顺兴佳益书院目录

限时婚约 第二百八十二章 霍建国的求助

时间:2018-04-03作者:爱吃肉的妖菁

    ,精彩小说免费!

    最近这段日子,霍向南都是能在家的话就尽量在家。

    柳湘华似乎是对这个家觉得陌生,时常趁着佣人不注意就想偷偷跑出去,若不是被管家及时发现,后果当真是不堪设想。

    为此,他是烦恼不已。

    柳湘华早就对任何人充满了戒备心,自然也包括他在内,其实这也难怪,毕竟,用蒋厉的话来说,柳湘华现在的神志不清醒,再加上过去的那么多年一直被困在那样的地方,变成现在这样,也是在所难免的。

    今天,她又逃出去了,还好,还没出小区门口就被找着了。

    房间内,柳湘华表情呆滞地坐在角落的地上,一声不吭的垂着头,也不知道在想些什么,边上,男人瞥了她一眼,心情有些复杂。

    他在想,如果母亲没有经历过那一些,是不是就代表着,如今的她会是安好无恙?

    昊昊坐在床上踢腾着双腿,他的眼睛一眨一眨的,好奇的在打量着柳湘华,柳湘华住进这东湖御景已经有几个月的时间了,他也时常会过来找她玩闹。

    他向来是人小鬼大的,自小也比别的孩子聪明一些,他看见霍向南的手机响了,他便咧开嘴对他一笑。

    “爸爸,你去忙吧,我可以在这里陪着奶奶。”

    男人瞥了他一眼,随后才望向闪烁不断的手机屏幕。

    那屏幕上显示的号码,让他的眉头一蹙,他吩咐了管家一声,就拿着手机出了房间。

    他边往楼下走,边按下接听键。

    他还未说话,电话那一头便传来了霍建国的声音。

    也不知道他究竟说了些什么,男人的唇角勾起了一抹冷笑。

    “你的事,凭什么让我帮忙?我那一天跟你说的话,难不成你忘记了?”

    霍建国又怎么可能会忘记?如果不是到了迫不得已的地步,他又怎么可能会给他打这一通电话?

    在这之前,他是在医院住了差不多两个月,好不容易回到家了,被迫接受自己半身瘫痪的事实不说,如今,唐家竟然闹上门来,说什么唐玉怀了他的孩子,要他负责任。

    当时,柳湘兰就在边上,听到那些话,脸是彻底黑了。

    这就好比那天晚上所发生的事被彻底揭穿,就连半点遮掩都会显得徒然无功。

    那晚的事,他们几人之间都清楚得很,套是为霍向南而下的,目的,不过是为了让唐玉爬上霍向南的床,然后,霍向南就不得不接受唐玉,娶唐玉为妻。

    怎么都没想到,后面是完全变了样。

    本来以为什么事情都解决了,结果,唐玉怀孕了,这怀的,还是他的孩子。

    这种事情让他改如何是好?

    而他这一通电话的用意,霍向南又怎么可能会不知道?

    “如果你是想让我代替你娶了她,那么,我估计要让你失望了。”

    他走到落地窗前,窗外,那阳光铺天盖地的照射进来,洒了满满的一地,有些披洒在他肩膀上,化出了一道道的光圈。

    他眯着眼,声音没有半点的温度。

    “跟她搞上的人是你,她肚子里的孩子也是你的,没有理由让我代替你娶了她。你以前的那些破事还少么?你过去搞大了多少女人的肚子,难道还要我提醒你么?你不是说唐家是得罪不起的吗?既然如此,那你就把婚给离了,然后把唐玉给娶了。”

    他顿了顿,又补上了一句。

    “不过,你和柳湘兰的那关系,应该不用特地去办理什么离婚才是。”

    那边,霍建国沉默了一下。

    “向南,我知道你一直以来在怨恨着我,怨恨我背叛了你母亲娶了你的小姨,但是,我和你母亲并没有离婚,你小姨她……”

    “我当然知道。”

    他又怎么可能会不知道?

    就因为柳湘华和柳湘兰长得一模一样,所以,最开始霍建国和柳湘华登记结婚,之后柳湘兰变成柳湘华时,也没有特地去跟柳湘华办理离婚,而是直接让柳湘兰成为柳湘华,若是特地去办理所谓的离婚,反而容易被人发现。

    也是因为这个原因,后来才发生了柳湘华被锁在那样的一个地方足足二十几年。

    所以然,按道理说,霍建国和柳湘华应该仍然是夫妻关系才是。

    倘若霍建国是这么想的,那么,他大概是估算错误了。

    “我忘记告诉你了,在我把妈带出那个地方以后,我就代替他跟你切断了所有的关系,彻彻底底的,就算你现在带唐玉去民政局办理结婚,别人也不会告你重婚。”

    霍建国是真的没有想到他会把事情做得这么绝,就连一点回旋的余地都没有。

    “你……”

    男人抬起头,迎上那刺目的阳光。

    如果说,以前的他为了真正的柳湘华忍辱负重,那么现在,他无须再像以前那样处处顾虑,也无须去考虑别人。

    “我过去喊你爸,并不代表你在我心里就是我爸,即便我的身上流着你的血液,但如果可以,我宁愿我的身上没有跟你相似的血液,也没有你这样的一个父亲。”

    “究竟谁才是你的妻子,你自己清楚得很,你禁不住诱惑,用那样的方式驱赶你的妻子,你把一个人深爱你的女人不当作人看,那么,我又何必把你当作父亲来看?哪怕你当时把你的妻子赶出门,或者是离婚收场,也总比把她困在那样的一个鬼地方要好得多。你知道她现在变成什么样了吗?二十几年了,你有去看为你发了疯的她吗?你有什么资格折磨她?你凭什么折磨她?就因为她深爱着你?你就可以拿着她对你的爱来肆意伤害?”

    这些话,他憋在心里许久,可是为了柳湘华,他都不曾说出来过,天知道,过去的每一天他是如何迫切的想要把母亲从那个鬼地方带出来,让她过上人该过的生活。

    “我跟你断绝关系,不是一句玩笑话,从我离开那个家开始,我就只有一个母亲,至于你,对我来说只不过是一个徒有血缘关系的陌生人罢了。”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