顺兴佳益书院目录

限时婚约 第二百四十五章 如今的日子,就是她想要的

时间:2018-02-07作者:爱吃肉的妖菁

    ,精彩无弹窗免费!

    小孩子向来都不会说谎,喜欢一个人跟讨厌一个人,一般都会分得很清,也什么话都敢说,他不知道为什么昊昊那么讨厌唐玉,不过,估摸也没有理由让他去喜欢那个女人吧?

    冼奕显然对这个八卦很感兴趣,他用手肘撞了撞他,故意对他挤眉弄眼的。

    “你倒是给我说说啊,你和那个唐玉究竟怎么一回事?不过说实在的,还真没有一个人能在东湖御景住那么久的,这唐玉还是头一个呢!再加上最近传你们要订婚的事以及一些谣言……我还真怀疑,你对这唐玉是不是动心了呢!”

    然而,对于他的话,霍向南只是笑了笑,半晌以后,才淡淡的说出了一句。

    “订婚的事,我还是头一回听说。”

    这可出乎他的意料之外,冼奕瞪大了双眼,一脸的不敢置信。

    “难不成,是唐玉自导自演……”

    “与其说是唐玉自导自演,还不如说,是我爸擅自发布这样的消息。”

    他抿了一口酒,嘴边的笑逐渐染上了几分讥讽。

    “三年了,这三年里,他一直都在试图撮合,从来都没有断过这点心思,也难为他能坚持三年之久。”

    听他这么一说,冼奕难免有些疑惑。

    “可是,你有很多次机会可以把这唐玉赶走,不是么?”

    男人但笑不语。

    他要想赶人,在霍建国那边得有个名堂,总不能平白无故的把人赶走,偏生,这三年里唐玉很是安分,即便昊昊对她的不喜已经完全表露在脸上,她仍然保持亲和,一点逾越本分的迹象都没有,若是他先做些什么,倒是他看上去可笑多了。

    反正,在家里的时候,他权当唐玉是一个完全的透明人,因此对他来说,是去是留对他来说都没有区别。

    两人聊了一会,冼奕似是突然想起了什么。

    “对了,今天得到了一个消息,还没来得及跟你说。”

    他故意顿了顿,好像想要保持点神秘。

    “我也是才听说不就,你应该还记得那个叫简珩的男人吧?”

    这个名字,乍听之下是久违了,霍向南的神情有些恍惚,他已经记不清自己究竟有多长时间没有听过这个名字了。

    这三年里,说他好过吧,其实,他并不好过。

    他尽可能的不让自己去想起那个人,不去想起那些过往的点点滴滴,可纵使他再怎么努力,每当午夜梦回,有一些回忆总是会不自觉地涌上心头。

    原来,竟是想忘也忘不了。

    他从来都不曾去逼迫自己忘记一个人,那是唯一的一次,却直到了现在。

    冼奕见他不说话,以为他还对过去的那些事耿耿于怀,正迟疑着要不要继续说,没想,他回过神来,淡淡的扫了他一眼。

    “然后呢?”

    冼奕仔细打量着他的面容,确定没什么了,才终于要把那些话说出口来。

    “那个简珩,回来了,他回来俞城了。”

    这样的消息,倒是出乎他的意料之外,就差那么一点点,一些话就出了口,还是他及时把那个梦绕魂牵的名字咽下了喉。

    “所以呢?”

    他这样的冷漠,让冼奕难免有些诧异,不过仔细一想,也对,毕竟那些事已经过去三年多了,也该彻底放下了。

    可是,他……是真的放下了吗?

    冼奕还想说些什么,余光不经意的一瞥,竟然瞥见了一抹既熟悉又陌生的身影。

    一瞬间,他微张着唇,连半句话都说不出来。

    霍向南自然也是看到了,虽然,他从冼奕的口中听说了这个人回来俞城的消息,只是怎么都没想到,相见,会这么快。

    在不远处,那抹身影依旧顷长,但与三年前不同的是,他的身上更添了几分成熟。

    他似乎正与别人交谈,大概是感受到了目光,他慢慢的转过头来,冷不防的,四目相对。

    在看到他的刹那,简珩的眼里并没有半分的诧异,似是早就料到会碰到他一般,他又跟旁边的人说了几句,随后,径自的往这边走了过来。

    冼奕的神经不自觉的紧绷,他就这么看着简珩由远至近的走来,在他们的几步之外站定。

    他的嘴角勾起了一抹浅笑,与三年前的箭弩拔张相比,他的神态悠闲,说起话来,也是漫不经心的。

    “好久不见,我跟你……已经有三年多快四年没见了吧?”

    他首先开腔,男人的薄唇几乎抿成了一条直线,半晌后,他才勾动唇角。

    “是啊,三年没见了。”

    有一些见面,总是猝不及防,就好像有一些人,想要彻底放下,却在努力了一番以后恍然发现,一切不过是自我挣扎。

    ……

    秦桑是真的不曾想过,自己有一天,还会回来俞城。

    这座城市,在阔别了三年之久以后,似乎并没有多少的改变,仍然如同记忆中的那般,犹如,根本就没有这所谓的三年时间。

    三年前,她决定离开俞城时,就已经把秦宅里的佣人都遣散了,只留下一两个定期过来打扫。大概,那个时候的她也没有回来的打算,所以才会把这里的一切通通都安排妥当再离开。

    偌大的客厅内,蒋衾衾坐在地毯上跟豆豆玩着玩具,由于有定期的打扫,因此她回来以后,根本不需要怎么收拾就能够直接入住了。

    三年过去了,豆豆也三岁多将近四岁了,与之前相比,他的模样张开了些。

    蒋衾衾觉得很安慰,三年前豆豆离开时还是昏迷不醒的,虽然这些年里关于豆豆的消息她都知道,可当她真的看见了,才总算是放下心。

    但是,还有一些惋惜与心疼充斥着她的心房,到底,她唯有叹了一口气。

    “豆豆他……只能这样了吗?”

    听见她的话,从厨房端着茶走出来的秦桑笑了笑。

    与三年相比,她的头发留长了些许,多了几分温婉,现在的她,早就没了当年的戾气,更多的,是渴望安稳的生活,即使平平淡淡,也总比像以前那般掏心掏肺要好得多。

    而如今的日子,恰恰就是她想要的。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