顺兴佳益书院目录

限时婚约 第三百三十六章 当年的真相

时间:2018-06-13作者:爱吃肉的妖菁

    ,精彩无弹窗免费!

    这样的事,倒是让秦桑觉得意外极了,毕竟这才不过几天的功夫,那一天见到她时,她还是好好的,一点疯子的模样都没有。

    偌大的客厅内,刚刚才被闹过一回,医生收拾好了东西跟护士一同走出了宅子,她坐在那沙发上看着管家和佣人忙出忙外的收拾东西。

    管家很显然是给那个男人打过电话的,可是,那男人却并没有为此赶回来,可想而知,早在这之前,他就已经知晓陆心瑶发疯的事了。

    她的背微微向后靠,她看着二楼的方向,略略有些失神。

    管家从楼下下来,她向管家招了招手,待管家走进了以后,她才慢吞吞的问出口。

    “我不在的这段日子,是不是出了什么事?”

    管家一听,就知道她这是在询问有关于陆心瑶发疯的事。

    他先是叹了一口气,然后故意压低声音,似是怕会被别人听到。

    “陆小姐前一天晚上还像个正常人,第二天早上的时候就突然疯了,少爷找了医生过来给她看病,但是一点办法都没有,只能暂且开一些药,让陆小姐服用。”

    闻言,秦桑不由得挑了挑眉,难免诧异。

    好歹是霍向南找的人,理所当然不会有问题,难不成,陆心瑶是真的疯了?

    可若要让她相信,她是怎么都不愿意相信,毕竟过去很多次,她都栽在了陆心瑶的手上,这一次,自然不可能如此轻易相信人。

    待管家走后,她才缓慢的站起身来,往二楼的方向走去。

    由于陆心瑶发起疯来什么事都会做,因此,医生特地用绳子把她给绑起来了,她推开门走进去的时候,看到的便是她被紧紧束缚着躺在床上的画面。

    她看着头顶的天花板,嘴里小声的在念念有词,若是仔细看,会发现她衣服上的淡淡血迹,听说,她今天早晨又用自己的头去撞墙了。

    秦桑的目光落在了她缠满纱布的额头上,眸光不禁有些浓重。

    记忆中,陆心瑶是很注重自己形象的人,可如今,她躺在那毅然一副疯婆子的模样,任是谁看了,都不敢置信。

    她走过去,由于房间内过分的静谧,她那低若蚊蝇的自言自语便传进了她的耳。

    当她隐约听清,面靥上的神色开始有了轻微的变化,她忍不住走近了一些,随着距离越来越近,那声音是愈发的清楚。

    垂放在身体两侧的手紧攥,她张了张嘴,冷冷的开口:“陆心瑶。”

    听到唤声,陆心瑶停止了自言自语,转过头往这边望了过来,当她看到她时,瞳孔猛地一缩,就连那五官也逐渐开始扭曲了起来。

    “不要!你不要过来!不是我害死你的!真的不是我害死你的!沈翎,你都已经死了,为什么还要缠着我?为什么?!”

    她的声声嘶喊尽数进了她的耳,秦桑的身子僵直的站在那,果然,她没有听说,陆心瑶嘴里念念叨叨的,确实是沈翎的名字。

    这是怎么一回事?

    她抿着唇,看着面容扭曲得狰狞的陆心瑶,声音变得低沉了些。

    “害死沈翎的,除了你,还有谁?”

    陆心瑶有些茫然,她蠕动着双唇,身体不住的发抖。

    “是我害死你的吗?是我吗?可是……可是我不是故意的,我……我……不对,我是故意的,我的确是故意的,你那样对我,我为什么不能以牙还牙?我长这么大,谁敢那样对我?就只有你,就只有你啊!”

    突地,她大笑了起来。

    “对,就是我,真的是我!但那也是你自己讨来的!你让人来强暴我,让我怀上了孩子,我为什么不能用同样的手段还予你?哈哈哈哈……怎么样?很痛苦吧?痛苦就对了,我想要的,就是你的痛苦!我掏心掏肺的对你,为你付出了那么多,你是怎么对我的?沈翎,你凭什么那样对我?你凭什么?!”

    陆心瑶仍在不断的低吼着,她把藏在心底那么多年的事,全部都说了出来,甚至没有一点的保留。

    秦桑往后跄踉了几步,她的脸色有些苍白,一些关于过去的往事顷刻间涌上脑海。

    这是她怎么都想不到的结果。

    她仍然记得那时候,沈翎以那样狼狈的姿态被丢在医院门口,任凭她怎么哀求,没有一个人愿意告诉她沈翎到底怎么了,当时,她也不是没有想过这样的一个可能,可她不敢去想,也不愿意去想,选择了给自己一个自欺欺人的借口。

    而如今,她连最后的自欺欺人都失去了,真相就摆在了她的面前,以那样残酷的姿态。

    她的身形有些摇晃,看着面前这张疯狂的脸,她伸出手,想要掐住她的脖子。

    这一刻,她想到的是沈翎所经历的绝望,他那个时候,是怎样努力的对着她微笑?是怎样费尽心思的不想让她知道?

    他想的,是她,可是,她却直到现在才知道。

    然而,秦桑的手并没能碰到陆心瑶的脖子。

    一只手挡在了她的面前,甚至,把她的手给拉了回来,秦桑从愤恨中回过神来,怎么都没想到,秋子的脸就这么晃进了眼。

    也不知道她到底是什么时候进来的,更不知道她究竟在这站了有多久,秋子的脸上没有半点的表情,只是用一种淡漠的目光瞅着她。

    秦桑抿着唇,嘴角勾起了一抹冷笑。

    “你还真是一个好奴仆啊,哪怕陆心瑶疯了,你还是护在她的身边。”

    秋子没有说话,她根本就没有办法从她的脸上察觉到一丝别的情绪。

    她的手攥成了拳头,掌心内,指甲早已深陷在其中。

    “你让开!”

    然而,不管她怎么喊,秋子仍然没有动弹过半分,她看着她,良久以后才吭声。

    “你想杀了她么?”

    秦桑仍旧在冷笑,虽然没有回答,但答案却很是明显了。

    秋子瞥了一眼躺在床上依然疯癫状态的陆心瑶,声音几乎没有起伏。

    “我劝你还是打消这个念头吧,这屋子就这么大,你以为你杀了她你能逃得掉?”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