顺兴佳益书院目录

限时婚约 第二百八十八章 你仍然很在意霍向南?

时间:2018-04-10作者:爱吃肉的妖菁

    ,!

    “你怎么会在这里?”

    话一出口,她就觉得不应该,这是商场,会碰见是理所当然的事,毕竟这商场又不是她开的,只是这一场重逢,难免让她有些措手不及罢了。

    她移开目光,视线不由得落到了他抱着的那个孩子身上。

    这孩子,如果她记得没错的话,应该就叫昊昊吧?他是陆心瑶的孩子,那个……被强暴怀上的孩子。

    原来,竟是这么大了。

    她百感交集,亲生孩子,与青梅竹马的孩子,他的选择到底是让人失望的,她也因此明白,在他的心里,无论是她的位置还是孩子的位置,终究还是比不上陆心瑶的。

    突然,她想起了在夜总会的那件事。

    她不由得在想,霍向南知道陆心瑶现在在那种地方谋生么?

    按照他的性格,不应该那样放弃陆心瑶的啊!

    对于她的问题,霍向南没有回答,他看着简珩怀里的豆豆,好半晌了,才淡淡的说了一句。

    “都这么大了。”

    仅此一句,就让她的后背僵直。

    她不可能会不懂他这句话的意思,只是,她没打算理会,虽然三年多前他曾经说过不会跟她抢孩子,可是就怕他突然改变了心意。

    所以,她扯了扯简珩的衣袖。

    “我们回去吧,我累了。”

    简珩瞥了她一眼,也没有立即离开,而是抬眸瞅着他。

    “我听说,你母亲前不久遭遇车祸了?”

    男人的眸光浓重了起来,良久以后,薄唇微抿。

    “感谢你的关心,她很好。”

    “是吗?没事就好。”

    简珩似是在自言自语,又似是在说给他听,然而,其中的含义,就唯有他和他才懂了。

    他说完这话以后,就想带着秦桑离开,可是,她看着他怀中的孩子,终究,还是没能忍住。

    “陆心瑶呢?”

    男人是怎么都没想到她会突然提起,愣了好一会儿以后才终于反应过来。

    “为什么这么问?”

    秦桑不知道,这个男人到底有没有跟昊昊提起他的那一个母亲,她问的时候有留意到,在提起陆心瑶的时候,昊昊的脸上没有一丝的波动,她不由得在想,难不成,他根本就没跟昊昊提起过陆心瑶吗?但是,陆心瑶是他的亲生母亲啊!

    她沉默了下,随后才开口。

    “我前段时间在夜总会看到她了,她似乎过得……并不太好。”

    有一些话,她说得很隐晦,也没有明说,她不知道当他知道陆心瑶在干什么事以后,他会有怎样的反应,如果是以前的话,估摸早就去把那些碰过陆心瑶的人的手给剁了吧?

    秦桑没再继续说下去,对她来说,陆心瑶是死是活,与她无关。她今天之所以忍不住,全都是因为他怀里抱着的那个叫昊昊的孩子。

    即便,这个孩子是造成豆豆变成如今模样的罪魁祸首,但她也明白,那样的病,不是昊昊想要的,那么小的一个孩子,她不会去怨恨,她只会觉得可怜。毕竟她也是一个妈妈,她自然知道,一个孩子是有多需要有妈妈陪在身边的。

    她不知道陆心瑶是否会想念自己的孩子,最起码,她会想念自己的孩子。

    秦桑拉着简珩就与他擦肩而过,很快的,便消失在视线范围内。

    良久了,他才终于收回了目光。

    昊昊被他抱在怀里,他虽然人小鬼大,但有一些话他还是听不懂的,譬如,就刚刚的那一些对话他就听不懂了。

    只是,他的第六感却告诉他,他喜欢方才的那位阿姨,打心底喜欢。

    “爸爸,”他奶声奶气的喊了声,把自己的想法问了出口。“我可以喊刚刚的那个阿姨叫妈妈吗?”

    他的话,让他一惊,随即,他蹙起了剑眉。

    “为什么这么问?”

    昊昊歪着小脑袋,嘟着小嘴。

    “因为我喜欢她啊!我好想让她做我的妈妈,我想喊她妈妈。”

    “妈妈”这样的词汇,说实话,他根本就没跟他提过,也不知道,这孩子究竟是从哪里听来的。

    不过,他喜欢秦桑,这倒是在他的意料之内。

    所以然,他的唇瓣微勾,伸出手捏了捏儿子的鼻子。

    “如果昊昊想要她做你妈妈,那么,爸爸会满足你的小愿望,一定会让你梦想成真。”

    昊昊得到这个答案,立即欢呼出声,眼睛里满是雀跃高兴。

    另一边,商场的停车场。

    简珩将孩子放到后座的儿童安全座椅上,随后,才打开驾驶座的门坐进去。

    车子慢慢的滑出停车场,在商场的减速带缓了缓,上了路。

    风景在车窗外飞逝而过,她侧着头看着窗外的风景,也不知道究竟在想些什么。

    他抽空瞥了她一眼,有一些话憋在心里,是不吐不快。

    “你仍然很在意霍向南?”

    她不知道他为什么会这么问,扭过头来一脸的疑惑。

    他的手握着方向盘,那五指稍稍收紧。

    “刚才,你看到霍向南出现在那里,很惊讶,而且,你还提起了陆心瑶。”

    其实,也难怪他会多想的。

    过去,她和霍向南到底是怎么一回事,他是看得一清二楚,即便这么多年过去了,他知道她和霍向南已经断得干净了,可他还是没有办法彻底释怀。

    就好像心里搁了一根刺,就算拔掉了,那伤口却仍然还在,怎么都不可能会消失。

    秦桑是怎么都没料到他会这般在意,她沉默了一下,也没想隐瞒,便把事情都说了出来了。

    “我见到陆心瑶在夜总会工作,不止是普通的工作,我还亲眼看到她跟着别的男人出入酒店,酒店那种地方到底是干什么的,你应该也知道。”

    她顿了顿,才继续往下说。

    “本来,我是不想管陆心瑶的事的,可是,当我看到那个孩子,他和豆豆一样的年纪,我在豆豆的身边,那个孩子呢?他知不知道,他喊爸爸的人并不是自己的爸爸,而他的妈妈也不在他的身边?”

    她阖了阖眼,吐出了一口浊气。

    是啊,她是多事了,但是母亲的天性让她难以对那个孩子视若罔闻,大人做的错事再多,孩子也是无辜的,孩子都是上天馈赠的礼物,她不想那么小的孩子,童年却是不快乐的。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