顺兴佳益书院目录

限时婚约 第二百五十二章 她在往前走,他却在原地踏步

时间:2018-02-10作者:爱吃肉的妖菁

    ,!

    霍向南沉默了下来。

    那些烟雾弥漫氤氲住了他眼前的视线,他眯着眼,也不知道究竟在想些什么,那眸光浓郁得犹如幽潭般深不见底。

    那厢,冼奕仍然不肯罢休。

    “来来来,给我说说?你是不是还在意那个人?”

    他回过神来,淡淡地斜睨了他一眼,那眼神中带着几分说不出的危险。

    冼奕自然是知道他的脾气的,但是那过分的好奇心充斥着他的心房,让他无论如何都想要知道。

    所以,他顿了顿,又靠近了些。

    “你和那个人已经分开三年了,三年的时间,很多事情都能改变的,更何况,在当年你就已经明白你和她之间再也没有任何的可能了。既然如此,你现在这么做,又是何必呢?难不成,你就打算继续这样下去,然后一辈子?”

    他静默的等待着,本来以为,他能够等到他的答案。

    没想,男人放在腿上的手轻敲,随后,自沙发上站起身来。

    “我知道。”

    他丢下这一句莫名其妙的话,便抬步往出口的方向走去。

    冼奕愣在那许久,才总算是明白他的意思。

    他坐在那,看着他的身影消失在门边,他到底还是摇了摇头,叹了一口气。

    有时候,他真的不懂霍向南到底在想些什么,明明,那一切都是他想要的结果,最终却是他始终没有办法走出来。他既然知道他所说的都是事实,那为什么,还要以自身为中心,然后给自己画下一个牢笼呢?

    大概,他走不出来,也不想走出来吧?

    冼奕也没有再去多说些什么,这是他自个儿的事,他不能过多的插手。

    ……

    另一个包厢内,一首“说散就散”始终回荡在耳边。

    秦桑坐在那,看着蒋衾衾拿着麦克风唱得正是欢快,明明,这首歌是略悲伤的类型,偏偏到了她的嘴边,却唱出了一种滑稽欢乐。

    她嘴边的笑带着几分无奈,她抬起头,看着大屏幕上歌词与背景不断闪过,思绪渐渐有些飘远。

    这是一部电影的歌曲,这电影,她曾经看过,也算是前段时间较会火热的电影,而它火热的原因,似乎,是因为每一个看过这电影的人,都会想起前任,然后引发各种的事情。

    其实,不得不说,这电影很多的一幕幕都很贴近生活,几乎是每一个普通人身上都曾经发生过的。大概,也是因为这个原因,所以才会被很多人认为这电影戳心了吧?

    那一个背对天涯的前任,那一些年那一些共同的记忆,当然,还有那最后的争吵与受伤。

    好像每一个人在爱里都曾经是奋不顾身的,以为会天长地久,终究在日渐的岁月里,一点一滴都能成为心碎的理由,然后,便是在不断受伤中自我折磨。

    就连她,也试过。

    不得不说,她在看这电影的时候,或许也想起过那一个不该想起的人,但是,她不像那些人,在看完电影以后回想起了那些遗憾,想要弥补遗憾,想要……重新开始。

    她没有那个勇气,也没了最初的那份心动。

    就算重新开始那又怎么样?一时的感动,怎么都遮挡不住那曾经受过无数次伤痛的疤痕,纵使已经结疤,却并不代表不存存在。

    不过,是再重复一次当初的受伤罢了。

    她想要的,是不断前进,而不是回首过去,沉溺过去。

    因此,看完这电影,她更多的是感慨,或许会想起,但是想起以后,她只会更加真心现在好不容易得来的生活。

    她想,这就是区别吧?对于过去的那一段刻骨铭心,她是真的放下了。

    一曲过后,蒋衾衾把麦克风放下,扭过头来看着她。

    ‘你怎么就坐在这?来来来,我们来喝酒!’

    蒋衾衾已经喝嗨了,整个人都在亢奋的情况下,其实,也难怪,毕竟一瓶的酒都喝得快见底了,虽然兑了绿茶,但浓度还是颇高的。

    秦桑伸出手,把她手里的酒杯放下。

    “你都已经喝酒了,就别喝了。”

    “不嘛不嘛,我高兴嘛!”

    蒋衾衾凑过来,这小妮子每次喝醉了,都是特喜欢撒娇的。

    “桑桑,你不会知道我有多高兴你能回来。”

    她靠着她的肩膀,很多的话似乎只有喝醉了,才能用轻快的语气说出来。

    “你当年离开俞城,我是真的很舍不得,我多想开口跟你说,让你不要走,留在这里。但是我知道我不可以那么做,我知道你为什么会想要离开,豆豆的病情是其中的一个原因,还有另一个原因,是因为霍向南。”

    “他当年伤你伤得那么深,真的太深太深了,你爱他爱了好多年,为的不就是跟他永远在一起么?可结果呢?他根本就没爱过你,更没有把你放在心上,他的眼里心里都只有一个陆心瑶。如果他爱过你,哪怕是一分钟一秒钟,他也不可能那样对你……”

    秦桑张了张嘴,想要让她停下来,但是她开了话匣子,是怎么都停不下来了。

    “你不知道,后来你从那个地方出来,我去找了他,把他骂了一顿,让他不要再见你,也不要再来打搅你的生活。我真的真的好生气,他凭什么那样对你啊?他为什么要仗着你爱他就伤害你?他以为他是谁?如果你不爱他,那么他什么都不是!”

    “只有离开了俞城,离开这个有霍向南的城市,你才能快乐起来吧?我当时,是这么想的。三年了,已经过去三年了,你现在回来了,我很高兴,可是我也好担心,你和他始终会碰见,我好怕你碰到他,会想起以前的那些事,我好怕你会因为三年前的事再受一次伤,那样的话,我真的会去找他拼命的……”

    蒋衾衾唠唠叨叨的说了很多,她静静的听着,听到最后,眼角难免有些湿润。

    她和蒋衾衾是多年的好友,也只有她,才会懂她,或许就是因为这份懂,很多的话根本无须说出口,彼此就能知道。

    当年的那些事以后,她什么都不说,把所有的情绪都隐藏了起来,埋在心底,不是因为她释怀,也不是因为她仁慈,是因为,她死心了,彻底死绝了心。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