顺兴佳益书院目录

重生无上帝王 第43章 周仁验尸

时间:2020-01-19作者:温七郎

    大雪在第二天早上的时候才停、

    汴京城到处一片雪白,寒意更浓。

    早朝刚开始没多久,陆大年便站了出来。

    “陛下,京兆府昨天接到了一件命案,此案牵涉到的人比较特殊,所以臣不敢随意下断论,还请陛下决断。”

    将京兆府知府陆大年说出这话,朝中不少人都有些好奇,周贤也有一些好奇,问道:“哦,什么命案啊?”

    “昨天,吏部尚书顾白在街头打死了一个人,被百姓给拉到了京兆府,下官按照规矩,将顾白顾大人暂时给关押了起来,随后派人去验尸,验尸结果已经出来了,那个受害者身上并无中毒迹象,心脏处有一些淤青,是被人用拳头给打的,这个结果显示,顾白顾大人的确一拳打死了那个人,而根据京兆府的衙役调查,那个人的哥哥犯了重罪,被顾大人给斩首了,那人有向顾大人寻仇的意思,只是很可惜,被顾大人失手给杀了。”

    陆大年后面的话,听起来像是在为顾白辩解,可后面的话出来之后,却是让人越发信服顾白杀人。

    周贤听到这些之后,才意识到今天早朝顾白没来。

    只是,以他对顾白的了解,他就算有能力杀人,也不会随便杀人吧,而且是在大街上?

    可验尸报告却又如此,的确让人觉得有点奇怪。

    朝堂之上,顿时一片喧哗。

    “什么,顾大人竟然一拳把人给打死了,这怎么可能,顾大人是文官啊?”

    “呵呵,这你就有所不知了吧,顾大人年轻的时候,可是打过仗的将军,他至少是一流高手,一拳打死一个人,对他来说不算什么。”

    “是吗,没有想到顾大人还是个一流高手啊。”

    “…………”

    百官议论,周仁凝眉,他觉得事情未免太蹊跷了一些,或者说太巧了一些,怎么前几天顾白帮自己说话之后,今天就突然陷入到了人命案中?

    这不让他多疑,都有点不能。

    “父皇,儿臣觉得顾大人不太可能杀人,他有可能是被人给陷害的,兴许那个死者知道自己杀不了顾白,所以故意服毒呢,不然,他明知道杀不了人,为何还要去刺杀顾大人?就算他要刺杀顾大人,为何是在大街上,大街上人这么多,要杀人可不容易。”

    周仁开口,周贤倒是觉得周仁说的有几分道理,这一切看起来都有点过于意外了,很多地方说不通。

    不过,朝中的一些官员却是不乐意了。

    “太子殿下跟顾大人关系好,想要替顾大人辩解,我等自然清楚,只是如今仵作已经验尸,那死者并无中毒迹象,太子怎么就能说死者是服毒呢?”

    “就是,死者心口处有淤青,这分明就是被打的痕迹嘛。”

    “太子就算想救人,也不能用这么拙劣的手段啊。”

    对于周仁的行为,朝中不少官员都有些不满。

    周仁却是浅浅一笑,道:“父皇,儿臣请求当场验尸。”

    “当场验尸?”

    朝中越发哗然了。

    “太子殿下胡闹,大殿之上,岂容尸体出现?”

    “就是,这简直是对朝堂的亵渎。”

    “不错,不错……”

    周仁哼了一声:“是真相重要,还是这些虚有的东西重要?本宫当场验尸,只是想让诸位看清楚本宫不会耍任何手段。”

    其他官员相互张望,接着就哼了一声,但并没有再说什么,周贤这边,已经点了点头:“派人去京兆府,把那死者的尸体抬来。”

    ------------------

    京兆府离皇宫不远,没多久,死者的尸体就被人给抬了进来。

    已经过去了一天,死者的尸体已经僵硬了,心口处的淤青,十分的明显。

    大家看到这个后,越发肯定死者就是被顾白一拳打死的。

    “哼,我倒要看看太子如何掩饰,如何证明顾白的清白。”

    “就是,这些证据已经很明显了,难道还会有假?”

    “没错,没错…………”

    众人说着,周仁却是没怎么在意,只是命人把他需要的东西给准备了一下。

    他将一枚银针刺进了死者的咽喉内,随后,将早已经煮沸的热醋从下往上清洗死者的身体,这样洗了一遍之后,死者腹内的气体就从嘴里喷了出来。

    就在这些气体喷出来后,周仁将银针拿了出来。

    银针出现之后,众人顿时震惊不已,因为之前没有变黑的银针,在这个时候竟然黑了。

    “这……怎么会这样?”

    周青神色微凝,隐隐觉得有些不妙,他针对顾白的计划,恐怕要泡汤啊。

    “父皇,死者若服毒时久,毒已经进入了腹部,如此再检查咽喉,就难以检测出中毒,用热醋将毒气洗出,便可知情况了。”

    周仁解释了一下,陆大年连忙问道:“可死者心口的淤青是怎么回事?”

    “淤青?陆大人现在过来看看,那里有什么淤青?”

    陆大年来到尸体前看了一眼,死者身上,竟然真的没有淤青了。

    “这……这是怎么回事?”

    “死者心口的淤青,不过是自己故意打了一拳而已,这一拳并不足以要命,所以淤青很浅,用醋洗之后便没有了,如果是致命一拳的话,淤青可不会这么容易消失。”

    说到这里,周仁冷哼了一声:“陆大人,你这个京兆府府尹,有点不称职啊,连尸检都没搞清楚明白,便随便定案了吗?”

    陆大年额头直冒冷汗,心知不妙。

    “下官……下官也是没查清楚,这都是那仵作验的,跟下官没有关系。”

    陆大年想要撇清关系,周贤却是哼了一声,道:“好了,以后若是再出现这样的失误,你这个京兆府府尹也就别做了。”

    “臣知罪。”

    周贤摆了摆手,道:“顾爱卿无罪,将他放出来,还他清白吧。”

    说到这里,周贤顿了一顿,道:“就劳烦太子去一趟京兆府大牢,把顾爱卿放出来吧。”

    太子在朝中的亲信不多,这是拉拢顾白的好机会,周贤还是想让太子好好把握住的。

    “儿臣领命。”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