顺兴佳益书院目录

限时婚约 第二百七十四章 他是那种善于隐藏的人

时间:2018-03-25作者:爱吃肉的妖菁

    ,!

    男人见她沉默了下来,正觉得疑惑,就在这个时候,她垂下眼帘,手轻轻的扯了一下他的衣袖。

    “今天晚上,我可以在你房间睡吗?”

    这样的话,如同一道闷雷,“轰隆”的一下劈在了他的身上。

    好半晌,简珩都没能反应过来。

    他……他听见了什么?

    天知道,这句话他到底等待了有多久,又盼了有多久。

    他一直都没有说话,秦桑本来心情就有些忐忑,此时是更加忐忑了,忍不住抬起头望向了他。

    “简珩……”

    然而,她的话还没说出来,就被他灼热的目光给吓到。

    她还是第一次,看见他用这样的目光看着她。

    那深如瀚海的黑眸中,有着浓重的颜色,她已经不是一个孝子了,自然知道这颜色到底代表着什么,她告诉自己,不要胆怯,她和他是夫妻,既然是夫妻,有一些事情是迟早的事,都过去三年的时间了,她不能继续这样原地踏步下去,因为,她不会有一点进步的。

    若是想要往前,她就必须跨出这一步。

    秦桑张了张嘴,本来想要说些什么,但到底,还是没能说出来,只能重新低下头来,脸颊开始变得滚烫无比。

    天知道,要她说出那样的话来,到底需要多大的勇气。

    两人之间的气氛慢慢开始变了样,也不知道究竟过了有多久,男人才终于开口。

    在这之前,秦桑本以为他会顺势答应下来,让两人的关系再进一步,没想,他却是笑了笑,伸出手捏了一把她的脸蛋。

    “你有这个心,就够了。”

    她愣住,好半晌才明白过来,脸是变得更红了。

    她不知道他为什么会拒绝,可潜意识里,她也暗地里松了一口气,本想问出口,到底,还是选择闭上了嘴。

    他牵起了她的手,抬步往她的房间而去,随后,他在门口的地方顿住了步伐。

    “快进去睡觉吧,已经很晚了。”

    他深怕她胡思乱想,又补了句。

    “我不是不想……而是我明白,有些事情急不来,我们还有一辈子的时间可以慢慢来,所以,等所有事情都解决了,我们安稳下来了,我们再给豆豆添个弟弟或者妹妹,好不好?”

    闻言,她红着脸点了点头,轻声的答了一句“好”。

    简珩看着她进去以后,这才回到自己的房间,当房门阖上,他的后背靠着门板,长长的吁了一口气。

    他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拒绝,就如同他所说的那般,他不是不想要,毕竟他是一个男人,自从跟她在一起以后,他就没碰过女人,他也不是对她没感觉,他对她是喜欢的,不然的话,当初也不会一直在她的身边打转。

    只是,他没告诉她,他和她之间隔着一些什么,而这些东西,是她不能知道的。

    他阖了阖眼,感觉鬓角的地方有些发疼,与其说秦桑还没彻底接受他,还不如说,他尚且没能放下某些事情,大概,当真等到所有事情都解决了,他才能好好的跟她在一起吧?

    可他也不知道,当所有的事情都解决了,他和她……是否还会有那样的一个未来。

    这些,都是后话了。

    ……

    第二天下午,他和秦桑吃过午饭以后,就带着豆豆前往同锐医院。

    因为事前给蒋厉打过电话,因此,对于他们的出现,蒋厉并没有觉得意外。

    豆豆虽然已经快四岁了,可还是有些怕生,看见蒋厉的时候难免害怕,抱着妈妈的脖子怎么都不肯松开。

    蒋厉仔细给孩子做了一系列的检查,结果很快就出来了。

    他看了眼相关的检查报告,眉头越蹙越紧,旁边,秦桑见状,不由得担忧了起来。

    半晌以后,蒋厉才放下手中的检查报告望向了她。

    “孩子的情况有些不太乐观,他这样的年纪的其他孩子,早就会说话了,而且还是吐词清楚的那种,可这孩子说起话来不算太清楚,按照检查的结果可以看出,他的智商有些退化,唯独这个问题很难解决,其他的关于身体方面的问题,尚且能通过吃药来让他恢复健康。”

    秦桑咬着下唇,智商退化到底意味着什么,她不可能会不知道,只是,她也已经觉得满足了,孩子能够健康成长,其他的问题都不是问题。

    就算他比同龄人要笨一些,就算他比同龄人要动作迟缓,这些都是没关系的,豆豆是她的孩子,她怀胎几月才好不容易生下来的孩子,他的这一生,她都不会放弃。

    其实,这已经是最好的结果了。

    简珩自然也明白这个道理,低声对蒋厉道谢,蒋厉摆了摆手,示意这是分本的事情。

    “对了,”他想起了什么,“你就是秦桑的丈夫吧?”

    简珩点头,他摸着自个儿的下巴,也不知道在想些什么,一会儿以后,他开了些药,说是给孩子服用的。

    秦桑接过药单就想去取,简珩按住了她。

    “你在这陪着豆豆吧,我去拿就可以了。”

    秦桑也没有勉强,男人推开门走了出去,很快的,身影便消失在门边。

    等到他不在了,蒋厉突然蹦出了一句:“你这个丈夫,不是什么好人啊!”

    听见他的话,她难免有些诧异。

    深怕她听不懂,蒋厉顿了顿,就继续往下说。

    “我的老丈人生前对面相很有研究,所以,我也跟着会一些,你这个丈夫,看面相就知道不是什么善人,而且,还是那种善于隐藏的人,虽然他长得还算不错,可我也能看出,他曾经的经历并不太安稳,甚至,亲人缘很薄,估计年幼时,家人就不在了,只剩下他一个人。”

    “你也别怪我直言,我跟你相处得还不错,挺喜欢你这个女娃儿,就跟你提个醒,让你自个儿多留个心眼,凡事不要全信。”

    蒋厉的这番话,初听时她是有些不悦的,但是听到后面,他说到简珩亲人缘很薄,她的心不由得一惊,毕竟,就她所知,简珩的确没有亲人,他只曾经提过他有一个母亲,可在他年幼时就已经去世了,唯独剩下他一个人。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