顺兴佳益书院目录

超级仙王混都市 第867章酒神段皓

时间:2019-04-22作者:绿衣卿相

    第867章 酒神段皓

    看到段皓喝下加料的酒水,古栾山和古涛,眼中露出释然之色。

    ‘最难对付就是你这小子,你喝了,我就放心了。’

    ‘这剂量足够弄倒一名成年壮汉,等下够你晕睡几个小时了……’

    相视一笑,古栾山与古涛,同时在对方脸上看到得意的笑容。

    周馥兰暗暗感到好笑,如果堂堂沧澜居主段天南这么容易被人用药迷昏,只怕京城吴李两家都得在梦中笑醒……

    等着这对父子出洋相,周馥兰拉着杜若坐下,好整以暇准备吃饭。

    “哈哈,妹夫,你瞧瞧,小皓比你强,够豪气!”古栾山拍拍段明德的肩膀,又倒上一杯红酒:“来来来,妹夫,我们也来喝一杯。”

    这菜还没上,就要空腹狂饮?段明德面露难色,苦思如何推托。

    段皓突然从旁边挤了过来:“刚刚二舅不是说了,只有儿子给老子挡酒的道理?那我爸这杯,我来替了……”

    言罢,不等其他人反应,他接过段明德手中加了料的红酒,仰头倒入喉中。

    看到他面不改色连饮两杯红酒,古芸月担心看了过来:“小皓,你悠着点……”

    “哈哈……小妹你担心什么?孩子酒量好,将来踏入社会,可以在职场上占到优势。来来来,喝!”古栾山毕竟是生意场上的人,心中咒骂不停,面上却挤出灿烂的笑容,同样将手中酒水闷掉。

    这下就刺激了!

    空腹两杯红酒下肚,哪怕古栾山久经酒阵,那张圆脸也是浮现涌上一阵红潮。

    “咳咳,这菜怎么还没上呢?来人,快点上菜!”眼见段皓笑吟吟坐到周馥兰和杜若中间,古栾山嘴角一抽,拍着桌子大吼大叫。

    看到这粗鲁蛮横的一幕,段明德和古芸月心中有些不喜,可想到今天乃是对方请客,只得忍着不满。

    酒店的经理闻讯过来,安抚几句,飞快安排上菜。

    古栾山连续吃了几块龙虾,总算将腹内翻腾的酒气压了下去。

    他计算时间,觉得差不多。

    可抬头看去,却发现段皓一脸淡然为杜若夹菜,气得鼻子都快歪了。

    ‘特么……这两杯下去,别说人,一头黄牛都能迷倒,这小子怎么一点反应都没有?’古栾山狠狠瞪了一眼同样陷入懵((逼))的古涛——你那药该不会过期吧?

    古涛暗暗叫苦,今天他总共带了两种药过来。

    除了得自马赖的烈(性xing)花药,另外一种却是他(身shen)上常备的蒙汗药,以往(日ri)屡屡得手的战绩来看,这药不可能出现问题啊!

    ‘难道这小子的体质比较特殊?’狐疑偷看段皓一眼,古涛心中直打鼓。

    看到这一幕,杜若差点笑出声来。

    凭你父子手中的蒙汗药,也就是对付对付普通人。

    稍微有点修为在(身shen)的修炼者,便能凭借体魄硬抗下来,更别说段皓这位天南真人了。

    ‘继续!我就不信,我们父子两人,还弄不过尚未踏入社会的大学生……’海吃掉一碗菜肴,古栾山向古涛打了一个眼色。

    虽然无法理解父亲具体意思,但古涛也领悟七八成。

    他俯(身shen)掏出一瓶轩尼诗xo:“来来来,表弟,红酒,我今天只带了两瓶,剩下留给小姑她们喝,我们换洋的来。”

    言罢,他也不等古芸月开口阻拦,直接就拆了封装,换上洋酒杯子,倒了四杯出来。

    “唉,小涛,自家人吃饭,大家随便喝点就行了。这酒一瓶得两千出头,你也太破费了。”古芸月有些责怪看了古涛一眼。

    她倒不是为对方心疼钱,主要怕丈夫儿子等下喝醉。

    古涛借着夹冰块,趁机下了药:“小姑,你这就见外了,这好酒不与自己人喝,难道留着跟外人喝啊。”

    “哈哈,没错,小涛这话说得在理。区区一瓶酒而已,小意思拉,小妹,我这几年也赚了点钱,不打紧的!”古栾山大手一挥,十分豪迈说道。

    这对狼狈为(奸jian)的父子,相互对了一个眼色,古涛将两杯加料的轩尼诗xo分给段明德和段皓。

    古栾山拿起桌上一杯没有问题的,起(身shen)对段明德说道:“妹夫,我们两人平时难得一聚,今天一定要吃得开心,喝得高兴。来,干了!”

    言罢,他眉头微皱看了一下杯中酒水,仰头喝了!

    段明德酒量一般,看着手中半杯洋酒,满脸为难。

    无奈古栾山喝完后,双眸直直盯着他,大有你不喝,我就不坐下的意思。

    ‘算了,今天我豁出去了!’段明德咬咬牙,酒杯刚刚凑到唇边,突然眼前一花,段皓又将杯子接了过去。

    “二舅,我爸下午还要上班,这杯还是我代了吧。”言罢,段皓犹如喝水那样,面不改色,仰头将杯中酒水喝了一个干净。

    古栾山刚想反对,无奈段皓动作太快,不等他阻拦,已经喝掉了酒。

    他无奈坐下,闷头吃菜,借以压下酒意。

    古涛见状愤然起(身shen):“小皓,既然我爸和你爸喝了,那我们表兄弟也不能落下,来!”

    犹如斗气向段皓举举酒杯,古涛梗着脖子闷干手中的轩尼诗。

    “呵呵,行啊!”看到对方左手紧紧握住椅背,段皓玩味一笑,举起手中酒水,缓缓喝个干净。

    嘶……

    看到这一幕,包厢内,除了强忍笑意的周馥兰和杜若,其他人纷纷抽了一口凉气。

    段明德和古芸月还好,前者感慨段皓天赋异禀,既欣慰儿子将来步入职场不会吃亏,又担忧他以后饮酒过量;

    后者从职业角度出发,打算抽空拉段皓去检查,看看血液中的戒酒酶是否过量。

    可古栾山和古涛,却是被吓得双眸发直,要知道,这前后四杯酒,全部都被他们父子添了料。

    特么,别说大黄牛了,这四杯玩意下肚,大河马都得翻跟头啊!

    连续喝了两杯红,两杯洋,段皓依旧面不改色,不断为周馥兰和杜若夹菜,时不时还帮古芸月剥只蟹腿之类。

    古栾山气得肝疼,转(身shen)对古涛狠狠点了一下头,后者了然,起(身shen)拿来一瓶茅台……<b>章节内容正在努力恢复中,请稍后再访问。</b>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