顺兴佳益书院目录

超级仙王混都市 第828章鬼算一脉

时间:2019-04-22作者:绿衣卿相

    第828章 鬼算一脉

    至邪宗与刺天阁联手攻打沧澜居。

    这种大事,自然吸引到修炼界无数目光。尤其参与此战主力,全由半神高手组成,更是引来许多隐世势力密切关注。

    当年那位大人挟举国兵威,曾经攻破许多拒绝参与建国战役的宗门或者家族,((逼))得两者签下约定,隐世甲子不出。

    时隔多年,由阿陀寺,到血神教,乃至此次至邪宗和刺天阁。

    诸多隐世势力,终于静极思动。

    云霞山这一战,正是魔门诸脉对华国官方的试探之举。

    至于沧澜居,恐怕在这些隐世势力眼中,仅是一团戏份较多的炮灰罢了。

    毕竟,至邪宗和刺天阁,可是动用了十多名半神境高手和大量化境、宗师境。

    而结果却让无数人跌破眼镜,至邪宗和刺天阁,居然败了!

    除了刺天阁左右龙头,以秘法逃出来,其他人全被沧澜居拿下了……

    “好可怕的(禁jin)制!”东海之上,一座地图上未曾标记的无名岛屿,一名麻衣老者手持一块五色阵盘,上面浮现光幕,正是段皓催动天罗(禁jin)制的画面。

    旁边一名黑衣中年人束手而立,有些迟疑问道:“宗主,这次魔门损失很大,会不会狗急跳墙……”

    “呵呵,你真当此时的魔门,还是上古时代横压修炼界的魔门吗?”麻衣老者淡淡一笑,收起阵盘说道:“自儒道释三教攻破魔门祖地以来,魔门高手几乎全部战死。侥幸存活的大猫小狗,凑了所谓的九大支脉,十三小宗出来。”

    “呵呵,这些魔门余孽本事没多少,却个个做着一统魔门的美梦。千百年来,自相残杀,导致九大支脉中(阴yin)煞,(阴yin)葵两脉人才凋零,前者被这位沧澜居主灭掉,后者得到**道一部分传承,改头换面自称欢喜宗,据说也依附到段天南麾下了。”

    此老侃侃而谈,所言尽是魔门绝密,在场诸多男女连忙支起耳朵,不敢漏下一字。

    黑衣中年人缓步跟在此老(身shen)后,满脸疑惑,不知此老为何将话题拉到魔门的历史上去。

    麻衣老者嘴角含笑,继续说道:“除去(阴yin)煞(阴yin)葵两脉,剩下七大支脉中。鬼算一脉发誓不履东土,鬼法一脉为了扎根扶桑,改为九菊一派与扶桑本土忍道界纠缠不休,自然无暇关注此事……”

    黑衣中年人闻言微惊,结合平(日ri)所学,不由得掐指一算,发出一声惊呼:“至邪宗、刺天阁出师不利,必定大伤元气。至武宗、五行门、(阴yin)阳天这三脉,与其帮助至邪宗和刺天阁对付段天南,恐怕更趋向选择吞掉至邪宗和刺天阁!”

    众人闻言纷纷色变,豁然看向麻衣老者,却见此老欣慰看向黑衣中年人:“不错,不错,看来我鬼算一脉,今(日ri)终于可以交到你手中了。”

    黑衣中年人惊喜交加,在其他人嫉妒的目光中,向麻衣老者跪下。

    麻衣老者微笑取出代表鬼算一脉权柄的五色阵盘:“自今(日ri)起,南宫策为我鬼算一脉,四十七代宗主!老夫耗费二十年寿元起了一卦,我鬼算一脉想在末法时代自保,关键着落在南粤那位(身shen)上,你们好自为之……”

    笑声渐渐远去,南宫策目送麻衣老者遁入岛屿深处,高高举起五色阵盘。

    诸多鬼算门人,无奈过来恭贺。

    南宫策见状心中暗叹,终于明白为何魔门一代不如一代。

    别说陷入危局的至邪宗和刺天阁,只说鬼算一脉,自己这个新上位的鬼算宗主就无法服众了。

    ‘话说,段天南创下沧澜居才多久,为何他就能聚拢诸多势力投靠附庸,反倒我魔门诸脉整天忙于内外倾轧……’南宫策紧握五色阵盘,心念所至,暗暗为段皓起了一卦。

    ……

    南粤云霞山,沧澜湖畔,正为众人讲道的段皓,突然感到一阵心血来潮。

    “嗯?谁在暗中窥视我的跟脚?”压下(胸xiong)中骤然翻腾的气血,段皓右手五指翻飞,以纯阳宗仙道秘法逆推。

    众人不明就里,眼见段皓满脸肃然,纷纷屏气敛声。

    随后,让他们震惊的一幕发生了!

    只见随着段皓道道法决打出,湖底、山巅两座聚灵阵,轰然冲出两道(乳ru)白色的灵气光柱。

    两两辉映,从山巅到沧澜湖,无数玄妙的符文时隐时现,最后在众人头顶幻化出一条介于虚实的星光长河。

    “哼!”段皓(身shen)上三百六十五个窍(穴xue)同时一震,飞出点点灵光,落入众人头顶的虚幻长河,凝成一条头角峥嵘的金色巨龙!

    ……

    噗!

    远在东海无名岛屿上的南宫策,突然吐出一蓬鲜血,关键之时,他手中五色阵盘灵光大盛,冲出一道无形神雷。

    轰!

    头顶一声巨响,直接掀飞南宫策,让其重重摔到地上。

    如此变故,惊得全场一静,不少人回神之后,纷纷露出幸灾乐祸的表(情qing)。

    南宫策面无血色,捂着(胸xiong)口缓缓起(身shen)。

    他终于明白,为何麻衣老者以段皓起卦,居然要耗损二十年寿元。

    想他刚刚催动鬼算秘法,神识沟通冥冥中的命运长河,尚未看清段皓根脚,却激怒命运长河中一尊可怕的存在。

    怼上那双缓缓睁开的眸子,南宫策只看了一眼,立即遭受恐怖的反噬。

    要不是刚刚得来的五色阵盘自动护主,南宫策很怀疑,自己刚刚的举动,会不会将自己作死掉?

    “诸位师兄师姐,刚刚老宗主的话,想来大家都听到了。既然他老人家卜出我鬼算一脉未来在于南粤,本座决定亲自动(身shen),去看看那位沧澜居主段天南,到底值不值得我鬼算一脉投资……”南宫策抹去嘴角血迹,朗声说道。

    “咳咳,宗主,请恕老夫失礼。”不等南宫策言罢,一名秃顶老人走了出来:“老宗主,只说我鬼算一脉机缘在于南粤,却没说那人便是段天南啊。”

    “宗主三思,五师兄所言不无道理……”

    “至邪宗、刺天阁刚刚败于段天南手下,我们这么快上门示好,只怕引来其他支脉怨恨……”

    “你们……”南宫策又惊又怒,他哪能想到,上任的第一个决议,居然这么多人反对。<b>章节内容正在努力恢复中,请稍后再访问。</b>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