顺兴佳益书院目录

限时婚约 第二百九十六章 重回东湖御景

时间:2018-04-27作者:爱吃肉的妖菁

    她说了很多,说起话来神情还是急迫的,似是深怕她不相信,还说她可以去问一问管家,过去那么多年,管家是唯一留在霍向南身边不曾离开过的人,对于霍向南的情况,是再了解不过了。

    秦桑没有回答。

    因为已经夜深了,柳湘华也没有久留她,只是在临走前,让她好好考虑一下。

    而在柳湘华的话中,最让她诧异的,是她说,霍向南还爱着她。

    那个男人怎么可能会还爱着她?亦或者说,那个男人怎么可能会爱她?

    如果他真的爱她,那么秦振时被陆心瑶撞死的时候,他就不会站在陆心瑶的那边帮她辩护,甚至,还有沈翎的事。

    他不会知道,是一件又一件的事情把她对他的爱全部磨灭掉。

    对于柳湘华的话,她是压根没放在心里,反正,对她来说,她已经不可能再回到那个男人的身边去了,如今,他和她都各自有了新的生活,理所当然也不该有任何的交集了。

    她是真的这么想的。

    回到奥园的时候已经是将近十点了,她推开门走进来,偌大的客厅内只有简珩一个人坐在那,见到他,她不由得有些诧异。

    简珩听到声音抬起头,看着她的目光带着几分复杂。

    “我给你打了很多电话。”

    听他这么一说,秦桑连忙从包里拿出手机,因为方才到东湖御景去,她就顺势把手机铃声给调成了静音,出来以后也忘记调回去了,这一看,才发现确实就如同他所说的那般,他给她打了好几通电话她都没有接。

    她自是不可能说自己到东湖御景去找霍向南的,所以,她选择了撒谎。

    “我……我在医院,有一台手术,忘了看手机了。”

    简珩没有说话,其实在下班的时候,他就已经回来了,甚至是到同锐那边想要去接她,可是,他却看到她去了东湖御景。

    本来以为她会坦白,怎么都没想到,她竟然选择了隐瞒。

    简珩也没再多说些什么,站起身来以后便径自上楼去了,秦桑本来想跟过去,可一整晚她是没吃过半点东西,这会儿肚子也饿了,便打算到厨房去看看还有什么吃的。

    简单吃过了饭以后,她才上楼去,豆豆一直都是由月嫂带着,她当然是放心得很,她在路过简珩的房间时稍微犹豫了下,到底,还是推开门走了进去。

    男人正站在露台外面,听到声音转过头来,微微蹙起了眉头。

    “怎么了?”

    他的态度有些冷淡,秦桑不知道他到底怎么了,只是如今,她有一件事迫切的想要让他帮忙。

    “我今天,好像看到我爸了。”

    她的手放在身前,不住的搓着,当霍向南对她说出那番话的时候,她曾经有过想法,但是,他提出来的要求她是绝对不可能会答应的,所以,她唯有向他求救了。

    “我不知道那是不是我的错觉,可这已经不是我第一次看到了,甚至,不止我一个人看到,我想请你帮我一个忙……”

    她的话还没说完,他就已经懂了她的意思。

    “你想要让我帮你查一下,那究竟是不是你爸?”

    他抬眸望向了她,那眉头是蹙得更紧了些。

    “桑桑,你忘记了你爸当时是在你面前断了气的么?你甚至还对他进行了抢救,虽然结果是让人失望的。”

    “我知道,我当然知道。”

    她怎么可能会不知道?

    秦桑的声音有些低,那个时候,可以说是她最黑暗的一段时期,她在这个世界上唯一的亲人就那样在她面前永远闭上了双眼,那种感觉是说不清的,更别说,这么多年过去了,她对当时的画面更是记忆犹新,想忘都忘不掉。

    可是,她看到了啊!她亲眼看到了她的父亲活生生的站在她的面前,她管不得究竟是幻觉还是其他,她此时迫切的想要知道一切。

    但对简珩来说,她的这一切,都是虚假的,都是自欺欺人的。

    “你是最近太累了,才会产生那样的幻觉来,你还是抽个时间好好休息一下吧!”

    他说完这句话以后,就越过她到书房去,徒留下她一个人杵在那,垂放在身体两侧的手一直都紧攥着没有松开过。

    对秦桑来说,让她放弃,那是不可能的事。

    所以,即便简珩不愿意帮忙,她还是给许雷打了个电话。

    许雷听说了以后,立即就应允了下来,不过,调查这种事还是得需要时间的,关于这一点,她还是了解的。

    ……

    另一边。

    陆心瑶打开车门下车,她的神色难免有些忐忑不安,秋子陪在她的身边,这才让她稍微觉得安心了不少。

    在她面前的不远处,就是东湖御景,陆心瑶说不清自己究竟有多久没有来过这里了,她看着身旁的秋子,眉宇间的担忧是那样的明显。

    “秋子,如果……如果他赶我走,那该怎么办?”

    秋子将投驻在那建筑物的目光收了回来,对于她的问题,她选择笑了笑。

    “没事的,小姐,有我在,我会一直陪在你的身边,更何况,霍少也没有理由赶你走啊!你是来见孩子的,这是每个母亲都该有的权利,他不能剥夺你的权利。”

    这是她给陆心瑶找的最好的一个借口,唯有这样,她才能跟着陆心瑶一起走进东湖御景,甚至是靠近那个孩子。

    听见她的话,陆心瑶点了点头,在心里告诉自己,是啊,她是来见她自己的孩子的,那毕竟是她的孩子,霍向南没有理由不让她见见自己的孩子。

    纵使那个孩子是她不想要的,甚至是一个属于她过去的污点,但不可否认的是,那个孩子是她怀胎几月好不容易才生下来的,更是她这辈子唯一的孩子,就算这些年,这孩子一直都是在霍向南身边长大,却不得不承认她是孩子的亲生母亲的这个事实。

    这也是她唯一能够进入东湖御景的借口了。

    陆心瑶深吸了一口气,这才在秋子的陪伴下缓步走近。

    当管家开门看到站在门外的陆心瑶时,是显然没能反应过来,谁都没有想到,在经过了那么多年以后,陆心瑶竟然还会到这里来。

    陆心瑶往他身后张望了一下,相比几年前,她的戾气是收敛了不少。

    “向南……他在吗?”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