顺兴佳益书院目录

限时婚约 第三百二十七章 谁是凶手

时间:2018-06-03作者:爱吃肉的妖菁

    ,精彩小说免费!

    她假意检查了一番,便抬起了头。

    “没什么大碍,只是闹肚子了而已。”

    她是故意隐瞒一些的,男人瞅了她一眼,没有说话,她用纸写了几个药名,然后交给保姆让其出去买一些回来。

    保姆应声接过,很快就出了门。

    秦桑站起身来,正想要重新上楼去,恰巧在这个时候,他伸出手,攥住了她的手腕。

    她下意识的扭过脸,霍向南冷毅的五官随即印入了眼帘。

    “说实话,到底怎么了?”

    这是在她的意料之内的,毕竟很多的事情,似乎,从瞒不过他的眼睛。

    秦桑移开目光,不吭声,霍向南招来管家,让他把孩子抱上楼去。

    等到孩子上了楼,他瞥向她。

    “现在可以说了吧?”

    见状,她也不再含糊。

    “闹肚子是真的,可是,这肚子闹得却好像不太一般。”

    “什么意思?”

    他隐约听出了她话中的含义,眉头蹙得死紧。

    “你的意思是,有人下了药?”

    她不吭声,然而她的沉默,恰恰证实了他的心中所想。

    霍向南震怒,他是怎么都没想到在他的眼皮底下竟然会有人做出这种事情,更何况,还是对一个只有四岁的孩子。

    本来,今天是昊昊的生日,他提前回来就是想要为孩子庆祝,不料,碰到了这种事。

    昊昊可以说是由他抚养长大了,四年了,他无时无刻不在照顾着这个孩子,甚至是把他当成自己的孩子来对待。

    他对昊昊是疼到了骨子里,自然容不得这种事在他的面前发生。

    他正想喊来人一一询问清楚,昊昊一直都待在家里,身边也有不少的佣人,要是被人下了药,那只能是身边的人干的,他就不信会找不到那一个人。

    然而,他还没招来人,秦桑便阻止住了他。

    她抬眸,望向了一直站在旁边没有吭声的陆心瑶,眸底有什么在快速的闪过。

    “我想到了一个人。”

    因为她是望着她的,男人自然也就望向了这一边,被两个人同时注视的陆心瑶理所当然把他们之间的那些对话听进了耳,因此,也明白这一眼到底是什么意思。

    陆心瑶瞪大了双眼,忙不迭摆手否认。

    “不是我,绝对不是我,我怎么可能会做那种事?”

    “为什么不可能?”秦桑显得咄咄逼人,“类似的事情,你过去做得还少么?”

    陆心瑶想要反驳,可是到嘴边的话是怎么都说不出来,她以前所做的那些事是怎么都洗白不了的,也成了既定的事实,如今提出来,听在别人的耳里,几乎就成了前车之鉴一样的存在。

    但她也不可能做出那种事情啊,现在的她,已经跟四年前不一样了,她早就改变了。

    “真的不是我,昊昊……昊昊是我的孩子,我怎么可能会对自己的孩子做出那种事情来……”

    她说得好像煞有其事,然,秦桑却冷冷的勾起了唇瓣。

    “怎么可能不会?你忘记几个钟头前我刚回来,亲眼撞见你做了什么了吗?”

    她的话,让陆心瑶脸色煞白,嘴唇蠕动着,好半晌都说不出半个字来。

    她的样子是怪异极了,旁边,霍向南满眼狐疑,瞄向了秦桑。

    “怎么一回事?”

    秦桑等的,就是这么一句。

    她抬起头,对上了他的眼,虽然脸上挂着笑,但是那笑却是丝毫都没有到达眼底。

    “我今天回来,因为想豆豆想得紧,换了衣服以后就到豆豆的房间去,想要看一眼,你猜我看到了什么?我竟然看到她站在豆豆的床边,我突然进去,就好像撞破了什么,她当时脸上的慌乱紧张,我到现在还记得。”

    听见她的话,陆心瑶深怕他会误会,拼命的摇头,试图解释。

    “真的不是这样的,我……我……我鬼使神差就进去了,等我回过神来的时候,我已经站在房间内了,我什么都没有做,我真的什么都没有做……”

    只是,她的话听在她的耳里,不过是掩饰。

    秦桑抿着唇,她沉下了脸,所有的笑意都从她的脸上褪去,她看着面前几步之外的陆心瑶,目光冷冷的,似乎恨不得在下一刻冲上去把她的假面具给撕了。

    “陆心瑶,你装什么装?你到底有多会装无辜,我以前领教过无数回了,你以为,我还会上你的当么?你说你没有对豆豆做过什么,你有证据么?”

    陆心瑶看着她,情绪激动。

    “那你说我对他做了什么,你又有证据么?”

    秦桑冷笑,“你不是想要看证据么?那我就给你看证据!”

    说完,她便让佣人上楼去把孩子给抱下来,佣人虽然不知道到底发生了什么事,但到底还是上楼去。

    豆豆是由月嫂带下来的,他似乎是刚睡醒不久,还有些迷糊,趴在月嫂的肩膀上睡眼朦胧。

    秦桑走过去,让豆豆脖子上的那块淤青暴露在众人的眼前,陆心瑶有些猝不及防,当她看到孩子那脖子上的淤青时,身子微微一晃,差点就跌倒在地上。

    她是怎么都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这是她干的吗?可是,她分明记得自己什么都没有干啊,她当真是鬼使神差跑进了那房间,当她回过神来的时候,秦桑就已经进门了。

    “这不是我做的,这不是我做的,我没有,我真的没有……”

    她拼了命的想要解释,然而,事实就摆在面前,容不得她否认。

    男人的目光变得有些阴沉,孩子脖子上的淤青是那么的明显,明显到他根本无法忽视,倘若陆心瑶真的对豆豆做了这种事,那么,对昊昊下药也是有可能的。

    秦桑仍然不断的在冷笑,她不会知道,当她看到孩子脖子上的淤青时到底是怎样的心情。

    “不是你,难道是月嫂吗?这四年里,多亏了月嫂在我身边帮忙照顾着孩子,我才得空一些,可是,之前孩子在别的地方都没有受伤,住进东湖御景却突然受伤,你倒是给我说说,除了你不喜欢豆豆会对他痛下毒手以外,还有谁?”

    陆心瑶是连一个字都说不出话,她根本就不知道该怎么去解释这一切,偏偏,所有的证据都指向了她,让她无从适应。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