顺兴佳益书院目录

限时婚约 第三百三十五章 陆心瑶发疯

时间:2018-06-13作者:爱吃肉的妖菁

    ,精彩无弹窗免费!

    “你出了那种事,不管是饭店的人,还是其他的人,都有脱不掉的关系,难不成把你迷晕的人还在其中,我要把人给放走不成?再说了,如果他们要报警,就尽管去,我倒要看看,在这俞城之中到底有谁敢把我关进牢里。”

    听到这话,秦桑是半句话都说不出来,他转身往门口的方向走去,很显然关于这件事,他是压根不想让她插手。

    只是在离开前,他回过头别有深意的瞅着她。

    “有些事,你不想说,我也没办法凿开你的嘴让你说出来。”

    说完,他便拉开门大步的走了出去。

    秦桑一个人坐在病床上,她是知道有一些事她是怎么都瞒不过他的双眼,那包房,是她推开门走进去的,而她进去那个地方的理由,是因为她看见了一抹似曾相似的身影,那个身影,跟沈翎有几分相似。

    就是那抹身影,让她走了进去,即便明知是一个套,她也是心甘情愿的。

    她垂下眼帘,从口袋里拿出一张被她揉成团的纸,这是一封信,而这封信,就是她昏迷前唯一抓住的东西。

    那字里行间,令人触目惊心,她拿着信的五指慢慢收紧,纸张发出了清脆的声音,如同,她心底的最后一道防线瓦解,成了她完全没有想到的模样。

    ……

    秦振时到底还是知道了她住院的消息。

    翌日一早,他便赶了过来,担心了一宿,他自然是没睡好的,眉宇间的疲惫是那么的明显,秦桑不由得有些心疼,出言安抚了几句,秦振时才总算是相信她是真的没事。

    那个男人自从昨天离开以后就没再回来过,她抬起头,看见那阳光从窗户外照射了进来,洒了满满的一地。

    其实她今天就能出院,可是医院方面却是说什么都要她留院观察,她心里清楚,肯定是那个男人下了命令,不用上班,她倒也轻松,刚好可以利用这个机会去思考一些问题。

    秦振时长叹了一口气,他看着女儿的脸,那抹担忧是始终没有散去。

    “你说你这是遭的哪门子的罪,怎么好端端的就碰上这种事了?还好没出什么大碍,不然的话,真是不知道该怎么办才好了。”

    秦桑笑了笑,有些心不在焉。

    “爸,我都这么大的人了,有能力保护好自己,再说了,我也平安无事,不是么?”

    如果能平安,那当然是最好不过的。

    只是,秦振时是怎么都想不通,他蹙着眉头,这整件事他是怎么都放不下。

    “桑桑啊,你就没见到什么人吗?不然的话,你怎么会到那包房去?”

    她张了张嘴,纵使她能瞒得过霍向南,可她却怎么都瞒不住秦振时,望着父亲的脸,她犹豫了下,试探性的开口。

    “爸,你说,死去的人有没有可能死而复生?”

    “你这是什么话?”

    秦振时疑惑的瞅着她,似乎有些想不通她这话到底是什么意思。

    “既然已经去世了,那么,肯定不可能还活着,死而复生这种事压根就不存在,是别人胡乱捏造出来的,你还相信了?”

    倘若可以,她是真的想要去相信。

    放在腿上的手攥成了拳头,她的眸底溢出了一丝的挣扎。

    “可是,我当初也以为你……”

    秦振时又怎么可能会不明白她的意思?

    他摇头,又叹了一口气,伸出手摸了摸她的头。

    “那又怎么会一样?那个时候,是向南救了我,让我得到了及时的治疗,不然的话,我也不会还活在这个世界上,关于这一点,身为医生的你难道还不懂?生生死死这种事,我本以为,你会比我看得还要透。”

    要是以前,她是能够看透的,但这些年发生了那么多的事,别说是生死了,有时候一些人她甚至连看透都说不上。

    秦振时顿了顿,又继续往下说。

    “我知道你在想些什么,桑桑,沈翎的事注定这辈子是一个遗憾,可你要懂得放下,他最后的时刻是你陪在他身边的,他应该明白,他唯一的希望就是你能好好的……”

    “爸,”她截断了他的话,“如果,我说的是如果,如果沈翎当初是被让人害死的呢?而这个人,还是我们身边最熟悉的人呢?那么,你会怎么样?”

    秦振时沉默了下,似是在思考她的问题。

    良久以后,他的声音略带低沉。

    “你从小就跟他一块长大,对于他的事情,你也清楚。沈家和陆家之间的那些恩恩怨怨,那些年成了压在他肩膀上的重担,可以说,在那些事以后,他是为了报仇而活,就算别人劝说再多,他都丝毫听不见耳,我也明白,当时的他除了那一条路根本就没有其他的路可走。但是,这些年过去了,我想了很多,其实,那个时候我在他身边,可以帮着他不要让他越走越歪,他最后的苦果,我也有责任。”

    他抬起头,对上了她的眼。

    “如今的我,只想说一句,冤冤相报何时了?或者,是很恨过,但这样一报回一报,什么时候才到头?我知道,如果沈翎泉下有知,他不会希望你走上他的旧路。”

    这话中的意思,她不可能听不懂。

    秦桑缄默着没有说话,是啊,那个时候,沈翎就在她的怀里从此闭上了双眼,他把他最后的一丝牵挂托付给了她,可她到底还是让他失望了。她也不是没有想过这个问题,只是,在看了那一封信后,她是再也没有办法什么都不做什么都不说。

    秦振时知道话说得再多,也要她自己想得通才行,他没有在病房待得太久,傍晚的时候便起身离开了。

    秦桑足足在医院住了三天才被允许出院,可是她怎么都没想到的是,当她回到东湖御景,一件始料未及的事情竟然发生在她的面前。

    陆心瑶疯了。

    她的发疯,根本就是没有丝毫的预兆,就在那么的一个早晨,她就变成了一个疯子,当佣人听到声响推开门走进去,看到她用自己的头往墙壁上撞,也不知道这样自残了有多久,那额头上已经是血肉模糊的一片。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