顺兴佳益书院目录

总裁老公,抱紧我 第678章 逼问

时间:2018-02-19作者:零度爱

    ,!

    “谢谢你,少宇。”

    白静柔抖着唇勉强勾起笑容。

    她知道自己掩饰不好,身体的轻颤是对路少宇的恐惧,也是对白诗诗出现的憎恨。

    这个被她恶心的同性恋,并不如她想象中那么好对付。

    她只能颤抖着贴在路少宇胸前,用他的胸膛挡住自己的表情,轻颤的身体可以被解读为激动或者感动。

    路少宇勾起嘴角,掩去眉间一闪而过的厌恶和排斥,一副深情模样。

    都说物以类聚,擅长演戏的人之间大概是有些感应的。

    白诗诗敲看到了那转瞬即逝的情绪,唇角悄悄勾了一下,乐得以后有机会看白静柔的好戏。

    “姐姐,我好想你。”

    白诗诗眼里闪着泪光,往前走了两步路,满脸孺慕之情。

    白静柔从路少宇身前离开一点,看到她这一副和以前一样乖巧的模样,目光里闪过狐疑。“我这几年什么都没印象,前段时间清醒了一点,听说姐姐给我送了请柬,又听说当初是姐姐把我带出来悉心照顾的。姐,我本来以为你对我不好,没想到最后还是只有你肯顾着我。以前是我不懂事,我以

    后不会了。”

    白静柔弱弱的声音听起来分外可怜,说了没几个字眼泪就滚下来。

    “我现在就你一个亲人了,我不对你好还对谁好呢?”

    白静柔放下了心,走过去虚虚的抱了一下白诗诗,煽情道。

    “新娘姐妹相认,感人至深!请老爷子坐在舞台中间,两位新人站在两边……”

    司仪素养不错,并没有因为这不在计划内的一幕乱了章法。

    见她们两人姐妹相拥,司奕才适时开口,安排双方家人站位。

    “有好戏看了。”

    把那姐妹情深的戏码看在眼里,苏鸾对着慕遇城挑眉笑道。

    “我也这么觉得。”

    慕遇城深眸含笑,有肖悦在,这出戏不会很容易结束的。

    “不过我看路少庭的眼神好奇怪啊。”

    苏鸾又皱眉,眼睛盯着站在路奇平旁边的路少庭。

    路少庭虽然站在路奇平身边,但看起来父子似乎有点隔阂,连偶尔的眼神交汇都有点相看两厌的感觉。

    倒是路母,似乎颇为厌恶路少宇,时不时看向路少庭的眼神透着无尽的慈爱和担忧。

    撇开这些不算,让苏鸾不放心的是他看向台下的眼神。

    他的目光所指,赫然就是之前送白诗诗上台的肖悦身上!

    英挺粗黑的眉毛微微蹙着,下面一双凌厉的眸子射向肖悦,看那样子像是随时准备下去抓住肖悦质问她到底是谁一样。

    而站在台下的肖悦只是静静看着白诗诗,注意到他的视线也只是勾起一个陌生而有礼的微笑,微微颔首,重新移开视线盯着白诗诗。

    这样的表现让路少庭的眉毛狠狠皱了一下,黑眸有一瞬间的动摇。

    但很快,他的视线更加凌厉,仿佛认定了肖悦就是他认为的那个人。

    他相信自己的感觉,不会错的,就是她!

    “不会有问题的。”

    慕遇城满不在乎的扫了一眼,并不在意那边的发展状况。

    拍照之后,是准备好的婚礼流程。

    路少宇完全继承了路家的优良血统,五官漂亮,只是有点偏向阴柔。

    他的容貌和路少松相比不相上下,只是少了一分气度,终究有点落于下乘。

    但因为没有路少松的对比,他的长相也算得上帅气逼人了。

    一对新人男俊女美,颇为养眼。

    在路少庭终于可以下台的时候,他毫不犹豫的走向了肖悦。

    肖悦原本正想迎向白诗诗,忽然被人扣住手腕,不安的皱了一下眉毛,语气惊悸陌生:“你放开我。”

    苏鸾当时正在喝水,看到她秒变受惊小白兔,一时惊吓差点喷了。

    慕遇城把她手里的水杯拿开,轻拍后背。

    “她,她……”

    苏鸾指着肖悦,被呛的眼泪汪汪,有点说不出话。

    演戏这种事,难道是天生的吗?

    还是被白诗诗带坏了?慕遇城深眸闪过笑意:“肖悦的妈妈原本是个明星,但她家里是医学世家。她受家训影响,从小看不起妈妈的身份。直到妈妈为了救她死于意外,她看了所有妈妈演过的节目,了解妈妈的一切。虽然是自己

    钻研,但在演戏的造诣上,比很多明星都不差。”

    苏鸾哑然,这身份背景简直能写小说了。

    不过这样厉害的一个人,竟然是慕遇城的手下。

    那边,肖悦在他们说话的时候已经被路少庭拖走了。

    苏鸾忍不住有点担心:“你不是说她没受过训练吗?被路少庭带走不会吃亏吧?”

    “她的自保能力比别人动手更厉害。”

    慕遇城倒是一点也不担心。

    此时,肖悦被路少庭强行扣住手腕拖到一个小型室内泳池里。

    里面没有人,他刚把人拖进去就一把扣上房门,把肖悦的后背抵在墙壁上,火热的胸膛逼近把她困在自己和墙壁之间,幽冷的黑眸仿佛拥有直刺人心的力量:

    “你到底是什么人?”

    “我,我是和白小姐一起来的,是负责照顾她的护士。你放开我!”

    肖悦快被吓哭了的样子,用力推据,试图逃出他的禁锢。

    可那看起来并不十分强壮的胸膛像钢铁一样,她两条瘦弱的手臂根本无力撼动。

    “要我提醒你吗?”

    路少庭一把抓住她两只手腕固定在头顶,身体凑得更近,

    “你给我擦身体,穿衣服。或许你忘了,需要我帮你回想一下吗?”

    “我没有!我根本不认识你!”

    肖悦狠狠的挣扎着,满脸惊悸。

    见她不肯承认,路少庭双唇一抿,面容变得更加冷冽刚硬,蓦地一把扣住她肩头,向前走了几步。

    “噗通”一声,肖悦被丢进游泳池。

    还不等她浮上来,一只手狠狠按住她的头顶,不让她的脑袋离开水面。

    肖悦狠狠的挣扎着,空间里回荡着拍打水面的声音,以及“咕噜噜”呛水的声音。

    路少庭皱眉,视线紧紧盯着肖悦。

    他精通一些审讯手段,知道人类在极度窒息的死亡威胁下说真话的几率非常高。人之将死其言也善,不是没有道理的。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