顺兴佳益书院目录

东晋北府一丘八 第三百四十五章 寿春城外遇故人

时间:2017-12-14作者:指云笑天道1

    慕容南的眼神中透出一丝慌乱,转而换了一副笑脸,与刘裕同时转头看向了后方:“王小姐,你怎么…………”

    王妙音穿着一身绸缎劲装,骑着马儿,男装打扮,她的脸上挂着灿烂的笑容,说道:“我在徐将军那里谈完了事,结果听说有氐军攻城,刘大哥率兵迎击,我放心不下,就过来了。”

    刘裕的眼中闪过一丝怜意:“妙音,你这是胡闹,这里兵凶战危,随时会打起来的,不是你该来的地方。”

    王妙音勾了勾嘴角:“比这更危险的地方我也跟你去过,作为世家子女,为国分忧是应该的,有什么是我不能做的呢?再说了,如果真的打起来,我想我还是会保护好我自己的。”

    她说着,向后一指:“徐将军派了朱军主来保护我,还有一百名骑卫呢,就算你有事,我们也能帮你撤离的。”

    刘裕的目光落在了王妙音身后,一个骑着高头大马,三十多岁,看起来虎背熊腰的黄面将官身上,他的心中一动:“将军姓朱?莫非是朱绰将军?”

    那将官哈哈一笑:“想不到我的名字,连北府军老虎部队的刘裕都知道,荣幸,荣幸啊。”

    这朱绰乃是将门世家,父亲朱腾就曾任建威将军,吴国内史,当年朱绰和他的两个哥哥朱宪与朱斌,都归于寿春太守袁真的手下,出任军将。

    桓温第三次北伐的时候,袁真因为保存实力,没有及时打通邗沟水路,导致前方的大军缺粮而失败,连桓温都差点死在北方,事后恒温大发雷霆,要求追究袁真的责任,于是袁真因惧怕而谋反,占据寿春,向北方的燕国求救,朱宪,朱斌与朱绰三兄弟当时都在袁真的帐下充任中低级军官,不愿官长这样谋反,苦苦进谏,却被袁真拿下,朱绰的两个哥哥被斩杀,而朱绰因年幼逃得一命。

    事后朱绰逃出寿春城,投入桓温帐下,桓温率大军围攻寿春,百余日后攻克,当时袁真已经病死,而朱绰为报父仇,挖开袁真的坟墓,挫骨扬灰,犯了国法军令,本当论斩,结果桓温出面,极力保下了他,由是感激,发誓世世代代忠于桓氏。

    朱绰复仇的这个故事,在大晋内部流传已久,他本人并不以勇武善战出名,但是为兄长报仇,甘冒国法,以后又忠于桓氏的这份忠义之心,却是无人不知,即使是刘裕在京口的时候,就早已经听说,感叹不已了。

    刘裕看着朱绰,正色行了个军礼:“将军忠义过人,晚辈深深叹服,今天能得见将军本人,实在是荣幸之至。”

    说到这里,刘裕勾了勾嘴角,“只是,将军一向在荆州桓刺史手下效力,为何又会听命于徐元喜徐将军呢?”

    朱绰微微一笑,说道:“刘幢主有所不知,这回我本是去建康的,秦国大兵压境,桓刺史非常担心圣上,所以派了三千兵马入援建康,保卫圣上,一旦建康有危险,还可以护送圣驾转移。”

    刘裕的脸色微微一变,转而笑道:“原来,前一阵听说入援建康的兵马,是朱将军统帅的啊。”

    一个熟悉的声音从后面响起:“不,刘幢主,你误会了,这次的兵马,是我带的。”

    刘裕这下心中一惊,转眼看向了正从后面的军阵之中,打马缓缓而出,在十余名精干护卫的跟随下的一个少年军将,全身戎装,却是透出一股难言的阴沉之气,他的脸上带着微笑,直视刘裕,可不正是桓玄?

    刘裕一咬牙,在马上欠身向着桓玄行了个军礼:“卑职见过桓太守(桓玄现在的正式职务还是义兴郡守,身份高出刘裕太多)。”

    桓玄微微一笑:“刘幢主,我们又见面了,上次看到你的时候,还是那次演武,可惜啊,你一时失手,给降成杂役,可是听说你立了军功,又重新升回了幢主,这人生的大起大落,实在是让人意料不到啊,恭喜你。”

    刘裕淡然道:“为国效力而已,这是我刘裕的本份,至于个人荣辱,卑职并不放在心上,在战场杀敌是为国效力,在杂役营里打铁制甲,也是为国效力,并没有什么区别。”

    桓玄笑着摇了摇头:“刘裕,你是短兵相接的天才,在铁匠营里打铁只会埋没了你,上次谢镇军把你下放之时,我曾经求过谢镇军,让你转来我荆州,在我们这里,会让你迅速升迁的,只可惜谢镇军不放人,不过这样也挺好,你还是靠本事升回来了。不过…………”

    说到这里,桓玄的脸上露出了一丝诡异的笑容:“听说你立了大功,但没得到相应的赏赐,不然以你君川的功劳,起码是可以当个军主的,这中间出了什么事吗?”

    刘裕心下雪亮,他明显是想要挑拨自己和谢家间的关系,桓玄作为荆州桓家的人,与掌控下游和朝廷的谢家间的矛盾,已经是昭然若揭了,如果不是现在大敌当前,这两大世家会不会直接起了冲突,都是很难说的事,各种互相的使绊子,挖墙角,那只是一种常规行为了。

    刘裕念及于此,淡然道:“桓太守,军中有严格的论功之法,北府军中更是如此,我刘裕在战场上做了多少,战后就能得到多少,不存在什么别的事情,可能您是听到了一些不实之词。”

    桓玄笑着摇了摇头:“一年多不见,刘幢主变得很会说话了,也许是我想多了吧。不过这回家叔大人本来是派朱将军带队来建康的,为的是保护圣上,结果谢相公拒绝了家叔大人的好意,现在秦军南下,我这个义兴郡守从没有上任过,留在京城也没什么用,不如就此跟朱将军一起,带兵来这里,还能做些对国家有用的事。”

    刘裕的嘴角轻轻一勾:“哦,这么说来,桓太守率兵前来,并不是奉朝廷的命令?这样恐怕不太好吧。”

    桓玄的眼中冷芒一闪:“那么请问刘幢主这回来寿春,难道是奉了朝廷的命令了?”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