顺兴佳益书院目录

总裁老公,抱紧我 第986章 986 听天由命吧

时间:2018-06-02作者:零度爱

    ,精彩无弹窗免费!

    关好门,苏鸾缓步走到迈尔斯面前。

    等她在他面前站定的时候,迈尔斯额头上已经布满了密密麻麻的汗珠。

    苏鸾在他面前蹲下来,伸手把贴在他嘴上的胶带撕开。

    嘴巴得到自由,迈尔斯咳嗽了几声,又干呕了一会儿,才白着脸惊惧的看着苏鸾。

    “迈尔斯,你和我父母同届,算是我的长辈。刚才我和楚韵说的话你也听到了。没错,因为你怕死,所以我不会杀你。”

    苏鸾把沙发上一个垫子拿下来坐在迈尔斯对面。

    迈尔斯眼里飞快闪过惊喜,却又警惕的看着苏鸾。

    他做过的事情,苏鸾没道理会原谅他。

    因为他怕死就不会杀他?没有这样的道理!

    他不是笨蛋,苏鸾肯留他一命肯定是有条件的。

    “告诉我,小绵的病毒真的没有解药?”

    这是她最关心的问题。

    她无法接受女儿只有一年多可以活的说法。

    哪怕她已经存了要去死的想法,也要确保儿女健康。“没有。这种病毒是我研究了五年多才研究出来的。真正的解药是病毒伴生出来的,只有三颗,已经被曲长老融到酒里喝下去了。我还可以做出别的解药,但那解药只能保证她不会难受,但是吃过药之后,

    就会产生依赖性。最多两年,她依然会死。”

    苏鸾记得慕遇城说过。

    吕崇曾拿出一瓶药给他看,说的话和迈尔斯此刻说的差不多。

    看来迈尔斯没有撒谎,而那药也是迈尔斯做出来的。

    “你能自由出入帝天组织吧?”

    早就猜到的结果,苏鸾没有继续纠缠这个话题。

    迈尔斯摇头,见苏鸾眸光微变,连忙又点头:

    “不算自由,但想要出去不是不行。”

    苏鸾从衣领处拉出一个项链,项链坠子是泪滴形状的。

    她把项链摘下来,在坠子中间用力扭了一下,那看起来没有一丝瑕疵的坠子竟被她从中间打开了。

    这项链坠子是真空的,她从里面取出一个裹着一层水膜的胶囊,捏着迈尔斯的下巴塞进去。“你不是自诩在病毒学上的造诣没人比得过吗?这是三叔做的,你可以赌一把这次能不能赢他。巧合的是,这个病毒的解药也是伴生的。你如果能做出来当然可喜可贺。但是你如果做不出来,半年后我没把

    解药拿给你,你可就要死了。”

    苏鸾起身,在桌子上拿了湿巾擦手。

    迈尔斯拼命干呕,企图把喂到嘴里的药吐出来。

    但那药的水膜是可溶的,送到嘴里没多久就化了,里面的药液早已经被他吞了下去。

    他是比李岩西厉害,但带有伴生解药的病毒通常最差的都有着极其复杂的解法。

    一旦配方错了一味,剂量差一丝一毫,都会达到不同的效果。

    就像他给小绵的病毒,再让他配解药他就做不出来。

    “解药在哪里?”

    迈尔斯的手脚被电线捆着,红着眼看苏鸾,一脸狰狞。

    “只有两颗。一颗我姨夫拿着,一颗在三叔那里。”

    苏鸾不以为意,在沙发上坐着,目光沉静的看着他。

    她有足够的自信,迈尔斯不能从他们两个人手里拿到解药。

    他可以求帝天帮他。

    但如果帝天不成功,李岩西和李岩睿把手里的解药都毁了,他就算把他们家推翻了也没用。

    迈尔斯有很多小聪明,不想死自然不敢拿自己的命冒险。

    “你想让我做什么……”

    迈尔斯喉咙里发出一声低吼,不甘的问。

    苏鸾早就料到他会妥协,唇角轻轻勾起一抹弧度:

    “不急。同样在房间里,曲长老死了你却没死,如果我说我和你没有交易,我没有控制你,大概苏子年和楚韵都不会信的吧。”

    毕竟楚韵已经料准了她会留迈尔斯一命。

    她是帝天的人,如果对苏子年足够忠心,必然会想办法从迈尔斯这里撬出点什么。

    迈尔斯是她唯一的希望,她不能看着迈尔斯这条线断在这里。

    “你可以打我,只要我看起来够狼狈,我有办法瞒过他们。”

    迈尔斯积极的给苏鸾出主意。

    他从来都不怕吃苦,不怕疼,唯独怕死。

    只要不死,哪怕将他全身的皮肉刮下来他都没意见。

    苏鸾摇头。

    “我不是一个善良的人。害我女儿的人,我不会放过的。”

    无论是苏子年还是楚韵,都知道这一点。

    只是狼狈,根本不可能。

    “你……”

    迈尔斯瞳孔收缩,看着苏鸾又从刀架里取出了另外一把水果刀。

    苏子年从一开始就没想过阻止苏鸾。

    所以,离开前他连房间里的刀具剪刀等利器都没收走。

    “听天由命吧。活着最好,如果死了,就怪你命不好。”

    苏鸾说着,手里的匕首狠狠刺穿迈尔斯的手掌,把他的手钉在地上。

    迈尔斯远没有曲长老那么强的忍耐力。

    剧烈的痛楚让他惨叫一声,身体不受控制的痉挛起来。

    “你该庆幸。这就是我的报复。如果你扛过去了,以后我们一笔勾销,你也不用担心你帮了我我却不给你解药。”

    苏鸾手臂用力,把匕首拔出来,又刺在肩窝。

    感谢她小时候在帝天受训的经历。

    她能完美的避开所有动脉和粗一点的血管,避开致命的地方,让迈尔斯够疼,又不至于失血过多而死。

    匕首留在迈尔斯的肩窝,苏鸾没有把匕首再拔出来,起身把之前放在地上的沙发垫重新拿起来,去卫生间洗了脸重新窝在沙发里睡起来。

    虽然这个房间里有床,但她不确定是不是有人睡过。

    所以,她宁愿睡在沙发上。

    反正这沙发足够宽大,睡在上面基本上可以当做一个单人床。

    迈尔斯疼的在地上缩成一团,细细的呻吟着。

    手掌上和肩窝的神经一跳一跳的疼,紧紧揪着他的神经,让他恨不得晕过去。

    苏鸾说的没错。

    这样的报复手段,让他不需要担心以后他帮她做了事,却得不到解药。

    只是,他真的扛得过去吗?

    他毕竟已经快六十岁了,身体恢复能力比不得年轻人。

    后面还有两天的折磨,听苏鸾的语气是绝对不会放水的。想要活下去,真的很不容易。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