顺兴佳益书院目录

限时婚约 第二百四十三章 霍向南,你自由了(精彩,必看)

时间:2018-02-07作者:爱吃肉的妖菁

    ,精彩无弹窗免费!

    蒋衾衾看着他,直直的望进了他的眼。

    “算我求你了,放过秦桑吧!”

    霍向南站在那,没有吭声。

    她也从来不期待能够在他口中听到所谓的应许,她是那个开始看到他们一路走到现在的人,她深深懂得秦桑怀抱着希望而后只剩下绝望的心情,所以,她没有办法袖手旁观,哪怕,她明知道自己是多事了。

    “她现在已经什么都没有了,她父亲死了,自小就在一起的青梅竹马也不在了,她现在就只剩下这么一个孩子,可是孩子现在呢?因为的缘故至今仍然躺在病床上没有苏醒过,医生说,孩子有可能会成为植物人,就算醒过来了,并且活下去了,以后也……而你呢?你什么都不缺,你的父母还在,你的青梅还在,就连那个孩子现在也健康着,为什么你还要跟她纠缠不清?为什么你就是不愿意放过她呢?霍向南,算我求求你了,她跟你在一起那么久,爱了你那么久,你就放过她吧!没有了你,她起码会过得比现在还要快乐。”

    他垂下眼帘,那浓黑如墨的双眸似乎蕴涵了许多的情绪,只是他向来懂得隐藏,她根本就看不清他到底在想些什么。

    或许,她也不想去看清吧,反正,对她来说,她在乎的是秦桑,她唯一所希望的,便是秦桑能够快乐。

    而她知道,离开了霍向南,秦桑才会真正的快乐起来。

    她没再多说些什么,她也知道不可能会在这个男人的口中听到什么,很多的事情,如今都已经过去了,再去追究根本就没有半点的意义。

    蒋衾衾大步地走出去,他一个站在那,她的那句话在他的耳边,久久没有散去。

    ……

    “你和秦桑的这段婚姻,是你自己弄丢的!是你自己一点一滴慢慢耗尽的!”

    ……

    他阖了阖眼,是啊,没错,他和秦桑的这段婚姻,确实是被他自己弄丢的,他把那曾经拥有的通通都弄丢了,所以,现在的他,也是一无所有了。

    几天之后。

    从简珩那里传来了好消息,他告诉她,豆豆的情况在国外有相似的案例,而且,最重要的是成功了,这无疑就等同于打了一记强心针,说明了豆豆不会一直这么昏迷下去。

    但简珩也说了,是在外国,因此,若是想要给豆豆治病,她就得离开俞城。

    秦桑仍然记得,当简珩跟她说起这事时,他的眼神里满溢着希冀。

    “桑桑,我们一起到国外去吧!”

    他说的,是“我们”。

    她并不笨,几乎是在他说出这两个字的时候,她就明白了其中的道理,只是在那一刻,她没有回答他,他大概也不期望她能立刻做出决定,所以在最后,他告诉她,他会给出几天的时间让她好好考虑。

    其实,对秦桑来说,这事没什么好考虑的。

    豆豆是她的儿子,只要豆豆没事,无论要她做些什么,她都是愿意的。

    可是,同样的,她也会犹豫,毕竟俞城这座城市,自从她出生以后便一直都在这里,一直都没有离开过。

    况且,她不会不明白简珩的意思。

    不知道从何时起,窗外竟然飘起了细雪。

    秦桑站在窗外,纷飞的细雪慢慢的铺满了大街,给这座城市染上了一种纯白,放眼望去,几乎没有其他的颜色。

    她难免看得有些失神,直至良久以后,她才敛回了思绪。

    转过身来到床边,她看着仍然在沉睡的孩子,微微俯下身,在孩子的额头上烙下了一吻。

    或许,在简珩说出那番话的时候,她的心里就已经有了决定,至今没有说出口,不过,是缺少了迈出那一步的勇气。

    吩咐月嫂好生把孩子照顾,随后,她便离开了医院。

    她花了一个半钟头,驱车来到了位于城西的墓园,在门口的时候打了声招呼,便抬步走了上去。

    白色的雪花飘落,披散在了她的肩头,她抱着来的路上买的一束花,来到了一处墓前。

    这是秦振时的墓。

    她弯下腰,把花放在了墓前,墓碑上,秦振时的笑靥就此定格,成了黑白的单调颜色,他的身影却仍然在她的记忆中鲜活如初。

    她轻轻地清理着墓上的雪,她几乎隔上一段时间就会过来祭拜,可是在这之后,她估计不能常来了,只希望父亲不会责怪她。

    为了孩子,那几乎是一个单选题,如今的她,就剩下豆豆了,她不能失去豆豆,也不能让豆豆再面临任何的危险。

    在这之后的岁月里,她要保护好他。

    “爸,我要离开俞城了。”

    她蹲下来,轻轻的抚摸着墓碑上的照片,她知道,如果秦振时还在,肯定不会反对的,而是附和她的决定,可太多的舍不得充斥在她的心里,怎么都说不出来。

    “你在天之灵,一定会保佑豆豆康复的,对吧?”

    雪,慢慢变大,她抬起头看了眼那飘落的雪花,既然已经决定要离开俞城了,那么,在那之前她还得安排很多的事情,才能放心离开。

    如此想着,她站起身,正打算离开,怎么都没想到普一转身,一抹格外熟悉的身影就出现在视线范围内。

    她一怔,定睛望去,发现那竟然是她最不想看到的人。

    霍向南。

    男人就站在她的几步开外,她不知道他为什么会出现在这里,她蹙起了眉头,不打算理睬,便直接大步越过他,想要离开。

    没想,在跟他擦肩而过的时候,他却伸出手攥住了她的手腕。

    她试图甩开,他是说什么都不肯松开手。

    其实,就连他自己都不知道为什么要来这,大概,他是知道如果来这里的话,就有可能会碰到她吧?

    霍向南垂下眼帘注视着她,自从医院一别以后,他已经有一段时间没有见过她了,虽然知道她之前被以涉嫌谋杀被逮捕送进了看守所,可再多的,他也没去理会。

    他张了张嘴,还未等他意识过来,那一番话就已然说了出口。

    “他对你还好么?”

    这话中的“他”,就算无须说清,他和她就明了说的究竟是谁。

    秦桑移开视线,对于他的问题,显得特别的冷漠。

    “跟你有关?”

    她仅仅一句话,就把两人的关系撇得很清,男人虽然早就料到了她会说出这话,可当他真的听到了,左边胸口的地方还是不自觉地抽痛了起来。

    他倏然松开手,她继续往前走,只是没走几步,她顿住了步伐。

    秦桑转过身,看着几步之外的这个男人。

    她已经决定离开俞城了,也就是说,在往后她不会再看见他了,这样一来,也挺不错的,跟他的关系,到这算是彻底结束了吧?

    该死的心,已经死了,该断的情,也早就断了。

    在经过了那么多的事情以后,她在他的身上再也看不到一丝的希望了,或许,是她可笑了,是她这么久一来认不清事实,所以,她才会失去了很多的东西,即使追悔也挽回不了的东西。

    “我走了,我要离开俞城了。”

    他一愣,不假思索便开口了。

    “你要去哪?”

    “我要去哪,重要吗?”

    她这句话很轻,听在他的耳里,却是格外的沉重。

    “霍向南,谢谢你,谢谢你终于让我对你彻底死了心,以后,我跟你再也没有半点关系,我也不会再纠缠于你,更不会……爱你。”

    听见她的话,他的身子定在那,一股前所未有的寒意从脚底冒升,很快的,便传至了四肢百骸。

    冷,透骨的冷。

    这明明就是他想要的结果,可为什么,在这一刻,他的心会这般绞痛难忍?

    “霍向南,我曾经爱过你,很爱很爱。”

    雪,仍然在不断的飘落,飘洒在他们面前的这短短的几步之中,像是隔出了一条怎么都跨不过去的银河。

    她就在他的眼前,然而,却是那般的遥远。

    他恍然发觉,原来,她曾经靠得那么近,原来,如今的她已经走远。

    “我曾经想过要跟你白头偕老,我曾经想过要永远跟你在一起直到死亡把我们分开……到了最后,我才知道,一切都是我奢望了,我奢望了一些根本不属于我的东西,我奢望一个我永远等不到的人。”

    她顿了顿,抬起头对上了他的眼。

    而他在她的眼里,竟是连半点的爱意都看不到了。

    他方知,就如同她所说的那般,她不爱他了,真的……不再爱他了。

    “霍向南,你自由了。”

    他张了张嘴,想要说些什么,可很多的话就在嘴边,却是怎么都说不出来,他只能看着她的身影越来越远,他下意识地伸出手想要去把她拉住,然,他手心里触碰到的,徒有虚无的空气。

    他就只能这么眼睁睁地看着她走远,远到……彻底走出了他的生命。

    她不爱了,她放开手了,而他,自由了。

    大雪几乎把这个世界笼罩在一种惨白之中,他的视线逐渐模糊,他伸手一摸,竟然摸到了一片湿意。

    嘴角微扬,到了最后,慢慢演变成了大笑,但是,唯有他自己才明了在这笑中藏匿着多少的自嘲。

    只是他不知,她这一走,便是三年之久。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