,而我们的援军也会不断前来,最终时机成熟之时,就可大举反击了。”

    一个年过五旬,须发花白的瘦弱老者,穿着一身皮甲,手中还拿着一柄玉如意,看起来全无武将气质,倒象是个清谈文官,正是谢安的四弟,谢玄的叔父谢石,这次出征,谢玄自领三万北府军精锐为中军主力,谢琰领两万北府军中坚部队为左军,谢石和桓伊则领三万江南宿卫兵马与豫州兵马为右军。

    谢石勾了勾嘴角,说道:“大帅,现在的问题是我军的实力也就是当前的这八万人马了,还有五千人马,也就是胡彬所部给困在洛涧一侧的硖石营寨里,撑不了两天,也就是说,我们要用这七万多军队,去跟秦军的三十万大军作战,来救出胡彬,谁都知道这是不可能完成的任务,如驱羊入虎口,有去无回啊。”

    谢琰的眉头紧锁,沉声道:“谢右帅说的好没道理,刚才桓右副帅说的是地形于我军不利,勉强也可以承认,毕竟洛涧那里已经给梁成所部控制,我军要攻击,必须得渡河强攻,兵法上不利。但我军就算这七万多人,靠着坚固的营寨,即使不攻,也足以防守。秦军虽众,也难强攻我军大营。而且时间一长,他们的士气会下降,将士们会思归,我们如果在这里一退,那只怕大军会一路溃散,到了广陵,也剩不下多少军队了。”

    桓伊摇了摇头:“谢左帅,我再说一遍,这三十万大军只是敌军的先锋部队,据我们的细作回报,他们每天都有成千上万的援军赶到,听说那苻坚这回是下了血本,动用了百万大军,而我们这八万人马,也几乎是动员了所有大江南北的可战之兵了。荆州那里桓氏的压力也非常大,就连入援建康的那三千人马也给调了回去,这时候更是不可能派出援军。”

    “现在寿春一失,反而是秦军的荆州和淮南两大战区的联系打通,他们的荆州军队可以顺水路增援寿春前线,据最新的探马回报,那慕容垂所部的五万人马,也已经向寿春方向迅速集结了,而陇右和关中的军队,到了洛阳之后,也会直接向这里开拔。再过两个月,我们面临的就不止是这三十万秦军了,而至少是五十万,甚至是六十万。请问谢左帅,到那时候我们还能再打下去吗?”

    谢琰咬了咬牙:“秦军的人数越多,粮草供应就越困难,我就不信,他们能长期支持下去!只要我们再坚守三个月,秦军一定会先撑不下去的!”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