顺兴佳益书院目录

盲妃难为:王爷,轻轻宠 第二百二十三章 我是神医,不是兽医

时间:2019-04-21作者:阮清泠

    首发【小説2016】手机wap.xiaoshuo2016  求书、报错请附上:【书名+作者】

    莫子歌,你一定不能有事。

    他现在可以肯定,她是因为听到了那些话才决定离开的。

    那个傻丫头,难道不知道自己一个娇娇弱弱的小姑娘在外面有多危险吗?让她乖乖待在寒苑,竟然偷跑出去,真是大胆。

    “待你眼睛完全治好了,我便送你回家。”

    “好啊。”

    这是他们许久之前的对话,她的眼睛恢复了,可是在寒苑住了这么久,要离开,问过他这个主人了吗?

    直到现在,他才意识到,那丫头在自己的心目中,比想象中还要重要,因为自己现在很担心她。

    街上的人群熙熙攘攘,可就是没有他想要的那个身影,不知道走过了多少条街,他才发现,在貌茫茫人海中,要找一个人是多么困难的一件事。

    莫子歌,你到底在哪儿?他的心里在咆哮,你这个没良心的丫头,怎么能连一句道别都没有就离开了呢!

    “世子,我们发了莫姑娘的宠物。”

    子昱的心里一喜,雪球儿和子歌向来形影不离,既然找到了雪球儿,那她一定在附近。

    他急急地迈开了脚步,将手下想要继续说的话成功地堵了回去。

    “雪球儿在哪儿,快点带路。”语气中满是急切。

    当看到倒在血泊中的雪球儿时,他的瞳孔狠狠地一缩,雪球儿受伤了,那她呢?

    他三两步走了过去,守在一边的手下还未开口,就见主子在满身血污的小白狼面前蹲了下来。

    听到动静,睁开了眼睛,是世子……她的心里一喜,“救主人,救主人,快去救主人啊,主人被坏蛋抓走了……”

    然而她满心的话,听在子昱的耳朵里,只是单调的呜咽声。

    看到雪球儿如此惨状,子昱的眉头紧紧地皱了起来,到底发生了什么事,雪球儿会被伤成这样?

    “你家主人有危险,你想让我去救你家主人?”

    话音未落,就见雪球儿点了点脑袋,眼眶中晶莹闪烁,满满地闭上了眼睛。

    她说过,她家的雪球儿是有灵性的小狼,所以能够听懂人话,平时听了,他总是一笑置之,然现在,他却相信,这小家伙真的是有灵性的。

    他站起身来,对着身后的手下吩咐,“快去查清楚,这儿到底发生了什么事,确定莫姑娘的下落。”

    “还有,将小狼带回去,交给虞神医,告诉他,医不好小狼,他这神医的牌子,还是提早砸了些好。”

    雪球儿若是真的死了,那小丫头肯定会很伤心。

    “是,属下这就去办。”见主子对一只小畜生这般上心,他们半点都不敢怠慢,小心翼翼地将地上的小狼抱了起来,向王府走去。

    王府,虞桢看到被送过来的奄奄一息的小白狼,不禁破口大骂,“墨子昱,老子是神医,不是兽医!”

    之前为子歌治眼睛,倒是可以说得过去,毕竟那丫头是他的未婚妻,可是,现在,又将一只小畜生送过来干什么?

    “不治,告诉你家主子,老子坚决不治!”

    治了这小家伙,要是这件事被人传扬出去,他这脸往哪儿搁?

    “虞少爷,我们世子让我给您带句话。”

    “说吧!”虞桢烦躁地开口,他让人带的,肯定不是什么好话。

    “世子说,如果您治不好它的话,这神医的招牌还是尽早砸了吧。”

    “我,我踹你!”他一个飞腿踢了过去。

    送雪球儿过来的男子轻巧地躲开了他突然的袭击,笑着开口,“虞少爷,这可不是我说的,这是我们世子爷说的。”

    “若是您没有其他吩咐的话,我就不打扰你救小狼了,告辞。”

    他闪身退了出去,留下虞桢一个人在房间吹胡子瞪眼,遗憾的是,没有胡子,倒是吹起了几根头发。

    当然不想救,然而不能不救,他认得,这是莫姑娘的白狼,可是发生了什么,这小家伙怎么受了这么重的伤?莫姑娘人呢?

    今日,他一直在房间里研究新药,根本就不知道子歌失踪的消息。

    帮雪球儿检查了一遍后,他的脸色一下子变得沉重起来,这小家伙的后脑受到了严重的打击,要救活它,可不容易啊,可对虞桢来说,越难治的病人,越能激发他的兴致,虽然这次的病人有些特殊吧,也并不影响他的挑战。

    子歌一路被拉到了赵府,关在了一个黑漆漆的房间里。

    “嘿嘿,小美人,等爷去给老爹回了话,再来好好享用你。”外面的人嘿嘿一笑,想到很快就能和这么一个小美人同床共枕了,差点没激动地跳起来。

    就连去见老爹,也压制不了他此刻激动的心情。

    “好好伺候里面的人洗漱,要是出了什么样问题,本少爷拿你们是问。”

    “是,奴婢遵命。”

    太师府的丫鬟,已经习惯了这样的事情,他们少爷总是隔三差五地带女人回来,不是良家妇女,就是青楼娼妓,我不知道今日的是什么人。

    周遭一片昏暗,子歌害怕极了,她有些后悔自己的冲动,他只不过是实话实说而已,他又不是自己的什么,自己究竟生哪门子的气。

    现在,不但害自己身处险境,还害雪球儿受了重伤,也不知道她现在怎么样了。

    她在心里祈祷,一定要保佑雪球儿没事。

    三个丫鬟等了片刻,相视一眼,推开了房间的门,当看见屋内的人时,她们都惊呆了。

    这姑娘,真漂亮,看她这样子,不像是普通人家的女儿,也不会是那种女人,少爷到底是从哪儿寻来了这么标致水灵的姑娘?

    “姑娘,我们帮你沐浴更衣吧。”

    “不要,不要,我不要,你们走开。”

    她紧紧地捏住自己的领口,向后褪退去,企图逃脱她们的魔爪。

    “姑娘,不要这样说,跟了我们家少爷,不愁吃,不愁穿,有你享不了的福哩。”

    “是啊,当初那些姨娘刚进来的时候,也如姑娘这样,跟个贞洁烈女一般,现在还不是对咱少爷,热情似火。”

    另外一个捂嘴,嗤嗤直笑。

    “姑娘放心,看你这样貌,肯定能得少爷的宠爱,今晚啊,您就好好伺候少爷,他一定不会亏待您的。”

    第三个走过来就要扒她的衣服。

    子歌继续退,直到退无可退,她一只手抓着领口不敢放松,另一只手向后摸去,直到摸到一个微凉的东西,没有任何的迟疑,她拿了起来,抵在了自己的脖子上。

    【推荐:txt2016 一个超【十万】完结小说站,手机输入(m.txt2016)可直接下载】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