顺兴佳益书院目录

限时婚约 第二百八十六章 怀疑的种子

时间:2018-04-08作者:爱吃肉的妖菁

    难得周末,秦桑便带着豆豆,跟简珩一起出门去购买日常用品。

    商场里到处都是人,抬头望去,几乎是拥拥挤挤的,她方才进来的时候瞟了一眼,今天过来的时候刚好碰到商场搞特价优惠,也难怪,人会这么多。

    豆豆虽小,可见到玩具根本就走不动道,两人唯有把孩子带到四楼的儿童游乐区,豆豆一看到到处都是有了设施,笑得是特别的开怀,无须他们说些什么,就迈开小短腿往前跑。

    周边玩的孩子还是挺多的,秦桑没有忘记今天到这里来的目的,便让简珩在这陪着,自己到二楼去买些日用品。

    简珩没有拒绝。

    她推着手推车向前走,要买的东西还是挺多的,她仔细的看着商品的日期,确定无误以后才放进手推车里。

    像这样的悠闲,很是难得。

    简珩在带着孩子,她自是放心得很,从豆豆出生开始,简珩就对他特别好,好得彷如亲生一般,这是出乎她的意料之外,本来她还以为,简珩会对这个孩子很是嫌弃。

    要买的东西已经差不多都买好了,她推着手推车往一楼去,打算结了账就回到四楼去跟简珩汇合。

    由于人有些多,队伍也难免长了些,她耐心的等待着,边百无聊赖的观望着。

    这一看,余光似乎瞥见了一抹带着几分熟悉的身影。

    她惊鸷般的僵直了后背,几乎不假思索的,便丢开了手推车往那边的方向而去。

    那抹身影往商场的出口而去,她快步的想要跟上,可今天的人终究还是太多了,她好不容易跟出了商场,远远的,好像看到那抹身影上了前面的一台车子。

    那是一台黑色的轿车,那人上车时的半边脸,让她心惊。

    秦桑朝着那车离开的方向奔跑,她张了张嘴,想要呼喊出来,可是很多的话,却在这一瞬间好像哽咽在了喉咙里,怎么都喊不出来。

    她只能就这么的往前奔跑,然而,那台黑色的轿车越驶越远,一个拐弯,就彻底消失不见了。

    她杵在那里,全身开始不住的发抖。

    是她看错了吗?可是,她怎么可能会看错?就算,这个世界上的其他人会看错,她也不会看错。

    那个刚刚上了车的人,是秦振时!绝对就是秦振时!那模样,那轮廓,跟她记忆中的根本没有丝毫的区别!

    但这怎么可能?

    秦振时在四年前已经死了啊!他就死在了她的面前!

    是她亲眼目睹的!

    秦桑咬着下唇,眼泪忍不住夺眶而出,她不知道自己这是日有所思夜有所梦,还是当真看到了。她又忍不住在想,如果,那个人确实就是秦振时,那么,他为什么不来找她?她是他的女儿啊!

    太多太多的可能性在她的脑子里浮现,她根本分不清哪个是真哪个是假,嘴边尝到了咸涩的味道,不知不觉间,她竟哭得狼狈。

    如果说,之前许雷跟她说的时候她还不相信,那么,她这一刻是禁不住怀疑,会不会……秦振时还活着?

    她不知道自己究竟站了有多久,直到简

    珩给她打来电话,她这才回过神来。

    秦桑缓步的往回走,当她回到四楼的时候,豆豆仍然在游乐区玩得开心。

    简珩望过来,她那红肿的双眸仅仅一眼就能看到,他微微蹙起了眉头,面色难免有些严肃。

    “怎么了?发生什么事了?”

    她走到他的面前,低头不语,她越是这样,简珩便越是着急。

    “到底怎么了?你告诉我啊!”

    他问了许久,她才蠕动着双唇,将刚刚自己的所见所闻说出口来。

    “我方才,好像看到我爸了。”

    他一怔,眉头蹙得更紧了些。

    “你确定?”

    秦桑又怎么可能会不知道他在想些什么?

    其实,就连她都觉得自己疯了,秦振时已经死了,秦振时死于四年前的那一场车祸,他被撞得面目全非,若不是一些身体的特征,她差一点就认不出他来了。那个时候,还是由她来亲自操刀手术,她就这么眼睁睁的,看着秦振时的心跳在她面前停止,而她,却是束手无策。

    那时候的每一分每一秒,都尤为的刻骨难忘。

    当时,简珩就陪在她的身边,自然也亲眼目睹所有的一切,也难怪,他会对她的话感到怀疑。

    秦桑垂下了眼帘,看着自己的双手,几年的时间了,从秦振时死去的那一刻开始,她就不再执起手术刀,本来满是薄茧的手如今变得光滑嫩白,却也等同于把她的那一些过去全部抹去。

    半晌以后,她才嘶哑着声音开口。

    “我想,大概是我看错了,是我太想念我爸了。”

    听见这话,简珩紧蹙的眉头才稍稍松懈开来。

    “肯定是你太想念你爸了所以才会产生那样的错觉,这在医学上也是有解释的,你也别想太多了,你爸都已经去世四年了,你要明白,纵使你再怎么舍不得,有一些事,你也应该学会放下。”

    秦桑没有说话。

    她虽然嘴上说是自己看错了,可是有一些事,对她来说却是心如明镜,等待的,不过是一个答案罢了。

    倘若只有她一个人看到的话,还能说是一个幻觉,但,如果不止她一个人呢?

    她可没有忘记,在这之前,许雷曾经把她约出来,告诉她,他似乎看到了秦振时。

    她从来都不相信这个世界上有两个相似的人这么一说,就算再怎么相似,有一些特征都不可能完全一样,更何况,秦振时是她父亲,从小,她就和秦振时相依为命,没有人比她还要更了解秦振时了,对于秦振时,她绝对不会认错,也不可能会认错。

    若是怀疑的种子在心底开始冒现,甚至是发芽,那么,寻找真相是必须的事,因为,有了怀疑,就会忍不住去求证。

    于她而言,便是如此。

    简珩伸出手,摸了摸她的脸。

    “不要想太多了。”

    她随意的“嗯”了一句,刚想要说些什么的时候,耳边却传来了豆豆的喊声。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