顺兴佳益书院目录

超级仙王混都市 第688章 法阵被毁

时间:2019-04-22作者:绿衣卿相

    幽暗冰冷的墓道之中,听到宇澈道人这句玩笑之言,众人不由得发出数声轻笑。『→お看書閣免費連載小説閲讀網cww w.k.a.n.s.h.u.g.e.la

    段皓好气又好笑:“你这老道都这么说,如果我段天南不肯点头,岂不是反倒被古家主笑话太过小气?”

    古耀日眼见有戏,连忙对段皓躬身一礼:“请天南真人赐下此阵,我古家愿意拿出价值相对的珍藏作为交换。”

    “咦!古家主准备拿出什么样的宝物?”元淳儿不等段皓开口,连忙抢先问道。

    古耀日自信一笑,双唇无声开阖数下。

    段皓眼神一亮——如果古家真的拿出此物,区区一个炼心大阵,倒也换得……

    片刻之后,眼见段皓拿出一枚玉简,将大阵拓印进去递给古耀日。

    宇澈道人知道,古家与这位沧澜居主的交易达成了。

    正当此老好奇古耀日付出什么代价的时候,敞开的密室中,突然传来数声惊呼。

    “嗯!这个禁制倒有些意思。”段皓双肩一晃,带着元淳儿掠入密室,看着密室正中一条被无数符文笼罩的玉案。

    宇澈道人走过去看了看,沉声说道:“总共七道禁制,解开倒是不难,就是有些费时,而我们现在最缺就是时间……”

    听到这话,古耀日等人眼露不舍,只看王唯在这玉案上留下那么多道禁制便可知道,案上放置之物,价值绝对不凡。

    可现在看来,为了抢先进入下一层,只能放弃了。

    毕竟,谁也不知道,启动护山大阵的茅大方,到底能不能为大家争取七天的时间。

    “呵呵,我来吧,不过,其中一件东西我段天南要了。”段皓淡淡一笑,侧身看向古耀日。

    按照协议,陵寝第一层外围所得之物,全归京城古家所有。

    “天南真人请便,如果短时间取得玉案上宝物,我古家愿意让出一半所得。”古耀日闻言大喜,连忙说道。

    段皓戏谑一笑,右手一翻,对闪烁着灵光的玉案打出一道道玄妙的指诀。

    一层……

    两层……

    ……

    宛如烟花幻灭,一道道足够拦住道门真人的禁制飞快在段皓手下解除。

    不到十息,原本将玉案笼罩起来的符光已经消散一空,仅有密室弥漫的浓郁灵气,无时不在提醒众人,刚刚那一幕并非幻觉。

    “这……”相比完全陷入呆滞的众人,最先回神的宇澈道人眼神复杂看向段皓。

    原以为自己大概看得出这位沧澜居主的深浅,可经过这一阵,宇澈道人不得不承认,对方在阵道上的修为,绝对达到自己望尘莫及的境界。

    “呵呵,古家主,按照约定,这件东西归段某了。”段皓淡淡一笑,俯身从玉案上拿走一只闪烁灵光的玉盒。

    众人见状惊醒,古家纷纷说道:“理应如此,天南真人自便。”

    “当真神乎其技,伽梵居士所布置的七道禁制,竟然这么快就被天南真人解开……”

    “可不是,如非亲眼所见,谁能相信这一幕呢!”

    ……

    伴随着声声感慨,一道道敬佩眼神落到段皓身上,唯有其中一道于充满怨毒,引得段皓嘴角微翘。

    ‘少爷,那玉盒中到底装了什么?’元淳儿暗暗传音问道,对于这件引得段皓亲自出手的东西,她也感到很好奇。

    段皓玩味瞥了那名匆匆埋头的男子,同样以传音向元淳儿回道‘一斤千年地灵乳。’

    元淳儿美眸圆瞪,不由自主捂住小嘴,眼见没人注意到,这才庆幸拍拍高耸的胸部。

    指派族人收起其他宝物后的古耀日,示意那名掌管地图的古家老者继续领路。

    只不过,直到众人面前出现第二层入口,后续开启的两个密室中,却再没有出现价值比千年地灵乳更高的东西。

    当然,这得以段皓的眼光来看。

    对古家来说,仅仅在陵寝第一层,已经收获好几套完整的修炼功法和几件灵光暗淡的法器。

    至于效果普通的灵药,更是无法胜数。

    即便接下来第二层中,没有任何收获,仅凭目前所得,古家也可以说是满载而归了。

    “天南真人、宇澈前辈,这就是第二层的入口了。”看着眼前一座灵光熄灭的小型传送阵,古耀日指着地图说到。

    茅山派上下精神一震,经过第一层的探索,大家都看得出来,伽梵居士王唯果然将真正的珍藏放置在陵寝第二层中。

    第一层的东西虽然放到修炼界上,足够引起大风暴,可对于茅山派来说,却还远远达不到期望。

    “这……这阵法被人破坏了!”宇澈道人微笑走过去,却发出一声怒喝。

    众人闻言色变,几名自诩对阵法有所研究的茅山宗师,冲上去仔细检查……

    “可恨,可恨!关键阵纹都被破坏了!”

    “谁?到底是谁?居然做出这等恶事?”

    “唉,不用说了,肯定王唯前辈某位真传弟子不愿后人惊扰此处,这才……”

    “何苦来哉!王唯前辈乃是末法时代来临之前最后一位飞升者,此墓乃是他老人家指定存放遗泽的所在,又不是安置遗蜕的陵寝……”

    这几名阵道高手纷纷发出惊呼,其中一名茅山老道更是老泪纵横,看得古家等人心有戚戚。

    要知道,伽梵居士这座衣冠冢可是修建在茅山祖地之内。

    千百年来茅山派为了护持此墓,不知付出多少人力物力。

    别的不说,仅仅当初与大林寺的因果,最少就有几名老祖级因此陨落,更别说后来在那位大人的调停下,付出何等代价才从大林寺手中赎回静心木鱼。

    可现在看来,千百年来茅山派的付出,几乎成了一场笑话。

    ‘传送阵被毁,此事到底何人所为?时隔千年,此事已经无法考证,可如果是那位的话……’古耀日握紧手中地图,不敢继续想下去。

    宇澈道人缓缓起身,挥手示意两名门人拉走哭嚎的白发老道。“天南道友,传送法阵被毁,我们无法进入陵寝第二层了。不过道友放心,即便得不到九宝琉璃灯,老道也能寻师兄借来宝镜,绝对不会让道友白跑一趟。”向段皓打了一个道稽,宇澈道人虽然语调很平淡,但前者还是从其中听出一抹浓浓的不甘。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