顺兴佳益书院目录

总裁老公,抱紧我 第1088章 1088 好好对她

时间:2018-07-22作者:零度爱

    ,精彩小说免费!

    “妈。我今天不想坐轮椅。”

    楚言一把拉住许婧的手腕,从轮椅上站起来。

    他的腿也没有问题,只是身体不允许久站。

    从十三岁那年用上了轮椅,站起来的时候就越来越少了。

    “小言,你的身体你也知道。如果你害怕别人用异样的眼神看你,我们就和大家说一声,不去了。”

    许婧担心的看着儿子。

    “我不是害怕别人,我是害怕自己。”

    楚言摇头,温和的打断许婧的关心,

    “我对轮椅依赖太盛。古医学讲究养病,我该多起来走动走动,身体也不会越来越糟。”

    “那也不能一下离开轮椅太久。你偶尔起来走走,让身体适应些……”

    “可我不想让她等太久。”

    楚言打断许婧的话,温和的眸子里第一次出现了一些执着和期待。

    许婧忽然懂了。

    儿子该是被她昨天的话影响到了,终于想通了。

    以前都是顺其自然的性子,现在因为有了必须活下来的理由,所以就想着怎么能活的更久一些了。

    这也是她想看到的。

    两人到前院的时候,三个新娘子已经装扮妥当准备上车。

    三对新人,同样的着装,一样的妆容,乍一看如同三姐妹一般。

    只是三人气质不同,筱语天真明媚,娇俏可人。

    丁香成熟妩媚,举止大气。

    肖悦气质稍冷,笑容含蓄。

    只是三人脸上都挂着笑,等着她们喜欢的男人迎接她们回家,回到他们以后共同的家。

    楚遂宁是筱语的伴娘,站在筱语身边有些心不在焉,也是第一个发现楚言他们过来的。

    看到楚言由许婧搀扶着走过来,和筱语说了一句什么,把捧花还给她快步走过来,一脸担心:

    “阿楚,你的轮椅呢?今天来的都是自家人,你坐轮椅去也没有关系的。”

    原以为楚言不会回她,可是楚言却把温和的眸子投射在她身上,唇角的微笑也温暖的让她想哭:

    “我没关系,只是觉得今天精神不错,就想走走。如果觉得累,我会找个地方坐的。”

    “阿,阿楚……”

    楚遂宁难掩眸子里的惊讶,紧张的手足无措。

    原本以为昨天表白之后楚言再也不会理她了,可这才一天,他就仿佛又变回了以前的样子。

    而且,比以前更加温柔。

    “慕小姐那边准备上车了,你先去忙。等空下来了再说。”

    楚言看着那边,筱语不时往这边看着,那边司仪也开始催促新人上车了。

    “好,不许耍赖。等到了游艇上我来找你!”

    楚遂宁眼里泛起水光,还记得要紧的事,拎着裙摆朝着那边跑过去。

    楚言看着她的背影,心里泛起丝丝缕缕的疼。

    只是他的一个态度,她就激动的手足无措。

    他开始反省,是不是他以前对她真的太坏了。

    “楚先生,你来上我的车。”

    看着新人出发,楚言正想在许婧的搀扶下坐到楚家的车上去,幻言迎面走过来目光沉沉的盯着他。

    “小言,这位是?”

    许婧看出来者不善,侧头担心的看着儿子。

    “阿宁的哥哥。你好,这位是我妈。”

    楚言偏头给两人介绍了一下。

    “原来是阿宁的哥哥,你就是幻言吧?”

    许婧恍然,心里更担心了。

    自家人知道自家事。

    她心里明白,撮合楚遂宁和楚言是有她的私心在的。

    换位思考,如果两人反过来,她也未必会同意儿子娶一个注定活不长久的女人。

    更何况,一个女孩子嫁给这样一个人,基本上就是毁了一生的。

    “阿姨你好,我和楚先生是第二次见面,就是想要和他聊聊,没有恶意。”

    幻言对许婧道。

    “妈,没事的。反正都是要去婚礼现场,坐谁的车都是一样。”

    楚言宽慰许婧。

    许婧无奈点头,把楚言交给幻言,才一步三回头的走到楚家车队那边。

    楚言看着母亲走过去,无意间对上一双眸子,脸色微微沉了一下。

    那个可能是他亲生父亲的人,正紧紧盯着自己这边,目光复杂。

    可他,即使知道自己亲生父亲另有其人,也不打算相认。

    “楚先生觉得身体怎么样?自己站得住吗?”

    幻言扶着楚言往自己车前走,一边淡淡的问。

    “自己能走几步,只是身体有点虚,不太容易。”

    楚言随着幻言往前走,目光温和,声音也轻暖,仿佛没听出幻言语气里的敌意和排斥。

    幻言把他安放在后座,帮忙系了安全带,才走到主驾驶位。

    等车队开动,自己才开车跟在后面。

    车队一路上走的并不快,幻言也冷淡的开口:

    “楚先生对自己身体应该有数。甚至我们之前就知道,在楚先生出生之前就有人用算术测出楚先生活不过二十五岁。即便我不说这些,楚先生也知道自己的身体不可能给阿宁幸福的。”

    “我都知道。只是阿宁执着,我也不愿她等的太苦。”

    楚言看向车外。

    那个梦让他心底已经把楚遂宁当成了妻子。

    之前可以理直气壮的说为她好,对她冷漠逼她放弃。

    可做了那个梦,他忽然开始眷恋起那种温馨的感觉,希望能够美梦成真。

    “这么说你不爱她?”

    幻言从后视镜里盯着楚言的眼睛,目光犀利而冰冷。

    “我不清楚。但我能保证,在我有生之年会尽量让阿宁幸福。”

    “你这是自私!”

    “我是自私。可是以阿宁的性子,若我至死都没有回应她,她会遗憾一辈子的吧。”

    幻言攥紧方向盘,紧抿着唇一语不发。

    之前因为楚遂宁的成全,他才和叶轻瞳修成正果,才有现在的幸福。

    所以,他的心里对楚遂宁一直有愧。

    这两天在医院陪叶轻瞳的时候,叶轻瞳也和他说过类似许婧对楚言说的那些话。

    只是心里,总觉得愧对楚遂宁。

    “好好对她。”

    在快要到达海边,隐约能看到巨大的游艇的时候,幻言才沉声道。

    “我会的。”

    楚言微笑,没什么能比得到祝福更开心的了。既然赶不走,就把她带在身边,就尽自己最大的能力给她幸福吧。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