顺兴佳益书院目录

限时婚约 第三百三十八章 久违的故人

时间:2018-06-13作者:爱吃肉的妖菁

    ,精彩无弹窗免费!

    秦桑已经忘记了,自己究竟有多久没有听见这个名字了。

    记得旧时,沈翎去世的时候就曾经将沈长青托付给她照顾,她也把沈长青当做自己的妹妹一样对待,偏生,后来发生了那么多的事情,导致一切都往她无法控制的方向而去。

    沈长青的出走,至今为止仍然是她的一个解不开的心结。

    男人淡淡的瞥了她一眼,将她眼底的急迫尽收眼底。

    与她相反,他倒是显得悠闲得很。

    “如果我说有,你会怎样?”

    秦桑的手紧紧的攥住了他的衣角,“你告诉我,她现在在哪里,过得好不好?”

    她一再的追问,他却是不急不缓的,见状,她是差点控制不住自己的情绪了。

    “霍向南,你这样耍人很开心么?”

    “你觉得,我是在耍你?”

    他的嘴角不漏痕迹的勾起了一抹浅笑,这才转过身来面对着她。

    “我没有骗你,我的确有她的消息。”

    “那么,你就告诉我!”

    “告诉你,我有什么好处?”

    他这句话,几乎是不假思索就出了口,他看到她明显一怔,似乎是怎么都没想到他会说出这样的话来。

    秦桑的手垂放在身侧,沉默了良久才吭声。

    “你想要什么好处?”

    男人斜睨了她一眼,没有立即回答她。

    昊昊和豆豆朝着这个方向奔了过来,豆豆好像是累了,拉着昊昊的手不停的打着呵欠,她弯下腰把孩子抱起,就听到他的声音传了过来。

    “今天也玩累了,先回家吧!”

    她看了眼时间,也将近傍晚了,便没有拒绝。

    他们下了商场,顺便买了一些东西就驱车回去东湖御景,当车子到达门口,两个孩子是在后方的儿童坐骑上睡得很熟。

    她解开安全带,正要下车到后面去抱孩子,没想,就在这个时候他将一张纸条递了过来。

    她愣住,下意识的接过。

    “这个地址,你可以抽个时间过去,虽然不是沈长青,但是,会是你想要见到的人。”

    他丢下这么一席话就径自下车,到后头把两个孩子抱起走进了屋子,她推开车门,站在车旁垂下眼帘看着手上的纸条。

    纸条上头用潦草的字迹写出了一串地址,除此之外,再也没有其他的讯息。

    她的眉头微微蹙起,什么话也没说就把纸条放进了包里,随后跨步入屋。

    陆心瑶仍然被锁在自己的房间里不允许出来,吃晚饭的时候又闹了一回,霍向南放下碗筷上楼去了,她一个人坐在饭桌前吃得欢快,就好像什么事情都没发生过一样。

    翌日,她上了一早上的班,下午特地请假,开着车向着那个地址而去。

    到了以后才发现,那是一个几乎快要被拆迁的旧城区,街道还是坑洼不平的水泥路,她踩在上头发出了不小的声响。

    秦桑穿过小弄巷,抬起头就看见了那一栋五层楼高的旧式楼,那外墙已经掉得差不多了,露出了里头的石灰以及干筋水泥,整座楼看上去是摇摇欲坠。

    她走到那入口时,还能看见拆迁通告,她稍微皱眉,犹豫了下到底还是踏上了阶梯。

    纸条上的地址是在楼顶,好像是违章加建的小房子,她好不容易上了顶楼,才发现这个地方的环境比她预期的还要差。

    因为上头除了地址没有其他,她压根就不知道这地址上住着的究竟是什么人,只是霍向南既然提及了沈长青,恐怕,这住着的人,会是跟沈长青有关联的人吧?

    她来到门前,轻轻的敲了敲门,可是她等了许久,里头却是一点回应都没有。

    她的眉头蹙得更紧了些,又等了好一会儿,始终都没有半点的消息,她不由得在想,难不成,那个男人当真是在耍她?

    秦桑转过身,正准备离开,余光不经意的一扫,竟然看到有人在上楼来。

    她定睛望去,随即,不由得屏住了呼吸。

    来人自然而然也看到她了,整个人是杵在那没有动弹。

    秦桑是怎么都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她快步上去,紧紧的拽住了她的手臂。

    “小鹿?!”

    她从没有想过,自己终有一天,还能看到小鹿。

    当年,小鹿是她旧时仍在祥和时负责的病人,她病愈了以后,她思及小鹿和沈长青的遭遇有几分相似,便让小鹿跟沈长青住到了一起。在那之后很长的一段日子,沈长青和小鹿的关系可以说是很要好,几乎到了同出同进的地步。

    然而,当沈长青失踪以后,小鹿也留书出走了,她到现在仍然记得,那个时候小鹿留下的信中说得很清楚,她要去找沈长青。

    如今,四年过去了,这四年里,不仅沈长青,就连小鹿都没有半点的消息。

    所以当她看到她时,她是惊喜的,是意外的,她的面靥上满是激动的情绪,差点连话都说不出来了。

    “这四年你到底去哪了?为什么不跟我联系?”

    这四年里,她连手机号都不敢换,就怕她和沈长青会突然联系自己。

    小鹿回过神来,她的眸底溢出了一丝的复杂,她是怎么都没想到自己会再见到她的,本来以为,这一辈子,都不会相见。

    她显得有些彷徨无助,不仅仅是因为过去的一些事情,更多的,是因为一些近况。

    “桑桑姐,你……你怎么会在这?”

    因为过于激动,秦桑并没有发现她的异样,她仔细看着她的脸,跟四年前相比,小鹿是消瘦了些,不过也褪去了稚嫩,添了几分成熟。

    “你知不知道这些年我找你找得有多苦?你怎么可以一声不吭就走了呢?你明明知道,长青的事我并没有责怪过你半句。”

    小鹿垂下眼帘,不安的搓着双手。

    “对不起,可是当年我是真的没脸见你,那个时候陪在长青身边的人是我,可是,她却不见了,我也有一部分的责任。”

    秦桑伸出手,摸了摸她的头。

    “你好不容易才被我找着,这一次,你可不许跑了。”

    闻言,小鹿张了张嘴,想要说些什么,到底,还是没有说出来。

    是没有勇气,也是不敢说。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