顺兴佳益书院目录

限时婚约 第二百四十八章 那个男人,要订婚了

时间:2018-02-07作者:爱吃肉的妖菁

    ,!

    他在说这一番话的时候,是一脸的委屈。

    秦桑只觉得好笑,她托着腮帮子看着他,也不吭声,时间一分一秒过去,倒是他先觉得不好意思了。

    他清咳了几声,试图缓解这种气氛。

    “对了,你明天应该没什么事吧?我们明天一起去看看新的楼盘?”

    他在这俞城中不是没有房子,只是他觉得,如果是住他以前住的那房子,似乎有些不妥,其他的房子想来也不太好,所以然,他便决定要去重新买一处。

    只是听见他的话,她微微蹙起了眉头。

    “明天吗?”

    简珩点头,斜睨了她一眼。

    “你有事?”

    秦桑犹豫了下,到底还是说了出来。

    “我明天要到同锐去面试。”

    简珩面露诧异,虽然,在这之前她就曾经对他说过,但是在这一件事情上,他是不赞同的。

    “我不是让你别到同锐去的么?我知道你想做什么,可根本就没有必要到那医院去,你在祥和工作,也是一样的,不是吗?”

    这怎么一样?

    秦桑咬着下唇,她知道他之所以反对,是因为直到现在,他仍然摸不清同锐的底,说来也真是奇怪,不管是三年前还是三年后,同锐幕后的老板到底是谁,没人知道。

    甚至,根本没有人见过那个人,更不知道那个人是男还是女。

    况且,她在祥和工作,那是他的地方,他可以对她多多照料,关于他的这点心思,她还是清楚的。

    可是她不想这样,就算她不到同锐去,其实,她也不会回到祥和工作,毕竟按照她现在和他的关系,在祥和也不太方便,说不定还会落下闲话。

    那不是她想看到的局面。

    再说了,到同锐去,跟那个蒋厉也就更加接近了些,这样一来,便能更好说话了。

    然而,简珩却是抱着不一样的想法。

    “那个姓蒋的不就医生一个?他既然能待在同锐,我就不信他不能到祥和来,祥和也是俞城首屈一指的医院,不会比同锐逊色!”

    他顿了顿。

    “再不行,就给他一点钱?”

    秦桑摇了摇头。

    “这蒋厉是出了名的认真人,不会为了钱低头的,如果他是一点钱就能请来的,我早就去请了。”

    虽然她没有接触过蒋厉,但对于这个人还是有几分了解的。

    她都这么说了,但是简珩仍是有几分不情愿。

    秦桑可管不了这么多,豆豆快四岁了,相比其他的孩子,有些问题是显而易见的,她不希望豆豆会在别人的面前低人一等,所以,如果可以的话,她希望能快些让豆豆好起来。

    吃过饭后,简珩便驱车送她回秦宅。

    她的手放在门把上,正要把门推开,像是突然想到了什么,她扭过头望向了他。

    “你今天还要回公司么?”

    他“嗯”了一声,看出了她的担忧,伸出手摸了摸她的头。

    “你不用担心,我会注意休息的,你快进去吧,最近的天气越来越冷了,你要注意保暖,不要感冒了。”

    秦桑推开车门下车,看着那台车子渐渐驶远,直至消失在拐弯处了,她才转身走进屋内。

    没人知道,在角落里,一抹伫立许久的身影走了出来。

    他就站在路灯之下,那微黄的光把他的影子拉得老长,冷风吹过,把他的衣摆微微吹起。

    男人的目光投注在秦桑离去的方向,久久都没有收回。

    翌日。

    近些天的天气还算不错,不过毕竟要入冬了,气温难免还是会比平时还是低上几度。

    秦桑很早就起来了,豆豆还在睡,她到房间去看了一下,随后才走下二楼。

    佣人已然把早餐准备好,她简单吃过以后,便拿起旁边的报纸看了起来。

    似乎,从以前秦振时还在时开始,有一些习惯便一直都没有改变过,如同这报纸,以前,习惯在早餐时候看报纸的是秦振时,而如今,慢慢就变成了她。

    她随意的翻了几下,也没怎么留心去看,待她放下报纸拿起旁边的杂志,双眸不经意的一扫,当她瞥见今天的头条新闻时,不由得一怔。

    那杂志封面上赫然是一张格外熟悉的脸,她这一辈子都不可能会忘记的脸。

    那是霍向南。

    她本不想看,但那一字一句,还是闯进了她的眼。

    那个男人,要订婚了。

    而要跟他订婚的人,竟然是那个唐玉。

    关于这唐玉,她仅有几面之缘,特别,是在医院门口的时候,就是这唐玉把霍向南带走豆豆的目的告诉她。

    她当时还对唐玉承诺过,不会再跟霍向南有所关联。

    她是怎么都没想到,三年过去了,他到底还是跟唐玉订婚。

    现在是订婚,接下来,应该就是结婚了吧?

    这样一来,他和她的距离是越来越远了,当真是,一点可能性都没有了。

    秦桑的目光停在那张脸上,跟三年前相比,他是更添了几分成熟,杂志拍到的,是一张他抱着孩子的照片,孩子的五官理所当然打了马赛克,不过即便如此,她还是知道那就是陆心瑶的孩子,昊昊。

    她觉得疑惑,为什么霍向南不是跟陆心瑶订婚,而是跟唐玉?明明,陆心瑶是昊昊的孩子,不是么?既然他现在把昊昊当做自己的孩子一样抚养,那么不是应该跟孩子的母亲在一起,给孩子一个完整的家庭么?

    他跟唐玉订婚,那么陆心瑶呢?他要把陆心瑶放到哪个位置?

    情人?见不得光?

    越是往下想,便越是糊涂,秦桑摇了摇头,努力的挥去脑子里的那些繁芜的思绪,她不想管霍向南的事,她和霍向南已经过去了,那些曾经已经通通埋葬在三年前,如今的他,对她而言只是一个陌生人罢了。

    如此一想,她就把杂志放下来,将早餐吃完以后便站起身来,准备上楼去换身衣服。

    今天她要到同锐去面试,在这之前,她已经在网上投递了简历,也通过了,不过,她还是有些忐忑,毕竟已经好些年没有去面试工作了,难免有些紧张。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