顺兴佳益书院目录

限时婚约 第三百二十八章 花几年布下的局

时间:2018-06-04作者:爱吃肉的妖菁

    ,精彩小说免费!

    她只能用哀求的眼神看着霍向南,只希望在这一刻,他是相信她的。

    然而,她到底还是失望了。

    男人眸底的愤怒深深的刺痛了她的心,她想要伸出手去拉住他,手伸到了半空中,到底,还是垂落了下来。

    可是,这还不够。

    秦桑看着面前的这个女人,声音极冷。

    “你也别怪我冤枉了你,既然你不承认,那大可搜一搜大伙的房间,泻药这种东西不可能只有那么一点剂量的,肯定还有残留的,若是在谁的房间搜出来了,就证明凶手是谁了。”

    这的确是最好不过的办法了,霍向南没有反对,开始招来佣人检查,因为没有偏袒,所以几乎每一间房间都搜了个遍。

    陆心瑶本来就觉得这事冤枉,简单不过的“鬼使神差”几个字便如同把她给带进了局里,偏生,她就连发生过什么都记得不太清楚,可是她安抚自己,不会有事的,她没有做过那样的事情,自然也不可能会搜得出来。

    但她怎么都没想到,佣人最后在她床头柜最底下的抽屉翻出了一小包未用完的泻药。

    这个结果让她当场怔住,她杵在那,一脸的无措。

    男人把那包药粉拿在手里,表情有些高深莫测,他越是不吭声,陆心瑶的心便越是慌乱。

    她上前几步,刚要说话,就在这个时候,旁边的秦桑冷冷的开口。

    “现在你还想说些什么?”

    这话很明显就是对着她说的,陆心瑶咬紧下唇,即便到了这个时候,她还试图想要解释。

    “不是我,真的不是我,我不可能做这种事,我……我……”

    男人一个利眸扫过来,他的薄唇直接抿成了一条直线,那眼瞳之中几乎没有多少的温度。

    “所有证据都摆在你的面前,你觉得你自己还有让人相信的价值?”

    她张了张嘴,到底,半个字都说不出来了。

    他把药粉紧攥在掌心内,如今,他是连看她一眼都觉得多余了。

    “以后,你连一步都不许靠近昊昊,我让你住在这,已经算仁慈了,再有下次,我绝不饶你。”

    即便他没有开口把她赶走,但他撂下这样的话,无疑快了。

    陆心瑶的脸色苍白如纸,身子僵直的站在那一动不动,霍向南转过身,大步的朝门口的方向走去,很快的,身影便消失不见了。

    她却始终不肯收回目光,固执的看着他离去的方向。

    这个结果,是秦桑早就料到的,她看着陆心瑶没有吱声,似是在思索些什么,半晌以后,才走出了房间。

    很快的,房间里就只剩下她一个人。

    秋子从角落里走出来,这事情发生的一幕幕,是尽数入了她的眼,她看到秦桑进了陆心瑶的房,她也清楚那包药粉究竟是从何而来,她更知道,豆豆脖子上的淤青到底在怎样的情况下造成的。

    可是,她任由这一切发生,并没有走出来,更没有说过半句话。

    与其说这是出乎意料之外,还不如说全是在她的掌握之中。

    她将看着秦桑的视线慢慢收了回来,她垂下眼帘,看着自己的双手。

    掌心内那滑嫩的触感仿佛仍然存在,即便有过无数次的挣扎,但她还是选择那么做了,因为唯有那么做,才会发生些什么,才会让她暗藏这么多年以后有了存在的意义。

    她敛回思绪,缓步的往陆心瑶的房间走去,接下来,她还得去安抚她的大小姐,如此一来,她花几年布的局,才能更好的诠释出来。

    ……

    这一个生日,算是过得不太安稳的。

    由于发生了那样的事情,生日并没有庆祝,秦桑早早就带着豆豆一起入睡了,直到翌日一早男人洗漱过后下楼,她都还没有起来。

    保姆带着孩子将他送到门口,昨天晚上昊昊吃过药后好了许多,也没再闹肚子了,如今看起来,气色是好了不少。

    霍向南伸出手,捏了捏孩子粉嫩的小脸蛋,他还小,有一些事他自是不可能告诉他的,因此,他抬起头,望着保姆。

    “你从今天开始,要寸步不离的跟在小少爷的身边,若是有什么事,也得有管家在旁才能离开,喝的东西吃的东西,最好都仔细检查过再给他吃。”

    保姆应声,经过昨天的事后她也担心会发生类似的事情,霍向南叮嘱完以后,才出门上了车。

    小戚在前头负责开车,他透过倒后镜看着坐在后方的霍向南,这会儿也没有别人,有一些话,自然而然也就说出口了。

    “霍少,我觉得好奇怪,虽然按照陆小姐过去的性子,这种事不需要问就能肯定是她干的,可是如今陆小姐变得跟以前不太一样了,更何况,那是陆小姐的孩子,按道理说,她不会对自己的孩子做出这种事情来……”

    其实,也难怪小戚会这么想的。

    男人的背往后靠,他侧着头,看着窗外飞逝而过的风景,眸光有些浓重。

    有一些事,他看得很清,只不过,是不想说出来罢了。

    “不是她。”

    “不是她?”

    这样的一个答案,让小戚诧异。

    “如果不是陆小姐,那会是谁?东湖御景就那么几个人啊!”

    男人没有再多说,他只是闭上双眸,开始假寐了起来。

    倘若真是陆心瑶,按照他的脾性,他是连半刻都忍受不了,会选择立即把她赶出东湖御景,但是,他并没有那么做,因为他知道,给昊昊下泻药的,不是陆心瑶,而是另有其人。

    这个人到底是谁,他心里有数。

    他明白再追究下去会是怎样的一个局面,所以,他选择就此打住,以警告结束一切,他能做的,似乎也就只有这一些了。

    前方,小戚想到了什么,突然开口提醒:“对了,霍少,今晚的宴会,是一如既往不参与吗?”

    他本以为今晚的宴会会跟往年的一样,正想说会安排妥当的时候,没想,男人的答案却是让他吃惊。

    “今晚,我会出席。”

    小戚愣了半晌才反应过来,连忙应了句“好”,心里是纳闷不已。

    不过,仔细想想也该是时候了,毕竟都这么多年了,现在的时机,正是成熟。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