顺兴佳益书院目录

总裁老公,抱紧我 第1017章 1017 拒绝

时间:2018-06-13作者:零度爱

    ,精彩无弹窗免费!

    “你这状态就想开车?疲劳驾驶什么后果你不知道?”

    导演看着她只吃了两口,就虚飘飘的要走,瞪眼一把抓住她。

    “周导,我没发现你什么时候这么婆婆妈妈的。怎么跟我哥一样?”

    叶轻瞳掰开他的手,她要赶紧去看幻言哥呢,这么久不知道幻言哥醒了没。

    这是她第一次在剧组提起自己的家人。

    周导愣了一下,知道她一直隐瞒自己的出身,也没有继续追问,只当没听到:

    “什么婆婆妈妈的?你可是我的御用女主角。你要是出事了我下部戏找谁去?小小,你知道她家在哪儿吧?你送她回去,今天不用过来了。”

    周导不由分说的吩咐不远处的小小。

    “可是……”

    小小看看手里的服装,她不像叶轻瞳,拍完戏就可以甩手走人,还有很多东西要整理的。

    “我的助理你用的好顺手啊。”

    小小性格怯懦,虽然比上学的时候好多了,但面对暴脾气的周导还是吓得不敢说话。

    叶轻瞳忍不住开口给她解围压惊。

    “废什么话。你给我老老实实的。”

    “小小,你去吧。这里有我还有小哲,我们两个收拾就行了。”

    叶轻瞳的经纪人发话了。

    有了顶头上司开口,小小才连忙把手里的东西交给另外一个助理,朝着叶轻瞳走过来。

    叶轻瞳没办法,只好把车钥匙交出来递给小小。

    她没回自己家,直接让小小把她开到叶淮彦家所在的别墅区。

    进了别墅区,她在门口就把小小赶走了,让小小开她的车走,等下回见面再还给她。

    叶轻瞳一进门,就看到正在喝水的苏鸾,精神一振驱除脸上的倦意,快步走过来喊:

    “堂姐,你今天没去医院吗?”

    “今天你姐夫过来了,我陪他去医院看了表哥,刚送他上飞机,想着回来一趟。”

    苏鸾放下水杯,长出了一口气。

    “表哥醒了吗?”

    “上午就醒了,也转到了普通病房。”

    “那我们现在再去看看幻言哥吧。”

    叶轻瞳眼睛一亮,恳求的看着苏鸾。

    因为心里装了事,迫不及待的看到幻言,她反倒不觉得累了。

    “从现在开始,你不用和我绑在一起了。

    以后,你是你,我是我,我们没有任何的关系。”

    走到病房门外,叶轻瞳和苏鸾听到病房里传出林映月的声音。

    一如既往的干净利落,带着她独有的英气,以及一丝倔强,绝不拖泥带水。

    以前,她自信自己可以改变幻言的想法,可以让幻言爱上她。

    可是,在幻言生命垂危的时刻,坚持着不肯晕倒,只要她一句话,要她答应退婚。

    任何一个女人都无法接受这样的事,包括她。

    她不是一个死缠烂打的人,一旦死了心,决定了放手,就绝不会用其他任何肮脏的手段去谋取。

    “谢谢。我祝你幸福。”

    林映月的尾音很轻,似乎带着一丝颤动。

    然后,叶轻瞳他们听到里面传来脚步声。

    没多久,林映月打开门走出来,看到她们的时候眼底一丝异样划过,回头看了一眼幻言才大步离开。

    “表哥,轻潼刚拍完戏,硬是要来看你。”

    苏鸾看了一眼林映月的背影,眼底一抹感慨,还有一丝敬佩。

    然后拉着叶轻瞳进来,看着幻言笑着解释。

    “我又不会死,何必急于这一时。”

    幻言脸上表情松了松,自我调侃。

    “幻言哥,你别说那不吉利的字,你会很快好起来的。”

    叶轻瞳轻责他口无遮拦,想到什么又高兴起来,忍不住问;

    “幻言哥,你和映月姐是不是解除婚约了?”

    幻言凉薄的视线从叶轻瞳脸上扫过,落在苏鸾脸上时透着几分复杂,

    “你们听见了?”

    “我们不是故意偷听的,刚才走到门口,正好听见林映月说和你以后没有关系了。”

    苏鸾连忙干笑着解释。

    “嗯。”

    幻言不置可否的点了点头。

    “那恭喜你啊,终于自由了。”

    “幻言哥大难不死,必有后福。”

    “什么话,我这是因祸得福好不好。”

    幻言瞪她一眼。

    叶轻潼嘿嘿地笑,“幻言哥说得对,你说得对。”

    “你们来看过我了,赶紧回去休息吧,时候不早了,我也要睡觉了。”

    幻言脸上闪过一丝不自在,避开她的视线冷着脸赶人。

    叶轻瞳轻声说,“幻言哥,那你好好休息,我明天再来看你。”

    她从昨天到现在几乎没闭过眼,眼睛酸涩的厉害,胃里也翻腾着有些难受。

    她现在看到床恨不得立马躺上去,可是她如果在这里睡觉,幻言肯定不同意。

    嘴里说着要走,脚下却像是被粘在了地板上一样动也不动。

    “等一下,我先上一下卫生间。”

    苏鸾会意,不等幻言做出反应就溜了出去。

    幻言的手动了一下,眉眼间露出一丝不满还有一抹黯然。

    叶轻潼紧张的厉害,只觉得口干舌燥,胸口像揣了一只兔子,砰砰跳的厉害。

    “幻言哥。”

    “什么也别说,我现在很累,只想睡觉。”

    幻言皱眉,声音森厉,眉眼凉薄。

    他根本不想听她说话。

    喜欢这种事,从一开始就已经知道了,说出口就会打破某种平衡。

    “幻言哥,我怕下次告诉你会晚了,我喜欢你。

    从很早开始就喜欢你了,之前你和映月姐有婚约,我只能默默地喜欢你。

    但刚才听见你和映月姐解除了婚约。

    我知道,你可能不喜欢我,也可能还没有做好恋爱的准备。

    不过没关系,我先排个队,等你想恋爱了,或者是结婚了的时候。

    要是没有对象,可以首先考虑我。”

    她语速很快,好像害怕说的慢了就没有机会说出来。

    明明是她最先喜欢的,可是林映月和他有娃娃亲,在她还没懂得感情是什么的时候,就已经被划为了不可能。

    这么多年来,一直埋葬自己的心意。

    她知道自己的掩饰不成功,可她无法控制自己。

    幻言的表情很平静,平静的如同一潭死水。

    “说完了?”

    他的声音更冷,好像听到的不是她的告白,而是普通的一件不值得挂心的小事。

    然后,他让她说完了就把这些都忘掉。

    满满的委屈盛满胸臆,叶轻瞳想哭,却强忍眼泪。她不会放弃,说什么都不会。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