顺兴佳益书院目录

限时婚约 第三百三十一章 他是一个不该活在这个世界上的人

时间:2018-06-06作者:爱吃肉的妖菁

    这些报道,他是理所当然看在眼里的。

    简珩放下手中的报纸,脸色阴沉得可怕,换着是以前,他根本就没想过秦桑有一天会离开自己的身边,他也以为,她和霍向南之间早就断得干净,如今看来,还是他太天真了。

    任是他怎么猜,都猜想不到同锐竟在他的名下,甚至,他还隐瞒了那么久。

    看来,他的势力在这四年间越来越大了,这不是一个好的现象。

    过分静谧的书房内,房门突然被人敲响,他抬起头望向门口的方向,那门板被人由外往内的推开,走进来一个年轻男子。

    年轻男子恭敬的对他点了点头,将带来的东西递给他。

    简珩接过,仔细看了一眼,确定无误以后才交还给他。

    他的手举至半空,在空中虚点了几下。

    “这东西,你想办法带到那个地方去,一定要让她看到,知道了么?”

    “是。”

    年轻男子立即应了声,刚要退出,似乎又想到了什么。

    “唐小姐方才来过电话,想要邀约您今天见个面……”

    他懒懒的抬眸扫了一眼,没有说话,年轻男子反应过来,忙不迭低下头。

    “我会替您拒绝的,请您放心。”

    说完这话,年轻男子就退了出去,很快的,书房内重新恢复了安静。

    他的身子微微向后靠,余光瞄向那报纸杂志上的照片,照片里,秦桑的模样依旧,好像,跟他记忆中的没有丝毫的区别。

    然而,她终究还是到了那个男人的身边,注定了只能跟他站在不同的两端。

    是他忘记了初衷,是他自以为是的觉得自己……能够得到幸福。

    他阖了阖眼,吐出了一口浊气,良久以后,才站起身来。

    他驱车离开,大概开了一个半小时,来到了一个临海的小镇。

    没人知道,他是在这个小镇上出生的,更没人知道,在十岁之前,他都是生活在这个小镇上,以一个……私生子的身份。

    这个小镇因为跟市区有一定的距离,因此,很多方面都不及市区来得发达繁荣,相比之下,是落后了不少。

    在这地方,有着很多属于过去的回忆,他曾经很努力的回想,可没有一段回忆,是美好的。

    那些过去,那些点点滴滴,无一不在提醒着他,那如同诅咒般的话语。

    他拿着路上买来的一束香水百合往山路上走,这一条路,车是上不去的,因为太过陡峭了,但是,每一年他都会抽出时间过来,也就习惯了。

    每个地方,都会有冷漠的人,然而,这里的每一个人,似乎都是比其他地方都要冷漠得多,最起码,在他记忆中,不曾有过令人快乐的事。

    也不能说,当真连一个人都没有,最起码,还有那么的一个,只是过去得太久,早就随记忆一并封尘了。

    在这山的尽头,是一处外地人不知道的墓园,而这个墓园,只葬着这个小镇上的人。

    包括,他的母亲在内。

    今天,是他母亲的忌日。

    那一年的今天,他的母亲死了,在那样漫长的岁月中终于觉得支撑不住,选择了自杀,其实,这也是在他的意料之内的,即便在临死前母亲嘴里仍然在叫嚣着自己是被害死的,但他知道,真正害死她的人,是她自己。

    可是,还不够,她还要他背负那一切,继续活下去,代替她活下去。

    那一切,就好像是一把枷锁,将他剩余的一生给紧紧锁住,哪都去不了,更不能有属于自己的想法。

    简珩抬眸,经过了这些年,这个小镇上人口已经开始骤减了,大部分年轻人都选择迁居到市区去,留守的,也就只剩下一些不愿意离开的老人,很多的墓地都基本荒废了,只能看到一大堆杂草在丛生,他仅仅一眼,就能看到他母亲的墓地,唯有那一块,杂草是被清理得干干净净的。

    因为,母亲在生前说过,她喜欢干净,不喜欢邋遢,便也强迫着,让他保持同样的想法。

    他走过去,将香水百合放在墓前,这是母亲生前最喜欢的花,用母亲的话来说,她这一辈子,就算死了,也是高贵的,也是高不可攀的。

    微微蹲下,他用手将墓碑上的污垢一一擦去,那墓碑上的黑白照片上,一个年轻女人温婉浅笑,时间就好像在那一刻从此定格,成了她最美的样子。

    他不敢忘记母亲曾经对他说过的话,就连分分秒秒都不敢忘记,每一次过来,看到母亲的照片,看到母亲的墓,他都在心里一遍又一遍的默念着母亲的那些话。

    他是一个不该活在这个世界上的人。

    简珩垂下眼帘,即便,母亲已经过世那么久了,可是,关于过去的很多事情仍然会在午夜梦回的时候想起,每次乍醒,后背都会被汗打湿。

    当真就像是一个魔咒,他注定这一辈子都无法挣脱。

    “妈,”他的声音很轻,“我一定会完成你的愿望,我一定会做完你当年未做完的事。”

    微风轻轻吹过,将旁边的柳树给吹起,那树叶掉落在他的脚边,融入了土中。

    “你就只管睁大眼睛看着,看着我为你做的那些事,可是,妈,是不是要到了那个时候,你……才会愿意承认我的存在?”

    他最后的那一番话,很轻,轻得若是不仔细听,似乎就听不见了。

    这,却也是他的唯一的一个小小的愿望。

    曾经的,那么的一个小孩子一直以来的小心愿。

    ……

    在这个世界上,有一种人,不再存在,却终其一生,无法摆脱。

    有那么的一些声音,出现在记忆中,却在生活中,苦苦束缚,无奈挣扎。

    就如,他。

    没有人知道,他这些年到底是怎么过来的,更没人知道,在最初的最初,他到底是在怎样的期待下诞生在这个世界上。

    他只知道,当他睁开双眼,看到这个世界,但这个世界在他的眼睛里,是黑白的。

    或许,从那一天开始,他就注定逃也逃不掉了。

    这,大概就是命运。3.7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