顺兴佳益书院目录

限时婚约 第二百八十五章 欠你的一个拥抱

时间:2018-04-08作者:爱吃肉的妖菁

    其实,有很多的痕迹都足以说明了柳湘华根本没有疯,只是过去,他没有多心,便也没有往那方面想去。

    从一开始,那一天他把她带出那个地方,她的态度很温顺,根本就没有反抗,是后来,到了东湖御景以后她开始想方设法的逃离。

    再加上这次的出逃以及车祸的事,有些事,已然无处遮掩。

    男人望着她的脸,他说不出自己此刻的心情,不容置疑的,他是希望她能好好的,最好,也是健健康康的,所以,在知道她经受了那么多年的折磨以后发了疯,他是心疼的,是迫不及待想要把她带出那个鬼地方的。

    也是因为这个原因,他找了蒋厉,想让蒋厉帮忙让她康复。

    然而,直到今天,他才知道,原来他的母亲并没有疯,所有的痕迹表明,她在装疯。

    她为什么装疯?为什么要装疯?

    无数的疑问在他的脑子里徘徊,他迫切的想要知道答案。????霍向南在等待,他知道,他会得到他想要的答案的,因为,事到如今,所有的事情都已经暴露了。

    他等了许久,当真是许久。

    慢慢的,床上的柳湘华睁开了双眼,与平日里的战战兢兢相比,此刻的她,眼神是清澈见底的。

    她明白,她隐瞒这么久的事,没有必要继续隐瞒下去了。

    “对不起。”

    简单不过的三个字,却足以说明了一切。

    男人微张着唇瓣,感觉有什么卡在了喉咙里,上不去,也下不来。

    他的心情无疑是复杂的,他不知道,自己应该说些什么,他只是这样的看着她,良久都没有吱声。

    柳湘华用手肘支撑起身子,确实就如同他所猜测的那般,是啊,她没疯,从一开始她就没有发疯,所有的所有,都是一个假象,是她给予霍建国的一个假象。

    她也只能这么做,因为,当年摆在她面前的,就只有这么一个选择。

    她没有半点的退路。

    “如果我没有疯,二十多年前我就死了。”

    她这句话,不假。

    当年,霍建国跟柳湘兰搞上了,柳湘兰想要取代她的位置,一开始,那两个人是想要让她从这个世界上彻底消失的,唯有这样,才能干净利落,不会留下一点的痕迹。

    对柳湘兰来说,唯有她死了,她才能成为真正的“柳湘华”,这个世界上,唯一的“柳湘兰”。

    这样的事,她还是在一次无意间偷听到的,在那几天以后,在他们想要对她下手的时候,她就已经“发疯”了。

    她“疯”得恰到好处,“疯”得连谁都认不得,更别说是自己了。

    这无疑对霍建国和柳湘兰来说,是最好不过的,他们最开始的忌惮便是她的存在,如今,她忘记了自己是谁,那么,他们也就顺理成章的让柳湘兰成为了“柳湘华”,而在一番考虑以后,真正的柳湘华被关进了一个暗无天日的地方,用他们的话说是,从此以后,柳湘兰就是“柳湘华”,仅此一个的“柳湘华”。

    在那个地方的每一分每一秒,对她来说都是一个煎熬。

    或许是只有自己一个人,她总是会不自觉的想起很多,曾几何时,她会想到自己有一天变成这鬼模样?她就连自己的名字都失去了,更别说,她怀胎几个月生下来的孩子了。

    她眼睁睁的看着她的孩子喊另一个女人“妈妈”,而她,不过是一个见不得光的人,一个永远只能活在黑暗之中的人。

    如果让她选择重来,她绝对不会对霍建国付出一切,哪怕一点一滴,都不会。

    可这个世界上,没有那么多的如果。

    柳湘华抬起头,当年那么小的一个孩子,早就脱离记忆中的模样,变成了一个她几乎认不出来的样子。

    但是,他的轮廓,他的隐隐约约,她仍然记得。

    她甚至忘不了,时隔多年以后,他来到她面前的那一幕。

    天知道,相见不能相认对她来说到底有多痛苦。

    她蠕动着双唇,眼眶早就泛现了泪光。

    “我的孩子……你可以过来让我抱抱你吗?”

    霍向南往前几步,微微附身,柳湘华伸出手,将他紧紧抱住。

    眼泪,是再也忍不住泛滥成灾,天知道,这一个拥抱她到底等待了多久,期待了有多久,更甚的是,很多很多次曾经出现在她梦里。

    她还曾以为,自己这辈子都不能离开那个地方,这辈子都不能跟他这般亲近……

    柳湘华的声音哽咽,“孩子,这些年你受累了,都怪我,是我的不好,才让你经历了那么多的事情,如果……如果……”

    她没再继续说下去。

    男人阖上双眼,反手将她抱紧。

    这一个拥抱,不仅仅对她来说是久违了,对他来说,亦是如此。

    ……

    翌日,昊昊醒过来以后便跑到了病房来,看到柳湘华安好无恙的坐在病床上,哭着喊着要她抱抱。

    柳湘华知道他这是吓坏了,把他抱在怀里软声的安抚,昊昊拉着她的手,一个劲的对她说对不起,恐怕,是认为这件事他自己也有责任吧?

    “发疯”的事,就好像不曾存在过一样,大伙都默契的没再提起,又或许,终于“正常”了,对每个人来说都是最好不过的。

    事后,霍向南问过柳湘华,为什么要那么执着的一而再再而三的试图逃离东湖御景。

    旧时的事成了柳湘华的一个心结,她总怕自己呆在这里会连累霍向南,毕竟霍建国的能力她领教过,后来,还是霍向南一再保证,她才没再坚持要离开。

    她也从霍向南的口中听说了霍建国如今半身不遂的事,只是,被关了二十几年,她对霍建国的爱早就磨灭了,或许,这也是理所当然的事,若是被那般对待以后还死心塌地的去爱,那么,当真就是一个彻底的疯子了。

    男人并没有就柳湘华没疯的事公布出去,于他而言,他从来不会刻意去说些什么,交代些什么,只是,柳湘华却有一个疑惑,始终没能得到答案。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