顺兴佳益书院目录

限时婚约 第二百九十七章 她的孩子

时间:2018-04-28作者:爱吃肉的妖菁

    管家楞了楞,好半晌才能回过神来。

    “少爷……少爷他不在,还没回来。”

    “那……”她带着几分期盼,“我可以进去等吗?我保证,绝对不会做些什么。”

    管家显然迟疑了一下,他不是顾虑其他,对于这陆心瑶,他也可以说是看着她长大的,她的性子,他也是有几分了解的。

    当年陆心瑶到底做过什么,他是怎么都忘不了,但另一方面,霍向南也没说不能让她进屋。

    在管家正犹豫不决的时候,身后突然传来了声音。

    “让她进来吧!”

    也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柳湘华就站在了他的身后,自然而然,也听到了他们的对话。

    她都这么说出口了,管家当然不好再说些什么,连忙侧过身让她们进屋。

    得到批准,陆心瑶是特别高兴,领着秋子就进了玄关。

    偌大的客厅内,一个人都没有。

    细看之下,这个地方似乎与记忆中没有丝毫的区别,四年了,竟然一点改变都没。

    陆心瑶的心情难免有些复杂,或许,是因为重新跨进了这里吧?她总是会不自觉的想起一些属于过去的事,甚至是,不由自主的。

    柳湘华在第一眼就把她给认出来了。

    虽然记忆有点模糊,但她也从管家的口中得知关于陆家的一切,她看着面前的人,眉头微微蹙了起来,也不知道在想着什么。

    “你到这里来,是要找向南么?”

    她首先就开腔了,陆心瑶正想要说些什么,余光不经意的一瞥,就瞥见了那从二楼下来的人。

    保姆抱着昊昊缓步的走下楼梯,昊昊乖巧的圈着她的脖子,眼睛还有些红,看上去似是刚刚睡醒一般。

    陆心瑶的神情变得有些激动,禁不住从沙发上站了起来,目光死死的锁定在了孩子的身上。

    这是她第一次见到孩子。

    想当初,孩子出生以后,她就连一眼都没有看到过就被人抱走了,虽然那时候她也没有多少想要见他,可毕竟是自己的孩子,说一点想念都没有,那是假的。

    更别说经过了那么多年以后,她的很多想法都已经有了改变。

    陆心瑶张了张嘴,想要呼喊孩子的名字,但是一些话到了嘴边,却怎么都说不出来。

    她不知道这个孩子究竟叫什么名字,一丁一点都不知道。

    她只能无助的杵在那,有些不知所措。

    柳湘华自然而然发现了她的异样,她微微蹙起了眉头,向着孩子招了招手。

    “昊昊,过来。”

    昊昊也是第一次见陆心瑶,可很快的,他便转移了目光,从保姆的怀里挣脱下来,朝着柳湘华的方向狂奔而去。

    “奶奶。”

    孩童特有的软糯声音总是让人听了舒服得紧,柳湘华伸出手摸了摸孩子粉嫩的脸颊,抬起头就看到陆心瑶灼灼的目光。

    虽然有一些事她没有经历,但她知道,眼前的这个孩子的母亲,就是她。

    看她这样子,倒不像是来找霍向南,反而像是来看这个孩子。

    自己的孩子就在面前,陆心瑶再也按捺不住,带着几分期盼的望着。

    “你……你叫昊昊,对吧?”

    深怕孩子抗拒她,她连忙软下姿态。

    “昊昊,我……我是你……”

    然而,她的话还没说出来,身后一道熟悉的男声就呵斥住来她接下来的话。

    “谁批准你进东湖御景的?”

    陆心瑶的后背一僵,就算已经过去四年了,可是,这声音她不可能会认错。

    就是,她今天要来找的人,霍向南。

    她慢慢的转过头,果不其然,在几步之外,男人正伫立在那里,他的模样跟几年前似乎没有丝毫的区别,只是更多添了几分成熟,不同的是,此时此刻他的脸上带着一丝对她的不耐烦。

    其实,也难怪他会这样,毕竟早在当初,他就已经撂下话,不让她再到东湖御景来的。

    陆心瑶耸拉着脑袋,双眸里充斥着慌乱,连话都不敢说了。

    旁边,柳湘华首先开腔。

    “是我让她进来的。”

    她对上霍向南的脸,声音很轻。

    “你要说,就说我吧!”

    霍向南怎么可能会说她?

    男人抿着唇,脸色有些阴沉,半晌了,才缓缓开口。

    “妈,这是我跟她之间的事,你就别插手了。”

    既然他都这么说出口了,她自然也不好再继续说些什么。

    柳湘华看了看他,又看了看陆心瑶,终究还是没有说些什么,带着孩子就上了楼。

    看着孩子的身影逐渐消失在二楼的拐弯处,陆心瑶的眼里是禁不住的失望,她也道不清这种感觉到底从何而来,本来,这个孩子并非她想要的,甚至可以说,这个孩子是她的一种耻辱,让她每每想起那段可怕的经历。偏生,随着时间一天一天的过去,她对这个孩子的想法也有了改变,她竟然……开始对这个孩子有了想念。

    大概,始终是自己怪胎几月才生下来的吧?再说了,这个孩子,是她唯一的孩子,这辈子唯一的一个孩子。

    霍向南何其聪明?仅仅一眼,就把她的想法给看穿了。

    他的薄唇直接抿成了一条直线,他微眯着双眸,那眼底渗出了丝丝的冷意。

    “我记得以前我就跟你说得很清楚了,我会给你日常的花销,我保你这辈子衣食无忧,但是唯一条件就是,你这辈子都不许踏进东湖御景,更别出现在我的面前,我跟你说过的话,你都忘记了是不是?”

    听见他的话,陆心瑶猛地一激灵,这是她早就想到的结果,没想到,还真是让自己给猜中了。

    她的双唇蠕动,声音难免有些沙哑。

    “我……我只是想要看看孩子……”

    “孩子?”

    听到这两个字,他嘴角的笑更冷了些。

    “这里没有你的孩子,那个属于你的孩子,早在几年前就已经死了,昊昊是我的儿子,他跟你没有一点的关系!”

    陆心瑶是真的没有想到他会这么说,她面对着他,神色开始变得急迫。

    “向南,你不能剥夺我身为母亲的资格……你明明知道,那是我唯一的孩子……”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