顺兴佳益书院目录

限时婚约 第三百二十四章 这一切,是你想要的吗?

时间:2018-06-03作者:爱吃肉的妖菁

    ,精彩小说免费!

    甚至,秦振时话中的一个问题,让她觉得诧异。

    秦振时告诉她,这疗养院是霍向南的,起初的时候,霍向南根本就没有什么疗养院,反而是在他手术康复苏醒过来以后,才建了这疗养院。

    明眼人都清楚,这疗养院是因何而起。

    在听到那些话以后,秦桑就不由得沉默了下来。

    直到见了父亲,一些以前她以为着的事情才发现一只都是“她以为”而并非事实,这是出乎她的意料之外的,在她的印象中,霍向南不是那样的一个慈悲的人,这从他过去对她所做的一切,就已经得到了很好的解释,然而,他后来做的,却让她疑惑。

    她是愈发觉得自己看不透那个男人了。

    由于隔了太久没有见到秦振时,当天晚上,秦桑是住了下来,别墅里多的是客房,她便也放心住下了。

    她和秦振时聊到很晚,直到秦振时的眉间出现了疲惫,她这才赶紧让他回房去休息,之后,她也回到了客房,刚洗完澡出来,房门就被敲响。

    佣人站在门外,等她开门以后递给她一样东西,随后便离开了。

    她拿着那类似文件的东西反手将门关上,坐在床沿慢慢将之打开。

    这一看,竟然是秦振时这四年以来的病历,上头清清楚楚的写着过去的四年里,秦振时的身体变化和治疗情况。

    她拿着文件的五指微微收紧,就算拿佣人什么都没有说,可是,她能猜想得到,这文件估摸是那个男人让人送过来的。

    她花了半夜才看完,之后便放在枕边睡了过去。

    翌日一早,当她下楼时,秦振时是早早就醒过来了,难得看见女儿,今个儿他是特地起了个早,在保姆的帮助下进了厨房,给她做了一顿早饭,秦桑很久没有吃过父亲亲手做的食物,一时之间,眼眶又不禁泛红。

    “爸,以后我能经常过来吗?”

    听到她的话,秦振时忍不住笑出声来。

    “当然可以啊!”

    吃过早餐,秦振时执意要送她出去。

    她走出小院,才发现自己的车也不知道什么时候被开来了这里,想想,大概也猜到是谁做的了。

    秦振时仍然要手扶着拐杖,他面带不舍的看着她,长长的叹了一口气。

    “桑桑啊,昨晚没敢跟你提起,你……你跟向南是不是又……”

    秦桑自知这种事是压根瞒不过他的,所以然,她点了点头。

    “我跟他复婚了。”

    他的表情带着几分说不出的复杂,半晌了,他那紧蹙的眉头始终没有松开。

    “我不求其他,我只求一件事……桑桑,你现在幸福吗?这一切,是你想要的吗?”

    她张了张嘴,想说些什么,但那些话是怎么都说不出口。

    她是他的女儿,他又怎么可能会不懂她的想法?

    “既然这是你的选择,那么,我会尊重你的选择,但同样的,我希望你的这个选择在往后不会伤害到你自己。”

    她沉默了许久,只憋出一句话。

    “爸,我知道我自己在做些什么。”

    倘若真是知道,那是最好不过了。

    秦振时伸出手,摸了摸她的头。

    “知道就好,知道就好,你是我的宝贝女儿,如果可以,我不希望你的肩膀上有过多的枷锁束缚着你,也不希望你过得不快乐。”

    秦桑忍着眼泪,只能不住的点头,随后转过身,打开驾驶座的门坐进去。

    车子很快便驶离,她透过倒后镜仍旧能够看见秦振时的身影,他站在那,久久没有离开,直到一个拐弯,他的身影才总算消失不见。

    她收回目光,握着方向盘的手不由得攥紧,她道不清自己此刻的心情,她只知道,秦振时的那些话,不断的回荡在她的耳边,怎么都挥之不去,怎么都忘不了。

    接下来的几天,她一有空就往这边跑,毕竟隔了四年之久,她是想念得紧,几乎是一下班就过来,周末甚至会待上一整天。

    东湖御景那边,她倒是会回去,只是没怎么见到霍向南,听管家说起,似乎是到什么地方出差去了,她也就没怎么放在心上。

    一个月以后。

    x市某医院内,一个衣着严密的年轻女人缓步的走进三楼妇科,她的手里拿着手术准许单,虽然步伐有些沉重,但是,却是义无反顾的。

    除了这个选择,她根本就没有其他的选择,即便迟了点,可她不会觉得后悔。

    医生护士早就准备妥当,她换了病服躺在那手术台上,护士拿着麻醉针将药水打进她的血管,慢慢的,她开始沉睡下来,只隐约听见医生护士们在讨论她将近四个月的胎儿得用什么方式引产出来……

    在手术前,她就已经听说,倘若清宫不干净,得刮宫,本来她还以为,自己是幸运的,当她苏醒过来,被告知需要进行刮宫手术清除子宫内的残留物,她几乎是崩溃的。

    引产手术的过程她是被麻醉的,可是刮宫不能打麻醉药,全程下来,她几乎是清醒的,当手术下来,她出了一身的汗,那汗水甚至是模糊了她眼前的视线。

    或许,是分不清究竟是眼泪还是汗水。

    因为是引产手术,医院方面需要她留院观察一个晚上,幸好,她出来的时候母亲给她打了掩护,说她要去朋友家玩,顺道散散心,不然的话,她根本就没法出来,更没法处理肚子里的这个孩子。

    这个孩子,她不想留,在经过了那么多的事情以后,她的母亲也开始变得不情愿,唯有她的父亲,似是吞不下这口气,说什么都不许她打掉。

    夜晚的病房,过分的静谧。

    唐玉满脸疲惫的躺在床上,手术的痛苦让她心有余悸,如今,她算是轻松了,没了这个孩子,她也无须背负那样的负累,她是真的不懂,为什么她的父亲非要把孩子留下来,甚至不惜让霍建国负责,更让她住进霍家老宅。她跟霍建国之间本来就没有所谓的爱情,住在霍家老宅的那一段日子,更是她最为难受的,如今,柳湘兰把所有的钱都带走了,霍家也算是一个空窟窿了,为什么她的父亲还要对霍家发难?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