顺兴佳益书院目录

超级仙王混都市 第827章霸气的段皓

时间:2019-04-22作者:绿衣卿相

    第827章 霸气的段皓

    不仅花钟,其他人也没想到,段皓一言不合,直接挂了萧逸飞的电话。

    除了紫空、紫辉这两位茅山祖师,众人看向段皓的目光,充满了担忧之色。

    无论怎么说……

    萧逸飞头上顶着华国龙组组长的职务,从修炼界的角度来看,那就是代表着华国官方。

    段皓此举,相当于直接表露自己对官方的不满了。

    “天南真人此举,会不会引来官方的打压?”冷江陵低声向钱啸豪问道。

    马萧琳、柳傲几人,听到这话,纷纷看了过来。

    钱啸豪自从拜入白丹青门下,得到后者指点,已经炼化体内尸毒,重新恢复半步宗师修为。

    年岁最大,眼界较广,他顶替了柳傲的位置,隐隐成为这小圈子内的领头人。

    “难说,自从上次血神教一事后,官方已经明确表示,不再插手修炼界的事(情qing),可萧逸飞总归出(身shen)政事堂……”

    钱啸豪所言,使得马萧琳等人看向段皓的目光,既含有敬佩,又充满不解……

    “天南……你这又何必?”花钟吓得不轻,连敬语都忘记添上。

    段皓拿起茶盏轻呡一口:“刺天阁偷袭钓鲸岛,抢走炼心大阵阵基。噬心老魔(身shen)为所谓的魔门三大太上长老,得知此事,先与刺天阁沆瀣一气,后纠集数名高手准备伏击段某。他萧逸飞一句放人,难道就想让我揭开这一页?”

    “呵呵,说到底,无论段天南,还是沧澜居,于某些人的眼中,实在微不足道,何时都能拿来牺牲……”段皓语气越来越冷,放下茶盏,长(身shen)而起:“劳烦花组长帮我段天南发话出去。”

    避开段皓充满侵略(性xing)的目光,花钟有些不安问道:“你想干什么?”

    “第一、刺天阁交回炼心大阵阵基,并且通过龙组在修炼界,正式向我赔罪。”段皓冷冷一哼。

    花钟听后大感头痛:“还有呢?”

    “第二、这次刺天阁与至邪宗,纠集大量魔门高手攻打我沧澜居,必须做出赔偿,总共一千万灵能。”段皓淡然伸出第二根手指。

    “一……一千万灵能?”花钟吓得舌头都大了,其他人更是纷纷发出惊骇的低呼。

    段皓冷漠点点头:“必须用天材地宝抵价,灵能卡,我不收。”

    听到段皓这话,花钟险些晕厥,现场针落可闻。

    “一千万灵能的天材地宝。”宁鹤生长叹一声,看向段皓的目光,变得极为深邃。

    江浙郭北宁家,作为传承千年的隐世世家,什么天骄人物没有见过?

    即便如此,熟读家族典籍的宁鹤生,却能打包票,从没见过如同段皓这般手腕强硬的存在。

    “这件事(情qing),花某无法决议,眼下南粤龙组职务最高,乃是萧组长。”花钟压下惊骇,将皮球踢给不在场的萧逸飞。

    “我知道,你将话带给萧逸飞,这就是我段天南的收场方式。如果魔门不答应,趁着此时距离国际狩猎大赛还有一段时间,段某先灭刺天阁,再上至邪宗!”

    “至于山上的俘虏,相信西云诸宗很乐意帮段某处理。呵呵,那么多强者的(肉rou)(身shen)、魂魄、精血……”

    段皓语气很淡,所言却让全场色变。

    花钟不敢再呆了,他怕段皓再说下去,自己都没勇气转述给萧逸飞了。

    目送花钟匆匆离开,陈谦抓紧时机,再次表露购买两函功法的意图。

    孟婆明烈见状,准备出手竞价,却被段皓拦住。

    “这两(套tao)功法,一(套tao)交给周家拍卖,一(套tao)交给明家拍卖。”段皓淡淡一笑。

    自从简家背叛之后,主持沧澜居北方拍卖会的权柄,落到明家和花家手中。

    后来明家花家交好,花家干脆退出,改由明家负责。

    看着大喜过望的周天石和明烈,陈谦脸上笑容僵住了。

    正当他暗暗盘算,从哪家入手,容易得到一(套tao)功法时。

    段皓无奈看了过来:“这种只能修炼到筑基期的垃圾功法,你拿去何用?据说宝湾与米国联系紧密?这里一件事请陈家主去办。如果办妥,段某可以承诺,赠送陈家一(套tao)入品功法。”

    山重水复疑无路,柳暗花明又一村!

    陈谦深呼吸数次,压下心中激动,拱手说道:“请天南真人下令,宝湾陈家,必定全力以赴。”

    段皓双唇开阖,传音告知陈谦,后者神色严肃,缓缓点头。

    “正好此间事了,陈某父子也该走了。”陈谦带着陈子恒,起(身shen)辞行。

    目送陈家父子离去,紫空紫辉等人,对段皓吩咐之事,更加好奇,但却没人敢问……

    话说那边花钟下了云霞山,飞快赶回龙组南粤分组。

    因为被段皓挂了电话,萧逸飞面色黑得可怕。

    等听完花钟所言,他一口老血差点喷了出来。

    “一千万灵能?特么还用天材地宝来抵价?是他段天南疯了?还是我萧逸飞耳朵背了?”

    萧逸飞气极而笑,指着旁边躺着的劳姓老者说道:“劳前辈在清灵道人阵中,遭穆紫阳算计,这件事,萧某还没与他沧澜居清算呢!”

    劳姓老者吃力看来,气色十分难看。

    花钟怜悯看了此老一眼,继续说道:“花某只帮传话,萧组长有意见,请自己去找段天南协商。”

    “花钟,你给我注意点!你可是华国龙组,南粤分组组长!”萧逸飞勃然大怒。

    花钟哪愿意鸟他,直接拿起茶盏吹了吹。

    萧逸飞大怒,并指喝道:“江老呢?他老人家不是留在沧澜居吗?段天南开出这种离谱价码,难道当时江老没有反对?”

    “江老(身shen)体突感不适,早早下去歇息。”花钟淡淡一笑,人家江老失去两件法宝,心痛都来不及,哪有空去理会这些事(情qing)?

    萧逸飞听得眼角剧跳,正当他准备发作的时候……

    灰衣老僧开口了:“阿弥陀佛,萧组长无需动怒,既然段天南只让我们龙组递话,那么事(情qing)能不能成,且让至邪宗和刺天阁头疼去。”

    萧逸飞闻言火气退下不少,可想到自己要听段皓发号施令,却彷如吃了一百只苍蝇那样恶心。

    “行!萧某还真想看看,按你段天南的所言,这个烂摊子如何收场?”

    冷冷一笑,萧逸飞对花钟说道:“按照段天南的原话,你给我一字不差全发出去!我们等着看好戏,一旦引起修炼界动((荡dang)dang),且看政事堂诸公,会不会出手!”<b>章节内容正在努力恢复中,请稍后再访问。</b>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