顺兴佳益书院目录

限时婚约 第二百五十三章 最猝不及防的重逢

时间:2018-02-10作者:爱吃肉的妖菁

    ,!

    她不再拥有一丝一点的希望。

    她从来都不知道,在那以后,她曾经去找过霍向南,她更不知道,原来,这三年不仅她不好过,就连她,也不好过。

    秦桑伸出手,帮她抹掉脸上的泪。

    这小妮子就是这样,明明在说别人的事,首先哭的人,却是她。

    “你乖乖呆在这,我去打个电话。”

    虽然已经有几分醉意,但她现在还算清醒,所以,她到外面给安易,让他过来把蒋衾衾接回去。

    电话中,安易说会立刻过来,在这之前拜托她好生照顾,她应了声,这才重新走回包厢。

    只是怎么都没想到,才刚一走进去,就看见蒋衾衾这货又不知道什么时候抱着酒瓶在一个劲的灌酒。

    她吓了一跳,连忙跑过去把酒瓶抢过来,蒋衾衾不依,想要抢回去,秦桑没了办法,唯有一仰头,把酒瓶里仅有的一些酒一滴不剩的喝进了自己的肚子里。

    她喝得有些急,到了最后,禁不住咳嗽了几声。

    蒋衾衾杵在那,好像没料到她会这么做,秦桑把空酒瓶丢到一边,将她按坐在沙发上。

    “酒我已经喝光了,没得喝了,你乖乖坐在这,一会安易过来接你回家。”

    蒋衾衾歪着头看着她。

    “回到家有酒喝吗?”

    “有有有,家里有很多酒,让你泡在酒缸里都可以。”

    听到有酒喝,蒋衾衾这才总算是暂时安静了下来,见状,秦桑在她旁边坐下,然而,神经仍然不敢稍作放松。

    毕竟,这小妮子太能闹了,她刚刚走开打一个电话的工夫,她就抱着酒瓶在灌酒了,要是她放松警惕,保不准她又会干出些什么傻事来。

    安易来得很快,才不过二十多分钟,他就推开门风尘仆仆的赶了过来。

    蒋衾衾见到他,伸出手去非要抱着他的脖子撒娇,安易没了办法,但是脸上却满是宠溺的神色。

    秦桑让他赶紧把蒋衾衾带回去,安易斜睨向她。

    “我也顺道送你回去吧?”

    听见他的话,秦桑连忙挥了挥手。

    “你们先走吧,我还想再坐一会儿,别担心,我喝得不多,不像衾衾那么醉。”

    其实,这都是借口,她怎么可能不知道安易的家跟她家是完全相反的两个反向?若是要他送她回去,那样也太过麻烦了。

    在他临走前,她特地叮嘱了几声,让他记得给蒋衾衾喝一些解酒汤,不然明天早晨她起来肯定会头疼,安易点了点头,这才带着又开始发酒疯的蒋衾衾离开包厢。

    当他们离开以后,偌大的包厢内就只剩下她一个人。

    她坐在那里,大屏幕上还在轮番播放着歌曲,因为之前蒋衾衾取消了原唱,此时此刻只有那音乐背景在不断地回荡耳边。

    她的身子微微向后靠,刚才是真的喝得太急了,若不是因为要等着安易过来,她恐怕早就跨了,如今安易过来把蒋衾衾接走,她的神经也总算是松懈下来,这一松懈,醉意便顷刻上了头。

    抬起头揉了揉发疼的额头,其实她大可以打一通电话,把简珩叫过来接她,但是,她知道简珩刚回来俞城不久,手头上还有很多的工作要处理,昨天跟她吃饭,他已经说了他只睡了几个钟头,还是直接宿在了医院里,可想而知他到底有多忙了。

    她不想拿这种事来麻烦他,她单纯的认为,只要等到她休息一会儿就好。

    等一下,她就自己回家,回家的路她还是认得的。

    秦桑是真的这么觉得的。

    然而,当她坐了半晌,却觉得脑子越来越晕,那感觉就好像天旋地转一样,她的眉头蹙得死紧,难受极了。

    她咬着牙关,看来,是最后的那点酒惹的祸,可是她是真的没有办法啊,若是她不喝,蒋衾衾是肯定会抢着喝的,那小妮子已经醉成那样了,再喝下去可不得了。

    秦桑努力地站起身,身形有些摇椅晃的,就连眼前的视线也开始模糊不清。

    她努力地想要让自己看到前面的路,好不容易出了包厢,她扶着墙继续往前走,那耳边不断回荡的重金属音乐震耳欲聋,让她的头感觉更疼了些。

    整个世界好像都在天旋地转,在途中她也不知道自己究竟撞到了多少人,也不知道怎么回事,自己便眼前一暗,彻底失去了意识。

    ……

    神志,在浮浮沉沉。

    秦桑不知道自己究竟昏睡了有多久。

    当她睁开双眼,首先印入眼帘的是白花花的天花板,她先是茫然了一下,试图动动手脚,却发现酸疼得很。

    阳光透过落地玻璃窗照射了进来,撒了满满的一地。

    她抬眸环视了一周,这才发现自己在一间房间内,这房间,怎么看都有点像酒店里的房间。

    难不成,她被人送到这种地方来了?

    对于昨晚的记忆,是模糊的,她怎么都想不到那之后到底发生了什么事,就连自己为什么会在这里都不知道。

    使了全身的劲,她才总算是坐起身来,她微微蹙起了眉头,这酒店的摆设看上去有些昂贵,也就是说,这酒店房间一晚的价格不会低。

    究竟是谁?她又怎么会到这个地方来?

    她刚刚看了一眼,自己全身只穿着内衣裤,外衣是彻底没了影子,她难免有些担忧,她害怕的事……没有发生吧?

    秦桑的心情是忐忑不安的,正想得出神,浴室的方向传来了声音。

    她仔细听着,这才发现是水声。

    就在这个时候,那水声赫然止住,她几乎屏住了呼吸,拉进自己身上的被子,满眼警惕的看着那个方向。

    不一会儿,有人从那里面往外推门,秦桑想过很多种可能,但是,怎么都想不到,这一刻出现在她面前的,会是他。

    这一个,她根本不想再碰见的男人。

    秦桑的脸色有些苍白,她愣神的看着那张熟悉到不能再熟悉的脸,有那么的一瞬间,她以为是自己看错了。

    可是,她没看错,真的是他,霍向南。

    霍向南从浴室里走出来,他的身上穿着一件白色的浴袍,头发还有些微湿,但很显然在浴室里已经稍微吹过了,他抬眸往这边瞥了一眼,看见她醒了坐在床上,也没有觉得惊讶。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