顺兴佳益书院目录

东晋北府一丘八 第三百九十四章 地穴奇兵神出没

时间:2018-01-09作者:指云笑天道1

    ,!

    刘裕笑着摆了摆手:“放心,从昨天下午开始到彦之就在指挥人挖地道,我想,这会儿应该快要派上用场了吧。”

    片刻之后,刘裕面带微笑,看着城外那千余个白花花的屁股,这会儿这些丁零骂兵们,正在使劲地表演呢,刚才是对着城墙撒尿,这会儿干脆直接露出屁股,又扭又拍,极尽辱人之能事。

    到彦之面带微笑,摇了摇头:“贼寇就是贼寇,实在是上不得台面。刘幢主,这会儿可以从地道出击了。”

    刘裕点了点头:“只是如此一来,会暴露地道,你们也有危险,这样值得吗?”

    到彦之摇了摇头:“地道多半用不上,我看敌军这样骂,是为了给发石车的运输创造机会,现在发石车快要到了,前几部已经在营中移动,再过一个时辰,就会到这城下,如果我们让贼人知道我们有地穴可以出击,只怕他们攻城前也不敢把发石车放得太近了。”

    刘裕点了点头,说道:“好,那就依到壮士,传令,五百轻装步兵,现在从地道出击,把这些叫骂的贼人,全给我去了势!奶奶的,我看他们以后没了那活儿,还能不能叫这么大声!”

    寿春南城,千余名丁零军梁部军士,越骂越起劲,他们干脆都脱掉了裤子,开始在这三百步的白色粉线外,摆起了各种行为艺术,当然,嘴里的骂声也开始变得越来越下流难听,从问候刘裕本人到开始问候刘裕全家的女性,听得连梁成都皱眉不已。

    梁成叹了口气:“这帮人实在是太能骂了,以后若是碰到别的敌人,需要骂阵挑战什么的,那这些人能派上大用场,二弟啊,以后可得把这些人给保护好了,还用得着。”

    梁云微微一笑,正要开口,却只听到“扑”地一声,原本在前面一直高声叫骂,骂得最起劲的那个带头骂哥,发出了一声怪异的叫声:“咦---呀!”

    所有人都愣在了原地,就连那些露着屁股的骂兵们,也都瞬间停止了嘴上的叫骂之声,大家全都看得清清楚楚,一根从地底伸出的长矛,狠狠地扎进了这个带头骂哥正在冲着城墙方向放屁的菊花,矛头从他的肚子上穿出,血淋淋的,甚至带了一小团又黄又黑的屎团,一动一动的,看起来还有点昨天夜里四更的时候,大家吃的那些馒头的形状。

    数不清的刀枪从地底冒了出来,刀剑砍中,刺穿了这些骂兵们的阳物,而长枪则把他们的小腹生生刺穿,也就一瞬间的功夫,足有三四百人,都给这地底的兵器,生生刺中砍中,还没弄明白怎么回事,就跟那个带头骂哥一样,仆倒在地,气绝而亡。

    梁成如梦初醒,大吼道:“不好,敌军穴地而出,快退,快退,长槊手上前给我刺地!”

    骂兵们终于反应了过来,哭爹叫娘地就往回跑,可是他们往往是裤子褪到膝盖以下,绊住了两脚,很多人甚至没意识到这一点,刚拔脚想奔,就给自己的裤子绊子,摔了个狗吃屎,还没来得及等到爬起身,就给地下新穿出来的刀剑与枪矛,刺个通透,甚至是钉在了地上,连向前爬个半步,都做不到了。

    也就几分钟的功夫,这一千多骂兵就这样给刺死了大半,跑回来的不到三百,还多是灵机一动,直接用脚蹬掉裤子,然后裸奔回来的家伙,而梁成这边的长槊手们,列阵而前,举着丈余尺寸的长槊,对着那片早已经布满尸体,被鲜血浸润的土地,就是一阵乱刺。

    只听“空”“空”的声音不断响起,土层之下,露出一个个黑黑的洞口,只在这方圆数里之地,就起码有十几条这样的地穴,已经没有一个晋军士兵还留在地穴里,他们用手中的兵器对着地面一通乱刺之后,就直接从地穴里跑回了寿春城,梁成阴沉着脸,走马上前,在一个地**看了看,带着血腥气味的阴风,从地穴里飘了出来,他咬了咬牙,沉声道:“给我把这些地穴全给填平堵死,再也不能让城中的晋军借这地穴反击!”

    看着眼前的三四千长槊手们,不停地在面前这块区域刺击着土层,生怕哪里又会冒出一些晋军,而辅兵们则忙碌地跑来跑去,把一堆堆现挖的土,堵住这些洞口,梁成咬了咬牙,回头对着大营的方向吼道:“投石车是怎么搞的,还没来吗,一柱香内再不到,推车的军士斩首示众!”

    寿春北城,刘裕笑着看着一个个灰头土脸,从地道口钻出的军士,这些军士们每个人的脸上都写满了兴奋,刘裕点了点头,满意地说道:“很好,你们做得很不错,去休息一下吧,过会儿敌军要攻城,你们还需要上城助守。”

    城下的轻装兵们拱手应诺,到彦之却是眉头渐皱,看着对面已经在开始架设的五十多部投石机,说道:“不好,看起来他们用的是重型投石机,能发大石,咱们的城墙,只怕撑不住啊。”

    慕容南也有些紧张起来,说道:“那可如何是好?要不要再次把那些布幔放出来?或者推出城头的弩箭,与他们对轰呢?”

    刘裕笑着摆了摆手,说道:“那倒也不必,到壮士,昨天我们赶制的那些草人,现在可以拿上来了。也许,贼军看到我们这里死伤太多,城头站不住人,就会提前攻城啦。”

    北城,午时,六十多部投石车已经在离城四百步左右的地方摆设完毕,周围的地面就跟农田一样,几乎给翻了一遍,三千多名槊手足足刺了两个多时辰,才确定这下面不会再有地道,现在,两千多名投石军士们已经在各自的器械面前整装待发,一筐筐西瓜大小的石头,发在投石车的那些巨大的扭臂之后,很快,就会随着这些大杀器的轰鸣,扔向四百步外的城头。

    梁成紧紧地盯着城头,看起来,上面黑压压的一片,尽是军士,而上百面军旗也都在城头迎风招展,他喃喃地说道:“奇怪,晋军怎么还留了这么多人在上面守城呢,难道他们不怕给砸?”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