顺兴佳益书院目录

限时婚约 第二百七十八章 看到你落魄成这样,我很高兴

时间:2018-03-30作者:爱吃肉的妖菁

    ,精彩小说免费!

    与三年多前相比,陆心瑶是变了很多。

    不仅仅是行为举行上,更多的,是样貌,如今的她明显比三年多前苍老了许多,脸上挂着再浓重的妆容都遮掩不了她眼角的那鱼尾纹,她的身上穿着这夜总会发下来的超短迷你裙,胸口那里开得很低,只要微微俯身就能看到里面的春光。

    如果是三年前的她,绝对不会穿着这样,更不会待在这种地方。

    最甚是,不会对方才那些醉鬼阿谀奉承。

    这根本就不像她。

    记忆中的陆心瑶,是颐指气使的,跋扈自恣的,她从来不在乎别人的想法,也从来不在乎别人的死活,对她来说,她是一个以自我为中心的人,她身边的人,都必须围着她打转,按照她的意思去做每一件事,何曾像现在,需要对人俯首称臣,还得故意讨好?

    秦桑是真的觉得,难免有些唏嘘。

    那厢,陆心瑶在看见她时,一时之间还没能回过神来,似乎,是没想到会在这里碰到她。

    应该说,是没想到还会碰到她。

    她很快就回过神来想要离开,大概,是觉得这一刻的自己狼狈不堪。

    见状,秦桑连忙过来挡在了她的面前,不让她离开。

    陆心瑶拿着托盘杵在那,有些无措,她的脸色隐隐有些苍白,她在这个地方工作不是一天两天的时间了,一直都没碰到熟人,不料,这碰到的第一个熟人竟然会是自己最不想看到的人。

    她当年不是离开了俞城么?怎么又回来了?

    她是什么时候回来的?又为什么会到这个地方来?

    陆心瑶的心里有无数个疑问,如果换着是以前的她,绝对不会像现在这样低着头一声不吭只想尽快逃离,因为以前的她根本无须顾忌别人的目光。可是现在,经过了那些年,岁月早就磨平了她身上的锐利,如今的她,就如同被扒光了刺的刺猬,完全没有一丝的安全感。

    甚至,她还想尽快离开这个地方。

    她越是这样,秦桑便越是不想让她离开,她是真的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她认识陆心瑶那么久,从来都没有见过这般模样的她。当年她离开前,陆心瑶不是仍然在霍向南的身边吗?那个男人,怎么可能会允许自己重要的青梅竹马沦落到这种地方来?

    她真的想不通。

    “你为什么会在这?”

    她的话,陆心瑶没有回答,她只是耸拉着脑袋,去逃避她的问题。

    秦桑看着她的模样,不由得想起了三年多前。

    那时候,霍向南和陆心瑶之间肯定是发生了什么事,她不懂,旧时霍向南为了这个女人,一再的偏袒,秦振时的事,沈翎的事……那些事,她至今仍然没有忘记。

    不过,她也隐隐能猜到一些。

    “霍向南不要你了?”

    也不知道是她话中的哪个字刺痛了她的心,陆心瑶猛地抬起头,那张化着浓妆的脸,开始愤怒得扭曲了起来。

    “是啊,霍向南不要我了,看到我这样,你是不是很高兴?”

    不等她回话,她便继续往下说。

    “秦桑,你不要以为我不知道你在想些什么,你现在肯定高兴坏了,我如此落魄,就是你一直以来期待着的事吧?”

    这些年憋在心里的话,似乎,在见到她的一瞬,忍不住全盘皆出。

    “你不要得意,就算霍向南不要我了,也不代表他会要你!你也别忘了,当初他就是为了我才不要你的!你不可能回到他的身边,这一辈子都不可能!”

    她吼了老半晌,才发现她一直缄默着,连一句话都没有说出来。

    陆心瑶的手攥成了拳头,从以前开始就是这样,秦桑这一副毫不在意的模样总能成功的把她给激怒,她凭什么这么淡定?她凭什么得到她想要的一切?

    秦桑的脸上没有半点的表情,陆心瑶的话,她都听见了,可是,她所说的,她从未想过。

    “陆心瑶,你是不是有被害幻想症?”

    陆心瑶的身子猛地一顿,她看着她,很是淡漠。

    “我承认,跟三年多前相同的是,我依旧恨你,毕竟我爸的死,还有沈翎的死都与你有关,这是我唯一无法释怀的事,可其他的事,我早就释怀了。就算不可能回到霍向南的身边那又怎么样?我不稀罕,稀罕的那个人,从来都不是我。”

    就算是过去了三年多,她仍然痛恨着面前的这个女人,明明秦振时就是她撞死的,可她却成功脱罪,这一切,归功于那个男人,还有沈翎的事,沈翎向陆家报复,源于陆鑫严旧时所做的一切,如果没有当初陆鑫严所做的那一切,沈翎又怎么会走到那一步?

    可这个女人,从来都不会去想这一些,从来都只会认为自己是最可怜的那个人。

    “还有一件事,你说对了。”

    她顿了顿,嘴角勾起了一抹讥讽的弧度。

    “看到你落魄成这样,我很高兴,打心底觉得高兴坏了,如果恨能让一个人去死,那么,你在我这里已经死了千次万次了!”

    陆心瑶听到她的话,脸色白得吓人,也不知道是什么勾起了她的记忆,秦桑不想理会这一些,她大步的越过她离开,对她来说,她没有这个空闲在这跟她聚旧,更何况,她和她也不是那样友好的关系。

    只是会在这里碰见陆心瑶,当真是出乎意料之外,除此以后,再无其他。

    望着她离开的方向,陆心瑶久久没有收回目光。

    三年多后的相遇,她和她,都不再一样。

    秦桑依旧光鲜艳丽,而她,落魄到了惨不忍睹的地步。

    这样的对比,让她心底的恨意慢慢滋生。

    她想起了沈翎,想起了她的爸妈,如果不是因为秦桑,那么,她现在依旧是陆家的大小姐,高高在上,没人敢惹她敢怼她。

    还有霍向南,如果不是因为秦桑,霍向南又怎么可能会她置之不理?

    她越想越气愤,一种憋在心里无处发泄的感觉让她难受死了,她不知道自己现在还有什么资本跟她去斗,但如果可以,她是绝对不会轻易放过她的。

    新仇旧恨,即便过去了三年多,也该清算清算的。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