顺兴佳益书院目录

限时婚约 第三百零六章 那是他咎由自取(精彩,不容错过)

时间:2018-05-12作者:爱吃肉的妖菁

    ,!

    然而,小戚的答案却是让人失望的。

    小戚摇了摇头,“秦小姐,我没有这个能力,毕竟是当场逮捕,恐怕,你到警察局去得到的结果都是一样的。”

    他的话,让她陷入了绝望。

    也就是说,她连见简珩一面的机会都没有了么?

    只是,小戚接下来的话,犹如又给了她一个希望。

    “不过,我倒是可以给你一个建议,有一个人,能够让你去见简先生。”

    “是谁?”

    几乎是他这番话普一说出口,她就迫不及待追问。

    小戚没有立即回答她,而是扭过头,瞥了那紧闭的房门一眼。

    代表着的意思,他懂,她亦会懂。

    秦桑的心慢慢往下沉,难不成,事到如今,她就只能哀求霍向南了吗?可是,是简珩伤的他,他……会放过简珩吗?

    小戚没有久留,随后便离开了。

    她杵在门口良久,到底还是没有进去。

    手术时的一幕幕至今仍然回荡在她的眼前,就算她没有闭上双眼,都能够回想起那时的情景。

    这是霍向南第一次伤得那么重。

    她的后背靠着墙,长长的吁了一口气,总觉得胸口好像被什么压着,让她喘不过气来。她根本就没有想过事情会变成现在这样,她甚至没有想到,简珩一夜未归,竟然会去找霍向南,至于两人之间究竟发生了什么事,唯有他们自己才知道了。

    时间,过得飞快。

    在这一分一秒间,她想了很多。

    她在想,倘若事情当真如同她想的那样,那该怎么办?

    若是简珩伤人是事实,那么他可能会接受的惩罚,可想而知,她不希望会变成那样的一个结果,似乎,唯一能哀求的,就是那个男人了。

    好不容易得到霍向南已经苏醒的消息,她没有多想,便推开门走了进去。

    偌大的病房内,阳光铺天盖地的照射了进来,撒了满满的一地,男人半躺在病床上,虽然已经苏醒过来了,可是,他的脸色仍然苍白得吓人。

    他抬眸,看到她走了进来,眼睛底下是明显的黑眼圈,想也知道,这一夜,她压根就没睡过。

    他抿着唇,她走了过来,面靥上带着几分急迫。

    开口的第一句话,往往是伤人的。

    “霍向南,我想要见他。”

    男人眸光渐浓,即便早就猜想到会是这样的一个结果,然而,当他亲耳听到,到底,心里还是有一点不舒服。

    他沉默了良久,也没有回答,倒是慢慢的闭上了双眸假寐了起来。

    见状,秦桑是更着急了几分。

    “霍向南,现在就只有你能让我见见他了!”

    她说了很多,也等待了很久,半晌以后,他才慢吞吞的吭声。

    “让你见到他,然后呢?你想要听到什么答案?”

    他从来都是这般轻易就能将她看穿,秦桑杵在那,他睁开双眼,目光灼灼的瞅着她,她垂放在身体两侧的手不自觉的攥成了拳头。

    “不管怎么样,我都想听到他亲口告诉我。”

    这是她最后的一丝奢望,他移开了目光,重新闭上了双眸。

    “我会满足你,只希望,到时候你不要失望。”

    他这番话,很显然就是答应了,秦桑面露喜色,来不及说些什么就转身跑出了病房。

    良久以后,他才注视着她离去的方向,不自觉的发起呆来,也不知道究竟在想些什么,那眸光之中,隐隐闪烁着什么。

    秦桑一路开得很快,只差没有闯红灯,等到她到达警察局的时候,已经是下午三点多了。

    许是霍向南打了一通电话,她到这边来,没有任何人的阻拦,一切都很是顺畅,那小小的房间内只有一张桌子两张椅子,她坐在其中的椅子上等待着,好一会儿以后,那铁门才被人打开。

    她顺着声音的方向望过去,简珩的身影就这么晃进了眼。

    她想要站起身来,可是想到了什么,连忙又坐下来。

    简珩对于她的出现有些意外,随后,他又想到了什么,微微蹙起了眉头,还未坐下,质问就已经吐出了口。

    “你去见霍向南了?”

    唯有这么一个可能,她才会出现在这里。

    秦桑没有否认,毕竟,这是她唯一能想到的办法,在这等待的过程中,她不是没有试过其他的办法,但是,根本就没有用。

    就好像小戚所说的那般,如今,能帮她的,就只有那个男人了,她除了去求他,根本就没有其他的办法。

    “简珩,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他没有说话,默默的坐了下来,那薄唇直接抿成了一条直线。

    她不甘心,想要再次问出口,他却直视着她,声声指责。

    “你为什么要去见霍向南?我不是告诉过你,不要再去见他了么?”

    她张了张嘴,眼底尽是复杂。

    “现在是讨论我的事的时候么?简珩,你到底知不知道你自己为什么会被关在这种地方?”

    “我知道。”

    相比她的急迫,他倒是显得冷静了许多,就好像如今被关起来的人,不是他一般。

    “那又怎样?”

    他的话,让她心惊。

    秦桑看着他的脸,企图从他的脸上找到一丝一点的痕迹。

    “简珩,你告诉我,伤了霍向南的人,不是你,你告诉我啊!”

    可是,不管她怎么喊叫,他的面靥上还是没有一丝的表情,她的心慢慢沉至了谷底,倘若说,她在来这之前尚且抱着希望,如今,那一点的希望是正在湮灭。

    她无法想象,原来,是自己奢望了。

    “为什么?”

    她想到了霍向南身上的伤,想到了那手术室里的一幕幕,那一切,教她怎么去相信始作俑者是她的丈夫?

    简珩微微往后靠,她根本就不知道他到底在想些什么,只见他的嘴角勾勒起了一道向上扬起的弧度,那笑,怎么看都有些冷冽。

    “那是他咎由自取的。”

    “简珩!”

    她低吼着他的名字,就算到了这种地步,他仍然说出这种话来,他到底知不知道,这里究竟是什么地方,在这种地方说出这种话,会有怎样的一个结果?

    但是,对简珩来说,他根本就不打算顾忌那么多,对于自己所做的一切,他没有后悔,如果非要说什么后悔,那么,应该说,他最后悔的是没有让霍向南彻底的死去。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