顺兴佳益书院目录

限时婚约 第二百九十五章 你要怪就怪我,莫要怪他

时间:2018-04-25作者:爱吃肉的妖菁

    ,!

    她顿了顿,没再说下去。

    而他轻而易举就把她的想法给看穿了。

    “我知道你想说些什么,昊昊不过是别人的孩子,而豆豆,是你跟我的孩子,按道理说,我不应该对你提出这样的一个要求来,可是,这些年我一直把昊昊养在身边,对我来说,他很重要,比其他一切都重要,只要是他想要的,我都会满足他。”

    所以说,昊昊想要她做他妈妈,他就说出了这样的话来?

    他把她当做了什么?

    垂放在身体两侧的手不自觉的攥成了拳头,半晌以后,她才冷着声音吭声。

    “我只有一个孩子,没有打算当另一个孩子的妈妈。”

    “我不是让你不要豆豆。”

    他对上她的眼,一字一句说得格外清楚。

    “倘若你答应我,那么,你想要知道的事情我都可以全部告诉你,甚至,包括你爸的事。你不是很想知道他是不是还活着么?你不是很想知道跟我见面的那个人是不是他么?”

    这就等同于一个诱饵,引诱的,不过是一个她罢了。

    但是,这样的一个要求无疑是过分的,做昊昊的妈妈到底意味着什么,她不可能会不懂。

    秦桑沉下了脸,她要说的,只有一句话。

    “我说了,我只有一个孩子,没有兴趣当另一个人的妈妈,更没兴趣到你的身边去,即便你用这样的条件威胁我,我也不会妥协。”

    威胁吗?原来,他的话,听在她的耳里,是威胁。

    男人抿着唇,没再说话,秦桑转过身,拉开门大步的走了出去,很快的,就消失在了他的面前。

    他望着门口的方向,眸光浓重,根本就没人知道他在想些什么。

    另一厢,秦桑走向楼梯的方向,步伐没有半刻的停顿。

    她是觉得气疯了,怎么都没想到那个男人竟然会提出那样的一个要求来,她当真想不通,如今的霍向南为什么会变成这样,或许,应该说那个男人一直都是这样没有改变过,而是她的记忆将他美化了?

    不管怎么样,她是绝对不会妥协的。

    她刚走到楼梯的平台,迎面就走上来了一个人,她顿住脚步,这才发现这上楼来的中年女人究竟是谁。

    那既熟悉又陌生的容貌,她不可能会忘记,她突然又想起之前的那些报道,看来,面前的人就是真正的柳湘华了。

    虽然那样貌是一模一样的,可是很明显的,面前的这个女人看上去是更显得苍老许多,只是那眉眼带着柔和慈祥,给人的感觉是完全不一样的。

    就算柳湘华和柳湘兰长得没有丝毫的区别,但是感觉,是重点。

    她没有见过她,因此这一次,算是她们之间的第一次见面吧?

    本于礼貌,秦桑对着她点了点头,算是打过了招呼,正想要跟她擦肩而过,没想,她却在这个时候喊住了她。

    “你就是秦桑吧?”

    她虽然觉得疑惑,但还是应了声。

    “是的。”

    “向南跟我提起过你。”

    柳湘华的声音很轻,听上去煞是好听,让人没有半分不愿意跟她相处。

    “我一直都很想见见你,跟你聊聊天,你会介意吗?”

    她都这样说出口了,秦桑自然不好拒绝,两人便走到了小院外头的凉亭里坐下,佣人送上茶水,很快就离开了,剩下她们两人坐在那。

    由于已经过了傍晚,黑夜笼罩着大地,那独有的冷风迎面吹来,因为是夏天,倒是不至于冷得让人受不了。

    柳湘华捧起了一杯热茶,茶水袅袅升起的白烟氤氲住了她眼前的视线,她把杯子凑到嘴边浅酌了一口,随后才慢吞吞的说话。

    “我不在的时候,向南给你添了不少麻烦,真是辛苦你了。”

    秦桑一愣,虽然不知道她为什么这么说,还是如实的开口了。

    “伯母,我跟他……已经离婚了。”

    “我知道。”

    她把杯子放下,长叹了一口气。

    “我找你聊天,不是为了其他,是为了跟你道歉的。”

    她顿了顿,才继续往下说。

    “过去,他为了把我从那个地方带出来,用了不少的办法,甚至不惜伤害所有的人,这一些,即使他从来都没有跟我说过,但是,我通通都知道。”

    她怎么可能会不知道?

    那个时候,她为了活命,只能被迫装作自己已经疯了,唯有这样,霍建国才觉得自己对他构不成威胁。她是活下来了,可从来都没有想过,她的孩子,代替她承受了那些苦楚。

    他每一次得以过去看望她,都是因为他为霍建国做了些什么,让霍建国开心了,每当那个时候,看着儿子明明撑得很累却装作若无其事的样子,她就特别心疼。

    好几次,她都想告诉他,让他放弃她。

    可是,她对这个儿子的脾气还是有几分了解的,就算她说出口了,他仍然会继续下去。

    直到,把她从那个地方给救出来。

    如今,她是出来了,也知道过去的这些年,他到底经历了多少的苦,她更知道,在儿子的心里,他到底想要什么。

    以前的时候,他为了她,把自己所有的想法都藏在心底谁都不说,如今,她回来了,她想要帮儿子做一些事,一些他一直想做,却不敢去做的事情。

    “秦桑,旧时他是为了我才伤害到了你,你要怪就怪我,莫要怪他,都是我的责任,我的错。”

    秦桑好半晌都没能回过神来,她是真的没有想到她会突然跟她道歉,她连忙摆了摆手,有些手忙脚乱。

    “伯母,你不用这样,那都是跟你没有关系的。”

    “怎么可能会没有关系?”她苦笑,“有些事,我还是清楚的,秦桑,你跟他曾经在一起那么多年,他是一个怎样的人,你应该清楚,我还在他身边的时候,就体弱多病,他那时候特别心疼我,总说长大以后要让我享福……”

    柳湘华又叹了一口气,抬起头看着她。

    “秦桑,如果可以,你希望你能回来他的身边,这些年,没有你在身边,他过得很苦,他已经习惯了什么都不说,什么都自己扛着,可我都知道,这几年,每天晚上他都要依靠安眠药才能入睡,夜里经常惊醒,嘴里还会喊着你的名字……他过去对你做的那些事,都是因为我,你要怪就怪我,不要怪他,都是我的错……”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