顺兴佳益书院目录

东晋北府一丘八 第三百一十四章 鲜羌双虏藏祸心

时间:2017-11-29作者:指云笑天道1

    苻坚的精神一振,连忙说道:“为何这战能证明晋军的虚弱呢?就算彭超的六万军队是给吓得溃散的,但毕竟俱难的两万铁骑是败给了不过数千晋军啊,这还不能证明晋军的厉害吗?”

    慕容垂哈哈一笑:“天王,微臣虽然没有跟晋军对峙,但是他们这套把戏,当年就用过了,桓温当年率军北伐,打到枋头的时候,就曾经是这样,大军固守大营,每天派精干士兵出营挑战,企图伏击,占了小便宜后就派兵劫我粮道,想要让我军不战自溃。”

    “当年末将还在燕国,对他这一招,也来个以不变应万变,任他如何叫嚣挑战,就是坚守不出,反过来派我军的骑兵发挥优势,断他粮道,最后桓温粮尽而退时,被我军一路追杀,致有大败,差点本人都回不了江东了。所以这两天微臣一看这个战报,就知道谢玄不过是故伎重演罢了。”

    苻坚若有所思地点了点头:“是啊,当年晋军北伐,还是桓温带兵进关中的时候,也是这样扎营灞上,每天只派兵挑战,大军坚守不出。最后我军是在会战中打败了晋军,桓温就退走了。听你这么一说,还真象。莫非这谢玄也学会了桓温的打法?”

    慕容垂点了点头:“桓温虽然败在大秦和燕国手中,但在南方,在晋国已经是首屈一指的战将了,吴兵向来轻果,适合打顺风战,但不适合打这种持久战,到了北方,桓温没有在野战中与我铁骑对抗的把握,所以只能出动小股部队挑战,胜固可喜,输也不过损失几千人而已,不伤士气。对于这种情况,就是不能妄动,只要守好自己的粮道和后方,即可立于不败之地!”

    苻融在一边冷笑道:“慕容将军,你大概没有听说过江东有句名言吧,士别三日,该当刮目相看!今天的晋军已经不是当年桓温北伐时的军队了,他们可是谢玄招两淮流民,重新组建的部队,这些南下流民多年入山为盗,入水为贼,又是从北方一路南下,打了无数的仗,战斗力很强,跟那些从农民中征召的普通晋军根本不好比,这回俱难的两万骑兵给他数千步兵消灭,就是证明!”

    慕容垂笑着摆了摆手:“阳平公,你大概是忘了,俱难的两万人,可不是一涌而上给消灭的,敌军先是在大营里设伏,消灭了都颜的五千人马,然后又是虚张声势,逼俱难后撤,接着再派伏兵诱敌,引俱难剩下的一万多人上钩,俱难因为怕敌军有伏兵,没有一次冲击,全是两千人一波,三千人一波这样地上去挑战,而敌军在这种小部队的作战中,发挥了其轻果凶悍的优势,最后俱难在儿子战死的情况下失去理智,全军压上之时,才中了埋伏,可以说他从来没有两万打几千过,一直是几千打几千,对不对?!”

    苻融给呛得无话可说,只是在那里恨恨地看着慕容垂,苻坚满意地点了点头:“慕容将军毕竟是天下名将啊,给你这么一分析,还真是这么回事呢。看来咱们都给这些晋人给骗了,他们没这么强!”

    慕容垂摇了摇头,说道:“不,天王,阳平公说的也有道理,晋军这些以流民为主的军队,战斗力还是很强的,这点一定要承认,兖州军是我大秦边军,战斗力虽然不及长安城外的羽林晋军,但以前对晋军也是胜多负少,这次却给敌军一战而破,可以说,起码这个什么北府军,在小规模,几千人的战斗中,是有很强战斗力的,这点天王一定要有清醒的认识才是。”

    苻坚的眉头一皱:“既然如此,这明明是劲敌啊,为何你还说现在是灭晋的好时机呢?”

    慕容垂看了一眼姚苌,微微一笑:“这个问题,也许姚将军(姚苌现在官居苻坚以前曾当过的龙骧将军)更有发言权。”

    苻坚看向了姚苌:“姚爱卿,你来说说吧。”

    姚苌微微一笑,说道:“因为晋军自己人的战斗力不行,只能靠外援打仗,这点他们开国以来几乎从没有变过,而末将当年的大哥,就是给他们这样找来的外援啊!”

    姚苌的兄长姚襄,当年是羌人部落的首领,为人英勇善战,深得人心,给人称为当世孙策,当年曾在石赵末年,北方帝国崩溃的时候无处可去,被晋国执政殷浩所收留,作为北伐先锋过,后来因为殷浩和其部下看不起这些羌人,克扣其军饷,还当众羞辱姚家兄弟,于是姚苌一怒而反,率部远去,直到关中时才中了秦国的伏击,兵败身死,而姚襄也在兵败后只能投降了秦国,被苻坚收留。

    苻坚笑道:“这么说来,那些两淮流民跟当年爱卿的部落一样,都不被晋人看成自己人,是这个意思吗?”

    姚苌“嘿嘿”一笑:“正是,这些流民帅,带的多是北方流民南下,从晋朝开国以来,就给视为异类,当年晋国开国那么困难的时候,象祖逖,苏峻这些流民帅,都直接不许率部过江,只能驻扎在两淮一带,以为屏障,这点就跟陛下把那些丁零人放在国境上,是一样的道理,并非视为可靠的子民啊。”

    苻坚勾了勾嘴角,面露不满:“在孤的眼里,丁零翟部,也是我大秦子民,并不象你说的这样。”

    姚苌一揖及腰:“末将失言,还请天王恕罪,不过,晋朝君臣没有天王这样的胸怀,他们不会把这些流民帅看成可靠的自己人。当年不会,现在也不会。若不是我军大兵压境,他们甚至不会去征召这些流民从军。”

    “谢玄本人不过是个世家子弟,只会风花雪月,清谈论玄,跟当年的殷浩没有区别,实际的指挥权,是落在刘牢之,何谦,诸葛侃这些流民帅的身上,谢玄并不能指挥得动他们。”

    “而这些流民帅,即使成了官军,仍然是土匪山贼习气不改,几千人或可轻快剽悍,但要说到几万大军,则全无配合,甚至会抢功诿过!五千北府军,也许所向无前,但八万人的话,只能是一堆乌合之众了!”8)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