顺兴佳益书院目录

限时婚约 第二百七十六章 我似乎,看见了你爸

时间:2018-03-28作者:爱吃肉的妖菁

    接下来的好一段日子,豆豆都在服用药物,虽说小孩子都是不爱吃药的,可是豆豆倒是成了一个例外,他似乎也知道自己有病,也知道妈妈是为了让自己快些康复,所以,每次吃药都特别乖巧,没有哭闹没有闹腾。

    这让秦桑是松了一口气。

    每半个月她都会带孩子到同锐去复诊,即便成效没那么快,但她坚信,豆豆迟早有一天能够像普通的小孩那样康复起来的。

    一个月以后。

    同锐医院内,她如同以往一样开诊,当她接待完最后一名病患后抬起头,竟然瞥见了一抹颇为熟悉的身影。

    秦桑一愣,随后立即站起了身。

    “伯父?”

    许雷站在门边,笑着睨向了她。

    说起来,两人还当真许久没见,若不是几年前的那场合作,估摸秦桑还不知道有他这么一个人的存在。

    也难怪,秦振时生前对这个女儿是宝贝得很,不轻易让别人见她,虽说秦振时每每都想让他和她相见,可时间总是凑不到一起。

    秦桑是真的觉得意外,离开俞城的这些年,她跟许雷是没有断过联系的,自然而然,她回来俞城这事,许雷是知道的。

    只是没想到,他会找到医院来。

    似是看穿了她的疑惑,他笑了笑。

    “我是去问了樊轻舟,他告诉我你现在在这医院工作。”

    如此一来,便也清楚了。

    秦桑点了点头,西岭制药这些年她都交给樊轻舟管理,樊轻舟是一个人才,把公司管理得很好,每年的利润都是客观了,不曾出现过问题,她便也放心全权交给他了。

    “伯父,你到这来找我,是有什么要紧事吗?”

    许雷点了点头,看了眼腕表。

    “你也快下班了吧?既然这样,我们找个地方边吃饭边聊。”

    听见他的话,秦桑没有拒绝。

    两人定了个地方,许雷就离开了,秦桑看时间差不多,便开始着手收拾桌面上的东西。

    定下的地方是一家川菜馆,许雷要了一个包房,她到的时候,许雷已经在了。

    见她终于到了,许雷便对她招了招手,示意她坐下,她走过去拉开椅子坐下,他递给她菜单,让她点菜。

    她对吃的要求不高,推托了下把菜单还给他,见状,许雷便找来侍应随意的点了几样。

    很快的,点的菜都一一送了上来,秦桑拿起筷子吃了一口,不会太辣,却也恰恰好。

    随意吃了几口,许雷放下筷子,抬眸望向了她。

    “秦桑,西岭这些年还不错吧?”

    她颔首。

    “找回来的管理很好,甚至比我自己管理的时候还要好。”

    她顿了顿,随后才继续往下说。

    “对了,伯父,你这次找我,是怎么了?”

    闻言,许雷叹了一口气。

    “其实我也不知道该怎么开口,这事我憋了挺久的了,一直犹豫着要不要跟你说,可是在我犹豫的时候,我又无意间看到了,所以,才找到了你。”

    秦桑是越听越糊涂。

    “无意间看到了?伯父,你看到了谁?”

    “你爸。”

    这两个字一出,她整个人是怔在了那里,良久都没能回过神来。

    许雷看到了秦振时?这怎么可能?

    秦振时……已经去世好几年了啊!

    许雷自然知道她的想法,他再叹了一口气,似乎,连他自己也在纠结。

    “我也不是没有想过是不是我眼花了还是怎么了,第一次无意间看到的时候,我真的以为是我看错了,所以,我才没有告诉你,可是上个月月中的时候,我到旗下公司去巡查,坐在车上的时候碰巧往窗外看着,这一看,隐约又看到了一个跟你爸长得很相似的人,只是不同的是,他当时坐着轮椅。当我喊司机停下车,我回过头想要去找的时候,已经是找不到了。”

    “我知道,你爸坐在四年前已经去世了,我甚至在想,我是不是疯了,可是一而再再而三的看见,我不由得在想……”

    秦桑咬着下唇,那放在桌子上的手紧攥成了拳头。

    “不可能的,我爸他……已经去世了,他已经不在了,他……去世的时候,我就在他的身边,我亲眼看着他的心跳慢慢成了一条没有起伏的直线,就连身体也慢慢变成了冰冷。”

    是啊,那都是她亲眼看到的,她亲眼看到秦振时在她面前死去,这也便成了她的一块心病,让她至今都无法重新拾起手术刀的原因。

    因为每一次当她拾起手术刀,她都会忍不住想起当时的一幕。

    她放不下,真的放不下。

    许雷蹙着眉头,声音有些低沉。

    “我知道,我通通都知道……可是秦桑,哪怕是离谱也好,我真的不禁在想,是不是你爸……他还活着。”

    这种事,怎么可能?

    四年了,整整四年了,如果秦振时还活着,那么,他为什么不出现?为什么不找她?他们的家仍然没有改变过,就连佣人都还在,如果他还活着,他肯定会回来找她的,他不会丢下她一个人的,不是么?

    秦桑没有说话,这样荒谬的事,她是怎么都不敢去相信,毕竟已经过去那么多年了,如果当真还活着,秦振时早就出现了,也不会等到现在,更何况,她当时是亲眼看着秦振时在她面前死去了,更不可能出现什么死而复生的事情来。

    吃过饭,两人走出了川菜馆,夜色逐渐笼罩住了这片城市,许雷转过头看着她,表情有些悲伤。

    “秦桑,或许是伯父多事了,我只是想要跟你说一说,虽然我自己都觉得这种事太过可笑,大概,在我的潜意识里,仍然希望他还在吧?你也别往心里去,就当今天聚一聚,就算了。”

    秦桑张了张嘴,似乎是想要说些什么,但到底,那些话还是没能说出口,最后的最后,她只能轻声的“嗯”了一句。

    她看着许雷的车慢慢开远,这才走向自己的车,只是坐进驾驶座后,她也没有立即驱车离开。

    狭仄的车厢内,难免有些闷热,她的手放在方向盘上,思绪稍稍有些飘远,她不由得想起了当年的事。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