顺兴佳益书院目录

总裁老公,抱紧我 第1131章 1131 钓鱼

时间:2018-08-06作者:零度爱

    ,精彩小说免费!

    吕艺岚的第一反应就是去关门。

    那少年似乎察觉到了她的动作,眼里飞快的闪过一抹惊讶,动作却比吕艺岚快的多。

    吕艺岚的手刚动了一下,就见那少年把手里的托盘猛地推出来。她只觉得胸腹部一股巨大的推力,双脚不受控制的后退两步,正想张嘴大喊,却见那少年已经飞快的反手关了房门,手里的托盘也放在了门边的圆柜上,关门那只手飞快

    的过来握住她的手腕扯进自己怀里。

    紧接着,只觉得后脑脆弱处受到重击,整个脑子瞬间昏沉起来,到了嘴边的呼叫也被截断了。

    在意识昏沉之前,吕艺岚看到那少年一双黑眸闪过一丝冷光,看着竟有些熟悉。

    **

    再次有意识,吕艺岚只觉得脑子昏昏沉沉的,双手被反剪在身后,尝试着动了动,一阵尖锐的疼,没能拿起来。

    “你醒的很快。”

    冰冷的声音带着遮不住的稚嫩音色,将吕艺岚昏沉的意识彻底唤醒。

    “你要干什么?”

    吕艺岚睁开眼睛,看着那人。

    这是一个空荡荡的房子,看起来像是施工场地,除了一些沙石和没用完的钢筋之外什么都没有。

    此时,她就被绑在其中一根水泥梁柱上。

    想到自己昏迷前发生的事情,下意识的转动脑袋看向周围。

    果然,在不远处看到了仍旧睡得昏沉的司嘉钰。

    司嘉钰被绑在另外一根柱子上,距离她大概三米左右的距离。

    被绑着的姿势大概是不舒服的,所以他虽然没醒,眉头却紧紧皱着。

    “嘉钰,嘉钰!”

    吕艺岚有点担心,扯开嗓子喊了两声。

    但她声线偏柔和,就算努力抬高声音,却也依旧显得绵软,丝毫没有作用。

    “他没事,只是喝醉了。”

    少年任凭她喊了两声,才淡漠的开口。

    看到自己再次得到吕艺岚的关注,才又道:

    “你是怎么发现我的。”

    他看过了,吕艺岚分明没有受过任何训练,司嘉钰也是软脚虾一只。

    这也是他决定先找两人下手的原因之一。

    当然,他的目标原本是司嘉钰,吕艺岚完全是顺带的。

    就算他未成年,正常人看到酒吧出现未成年最多只是怀疑酒吧不正规,有些正义感爆棚的人没准会报警什么的。

    可吕艺岚第一反应是去关门。

    如果不是吕艺岚毫无训练基础的话,他的计划很有可能就失败了。“你的身高看起来确实很像十六岁的。但是你的声音还有骨龄很明显最多只有十三岁。而且你的骨密很大,身体总是紧绷处于防备状态,眼睛和长相不贴合,这表示你是经

    过严格训练,并且身手比一些雇佣兵和保镖还要好。”

    吕艺岚挣扎了一下,感觉身后的绳子绑的很结实,完全没有挣脱或者松动的可能,无奈放弃。

    “可惜了。”

    少年了然的点头,却没有对她的话做出任何反应。

    吕艺岚不知道他在说什么可惜了,只是看他冷漠的眼神只觉得心头发寒。

    “你准备把我们怎么样?”

    冷静下来的吕艺岚逼着自己去思考,她觉得自己问对方是谁或者想干什么是不可能的。

    少年看起来不像是一个多话的人,更不像是会炫耀自己目的的人。

    这个时候问别的,只是废话。

    听到她的问话,少年如深潭般的眸子微微波动了一下,菲薄的唇微微抿起来。

    就在吕艺岚认为他不会回答的时候,才听到他冷漠至极的声音:

    “钓鱼,然后杀了。”

    吕艺岚脸色微白。

    这不是绑票,也不是为了威胁谁。

    他们只是鱼饵,当鱼上钩以后他们就没存在的必要了,但也别想活着离开。

    她不知道他想钓谁,但知道现在必须想办法自救。

    可这少年虽然年少,看起来却很强,比路子英和路少庭只强不弱。

    他们两个虽然不是手无缚鸡之力,想要从这个少年手里逃脱却基本上是不可能的。

    “既然我们注定要死,能不能告诉我为什么?你想钓谁,为什么要杀我们?”

    “不能。”

    少年从红唇里吐出两个冷漠的字眼,然后走开了稍远的距离站着,似乎毫无兴趣和她说下去。

    之前留在这里,只是想要知道她是怎么发现自己的罢了。

    吕艺岚心里急得不行,偏偏司嘉钰第一次喝酒正醉的不知今夕何夕,完全没有醒过来的意思。

    焦急的等了一天,中间她看到那少年从不远处一堆破砖旁边取出一个塑料袋,里面有两个馒头。

    那少年捏着馒头吃完了,把塑料袋团起来丢进不远处一个垃圾桶里,才走回原来的位置继续守着,也不知道在等什么。

    吕艺岚觉得肚子很饿,早上碰到司嘉钰的时候只吃了半碗粥。

    最近几天因为司嘉钰和小绵表白的事情本来就没什么胃口,一顿吃的不多。

    到现在,什么都还没吃,自然觉得饿了。

    但她忍着,她是学古医学的,对算术也有涉猎,自然知道自己能撑下去的极限在哪里,倒也不担心会饿晕过去,只是后面的时间越发难熬起来。

    而那少年,也似乎很有毅力,一直站在稍远的地方动也不动。

    在傍晚的时候,那少年接了个电话,一直没什么变化的表情终于有了些微的波动。

    回头看了他们一眼,似乎觉得昏睡了一天的司嘉钰和除了观察力较强没啥手段的吕艺岚没什么威胁,一声不吭猫着腰跳出了工地。

    就在少年离开后没多久,一直醉醺醺睡了一整天的司嘉钰却忽然睁开了眼睛,一双桃花眼格外清明,哪有半点宿醉的影子?

    “嗷……”

    吕艺岚对司嘉钰没抱什么期望,本来也没注意他醒了过来,只是在思考该怎么脱身。

    直到一声压抑的痛呼把她从沉思中惊醒,下意识的回头看向司嘉钰,却见司嘉钰白着脸,眼角都渗出了眼泪,却咬着下唇把嘴里剩下的半截惨呼给咽了回去。

    “嘉钰,你……”吕艺岚很担心,正要问司嘉钰有没有事,却见司嘉钰捧着手腕从地上站了起来,原本把他绑在柱子上的绳子也随着他站起来的动作脱落掉在地上。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