顺兴佳益书院目录

限时婚约 第二百九十八章 各怀目的

时间:2018-04-29作者:爱吃肉的妖菁

    ,精彩小说免费!

    “那又如何?”

    男人在说这句话的时候,脸上是没有半分的表情的,仿佛在他眼里,面前的这个人对他来说再也构不成任何的情绪,不过,也确实如此,从他当年许下那个承诺以后,他对她的责任也就尽了。

    她曾经的跋扈任性,都是他宠溺而成的,那么,他就负起责任,只是这其他的,就跟他没有关系了。

    “陆心瑶,你是不是还以为,我会像以前那样护着你帮着你?”

    她张了张嘴,半晌了,才憋出一句。

    “我……我没有……”

    “那么,你走吧,以后不要再来了,还有,我再提醒你一次,昊昊不是你的孩子的你的孩子当年就已经死了,昊昊跟你没有任何关系。”

    霍向南在说这话的时候,手是指着门口的那个方向的。

    很显然的,他这是在对她下逐客令。

    陆心瑶的眼眶有些泛红,她咬着下唇,站在那没有动弹。

    何曾想过,有这么的一天,他会这样对待她?

    他和她,是青梅竹马。

    他们从很小的时候就在一起了。

    从小到大,他哪天不是将她捧在手心里宠着的?但凡是她惹了的祸,他都会帮她收拾,甚至不会责备他半分。

    那个时候,俞城所有人都知道,宁可得罪别人,莫要得罪陆心瑶。

    偏偏,他和她越来越远,远到了如今的这个地步。

    终究再多的不甘心,此刻都是毫无用处的,她了解他的脾气,知道他是真的生气了,就算她说得再多,哀求再多,又能如何?不过是自取其辱罢了。

    陆心瑶眼底的光渐渐熄灭了,她垂下眼帘,嘴边噙着一抹苦笑。

    正准备转身离开,就在这个时候,旁边一直没有吭声的秋子突然开口了。

    “霍少,你不能这样对待小姐。”

    霍向南蹙起了眉头,这才正眼看着她。

    秋子的腰背挺得笔直,她迎上了他的目光,丝毫都不觉得自己的这些话到底有哪里不对。

    “不管怎么说,小姐都是孩子的亲生母亲,这血缘关系是怎么都摆脱不了的,现在孩子还小,什么都不懂,可是不代表他以后也不懂,他终有一天会长大,到了那个时候,他看到别的小朋友有爸爸妈妈,自己却只有爸爸,他会怎么想?”

    他顿了父母,继续往下说。

    “虽然你抚养了他,当他的爸爸,但是你终究不是他的亲生爸爸,而且,他也不是没有妈妈。他只是一个孩子,那么小的孩子,都会想要一个妈妈,哪怕不说这一些,等到他以后上学了,也会收到其他人的歧视,只因为,他没有妈妈。”

    似是怕他不相信,她又连忙补了一句。

    “我知道,凭借着霍少的手段,肯定能处理好这种事,可是,你真的可以让那些年纪小的孩子闭嘴不谈么?那根本就是不可能的事情,哪怕像霍少你那么有本事的人,有一些事情,是你怎么努力都做不到的。”

    秋子在说这番话的时候,面靥上尽是认真的神色。

    男人抿着唇,看着她的目光不由得浓重了些,也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良久以后,他才低着声反问了一句。

    “那么,你觉得我应该怎么做?”

    而秋子等的,就是这一句话。

    “我觉得,你应该把小姐留下来,哪怕不是待在这屋子也好,最起码,让孩子知道他有一个亲生母亲,而这个亲生母亲就是小姐。况且,那是小姐唯一的孩子,你也知道,小姐她以后再也不能……所以,我希望霍少不要把小姐拒之门外,小姐现在只是想要当一个母亲而已,其他的,她想都不敢去想了。”

    说着这话的时候,秋子还特地朝陆心瑶那边瞥了一眼。

    陆心瑶意会,连忙点了点头。

    “我现在是什么身份,我已自己很了解,不该有的,我不会去奢望,我明白陆家早就在多年前就没了,我也不再是什么陆家大小姐了,我现在唯一想的,就是见见我的孩子,摸摸我的孩子,或者,再亲亲他。”

    她垂下眼帘,看着自己放在身前的双手。

    “或者真的是因为年纪的问题,我现在想得更多的,是这个孩子。就算当初,这个孩子的到来是一种耻辱,我恨他,恨他的存在生生的提醒了我那件事情,但是,我控制不住自己去想念,大概这就是天生的母爱吧?我无法控制,也无法抵抗。”

    她在说这番话的时候,神情难免有些悲伤。

    其实,她说得不假,最近的这段日子,她更多的,是想起这个孩子。

    纵使,她曾经恨透了这个孩子。

    霍向南没有说话。

    他的目光一直在两人之间徘徊,最后,停留在秋子的身上。

    如果他记得没有的话,秋子一直都跟在陆心瑶的身边,一直都没有离开过。

    可是,他也分明记得,秋子的性格之前是……

    他敛回了思绪,这才缓缓开口。

    “我可以让你住在东湖御景,但是,孩子的事我要一段时间考虑,这对孩子来说也是最好的,毕竟在这之前,他什么都不知道。”

    这一点,陆心瑶自然是知晓的。

    过去的四年,昊昊一直都不知道自己有一个母亲,她突然闯进去,昊昊肯定接受不了,这种事,到底还是得有一个缓冲期,如此一来,对孩子对她,都是最好不过的。

    而当他说出这话的时候,秋子的眼里溢出了一丝雀跃。

    这就是她想要的一个结果。

    唯有住进东湖御景,才能更加靠近那个孩子,才能……更好的实现她的计划。

    当然,这一切陆心瑶是不知道的,她也不可能会告诉她的。

    只是她没有注意到,她的一举一动早就落入了某个男人的眼中。

    霍向南的眸光浓黑如墨,面前的秋子,与记忆中的秋子是完全不一样的,只是那模样,简直没有丝毫的区别,

    或者,应该说面前的秋子,不是……秋子?

    这,就不得而知了。

    他只知道,大概有一些事,正朝着他预期的所去,这,自然就是他求之不得的。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