顺兴佳益书院目录

限时婚约 第二百四十七章 走得干脆,不会再回头

时间:2018-02-07作者:爱吃肉的妖菁

    ,!

    蒋衾衾首先开了话匣子,吧啦吧啦的说个不停,更多的时候,秦桑都是静静聆听,她的嘴角始终带着笑,对她来说,这样的场景实在是难得,依稀之间,已经过去了三年之久。

    蒋衾衾说了很多,大多数都是关于这三年里俞城的变化,说到最后,她顿了顿,似是有些迟疑,但她犹豫了半晌,到底还是问了出口。

    “桑桑,对于过去的那些事,你……放下了吗?”

    秦桑一怔,这才明白她的意思。

    她笑了笑,那月光下微弱的光亮,让整间房间笼罩在一种说不出的氛围里。

    她平躺着,看着头顶上的天花板,其实,在这过去的三年里,她想得更多的,是她的孩子,至于其他的,竟是破天荒的没有想起过。

    譬如……那个男人。

    原本以为,在经历了那样的刻骨铭心以后,她是想忘都不可能忘得掉,偏偏,这三年里,她只是偶尔会想起,而她想起的时候,心情是格外的平静的。

    大概,她是放下了吧?毕竟在当年,她已经有了死心的理由,也决意彻底放弃了。

    “我很满足现在的生活,真的很满足,我不希望现在的生活有所改变。”

    蒋衾衾何其聪明,轻而易举就透彻了。

    她长叹了一口气,她不知道这样的结果到底是好还是坏,那个男人,她究竟爱了有多久,她不可能不知道,谁都没有想到会是那样的一个结局,只是,如今再提起那些点点滴滴,也未免太过可笑了。

    “这三年里,他一直未婚。”

    原以为她在听到这话以后会有所反应,没想,她仍然是浅浅的笑着。

    “是吗?”

    那语气的淡然,实在是教人诧异。

    不过,这样也好。

    蒋衾衾侧过身,望着她的脸。

    “桑桑,你别怪我突然提起那个人,因为,你现在回来俞城了,俞城就那么大,这圈子就那么大,终有一天,你会跟他再次碰见……我怕……”

    “你怕,我跟他旧情复燃么?”

    她也测过神来,对上了她的双眼。

    “这样的事,已经不可能了,现在他对我来说,只是一个熟悉的陌生人罢了,或许,就如同你所说的那样,偶尔的一天我会在大街上碰见他,但是,他再也没有办法在我的心里激起半点涟漪了。”

    蒋衾衾又怎么可能会懂那样的感觉?

    送她进地狱的人,偏偏是那个曾经带她上过天堂的人。那个男人,给过她甜蜜,给过她幸福,给过她希望,最后,就连彻骨的绝望也是他给予的,在爱时,她会奋不顾身,可当她不爱时,她也会断的干净,不留下一丝丝的可能。

    她从来都不否认自己是一个无情的人。

    所以,当她不爱一个人了,那么,就真的不爱了,无论发生什么事,都不会让她有丝毫的改变。

    就好像她对那个男人一样。

    既然,是他首先放开手,是他先不要他们这段婚姻的,那么,她也会走得干脆,不会再回头。

    蒋衾衾看着她,张了张嘴,似乎还想要说些什么,但终究她还是没有再说下去。

    秦桑迷迷糊糊的睡了过去,等到她再次睁开双眼,已经是第二天早晨了。

    蒋衾衾还要上班,洗漱吃过早餐以后就离开了,她午后带着豆豆在小区晃悠了一圈,待傍晚来临,她把孩子交给月嫂,自己便出了门。

    跟简珩约好的地方是一间中餐厅,她推开包房的门走进去时,他已经在了,见她终于来了,他向她招了招手,示意她坐下。

    秦桑脱下外套放到一边,这才拉开椅子坐下来。

    简珩早在她来前就点好了菜,她坐定以后侍应就开始一一把菜送上来,她看了看,那菜肴铺满了一桌。

    她不由得蹙起了眉头。

    “不是告诉过你别那么浪费的吗?我们就两个人,根本就吃不完这么多。”

    两人在一起也好些年了,对于她的喜好,他早就摸清,桌子上摆放的都是她爱吃的,简珩拿起筷子,开始给她布菜。

    他的嘴角噙着一抹笑,在日渐的相处中,他很是喜欢这种相处模式。

    “我就是想把你养胖一点,白白胖胖的才可爱。”

    闻言,她禁不住翻了个白眼。

    “我又不是猪。”

    简珩笑笑不说话,早在多年前,他就已经决定把她当成猪一样养了,如果是以前,他是喜欢那种瘦起来又有身材的女人,可是秦桑跟那些女人不同,他的终极目标就是要把她养胖。

    似乎,唯有这样她才不会跟别人跑了。

    “多吃点,你太瘦了。”

    他一个劲的往她碗里夹菜,秦桑有些无奈,但到底,还是拿起筷子低头吃了起来。

    简珩深怕她吃太快,不时提示她吃慢些,他的手边时常放着一壶温水,要是她的杯子空了,他还能及时满上。

    秦桑本来就吃得不多,没一会儿就吃饱了,她擦了擦嘴巴,抬起头看着他。

    “你昨天是在哪里睡的?”

    简珩拿起旁边的红酒杯抿了一口,“没怎么睡,刚回来不久,医院很多事情都要处理,从宴会回到医院以后,算是眯了一两个小时吧?”

    他顿了顿,声音稍微低了些。

    “你知道我在宴会上碰见谁了么?”

    他这话是带着试探性的,没想,她倒是干脆利落的把那个名字给说出来了。

    “是霍向南吧?”

    简珩挑了挑眉,似乎有些意外。

    他是怎么都没有想到,直到现在,那个名字竟然这般轻易的就从她的口中说出来。

    秦桑的身子微微向后靠,不管是蒋衾衾还是他,好像仍然怕她对过去的那段耿耿于怀似的,殊不知,她早就已经走出来了。

    就算再提起,也没什么大不了的。

    “俞城就那么大,而这个圈子也就那么大,又是那种避免不了的宴会,碰到那个人是肯定的事,再说了,你也不必对我小心翼翼的。”

    她这样干脆,倒是显得他小气了。

    简珩放下手中的杯子,伸出手捏了一下她的脸。

    “我这不是怕我老婆跟人家跑了么?”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