顺兴佳益书院目录

限时婚约 第二百四十二章 你和秦桑的这段婚姻,是你自己弄丢的(精彩,必看)

时间:2018-02-07作者:爱吃肉的妖菁

    ,精彩无弹窗免费!

    简珩搂着她的肩膀,对于她此刻的心情,他是再了解不过了。

    豆豆是她的孩子,本来,豆豆就是早产,身子骨比其他的孩子还要孱弱一些,如今才三个月大,却被那个男人带去抽取骨髓,这一件又一件的事,是没几个当母亲的能够接受得了的。

    所以然,他唯一能做的,便只剩下应允。

    “我答应你,一定会让豆豆醒过来的,他一定能够像以前那样的。”

    秦桑没有说话,只是点了点头,眼眶微微有些泛红。

    简珩见她这样,到底还是叹了一口气,没有打扰,慢慢的退了出去。

    很快的,病房内便留下了她一个人。

    秦桑伸出手,轻轻的触碰着孩子的脸,很多的情绪在这一刻泉涌而上,她再也控制不住自己,趴在床边抽泣了起来。

    是她对不住这个孩子,倘若他不是她的孩子,或许,就用不着经历这么多的事。

    是她自私了,是她决定要把他生下来,却没有办法将他好好保护。

    她并不知道自己究竟哭了有多久,病房外头,简珩透过玻璃窗看着她瘦削的背影,眉宇间溢出了……一丝心疼。

    随后,他转过身,往走廊的尽头走去。

    不管怎么样,他都会让孩子重新好起来,就像他对秦桑许诺的那般。

    他一定会做到。

    接下来的几天,秦桑都待在医院,待在孩子的身边。

    这期间,蒋衾衾曾经来过很多次,每一次,她都看见她守在床边好生的照顾着孩子,只是,她也愈发的沉默。

    每次问她,她都笑着说自己没事,她越是这样,便越是教人心疼。

    蒋衾衾跟她已经不是一年两年的好友了,对于她的心情,她又怎么可能会不知道?

    她不会去做的事,那么,就让她去做吧!

    她从来都不是一个能够按耐得住的人,从医院离开以后,她便驱车来到了东湖御景。

    早在两天前,昊昊就出院了,由霍向南亲自抱出医院,甚至,这两天他一直休息在家,陪在孩子的身边。

    当她不顾管家阻拦闯进门时,首先印入眼帘的便是他抱着孩子坐在客厅沙发上的模样,昊昊生过一场病,相比之前,他是瘦了一些,但是此时看去,精神还是不错的,正窝在男人的怀里拿着玩具,笑得开心。

    蒋衾衾看到这个孩子,就忍不住想到躺在病床上仍然沉睡不醒的豆豆。

    明明,现在的豆豆应该玩闹得开怀的,偏生,因为这个孩子而被抽取了骨髓,甚至变成了如今这模样。而秦桑呢?什么都不说,什么都不提,大概,也是心死了吧?

    可是,她不甘心啊!霍向南凭什么要那样对待豆豆?他可还记得,现在在他怀里的孩子是陆心瑶的孩子,而那个至今仍然躺在医院病床上的孩子才是他的亲生孩子?

    有人像他这样对待自己的骨肉的么?

    蒋衾衾噌噌的走过去,霍向南瞥了她一眼,把昊昊交给旁边的保姆,从沙发上站了起来。

    “你来做什么?”

    他的语气很是冷漠,蒋衾衾冷哼一声,微微仰起头看他。

    “我来这里,是替我家桑桑做一件她懒得做的事!”

    她说完这句话,就抬起手,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给了他一巴掌。

    这一巴掌,她还是使了全身的力道,压根就没有留半分的力,因此,当这一巴掌响起,那声音几乎是响彻了整个大厅。

    保姆和佣人们都惊呆了,他们怎么都没有想到会突然冒出一个女人直接就扇了巴掌,管家首先回过神来,连忙来到了跟前。

    “你做什么?!”

    霍向南的脸被打至一边,见管家过来挡在身前,他挥了挥手,示意他走开,管家犹豫了下,到底还是稍微退开了些。

    蒋衾衾可不管这里是哪里,她也不管有多少人看着,她今天到这里来的目的很简单,就是为秦桑讨一口气。

    “霍向南,桑桑不来,不代表她能对你的所作所为释怀,那是因为她懒得见你,也不想再见到你!可是,这口气,她吞得下,我吞不下!”

    她的手,指着保姆怀中的昊昊,每一字每一句,说得格外清楚。

    “你摸着你自己的良心问问,你做的那些事算是光明磊落么?不,是我可笑了,你哪来的良心?你压根就没有良心!哪怕有一点良心的人,都不会拿自己的孩子去救别人的孩子!你明知道豆豆是她的唯一,你却非要去试图剥夺她仅剩下的唯一,桑桑那个时候当真是瞎了眼,才会爱上你这一个渣男!就你这个样子,连给她提鞋的资格都没有!还好,她的身边还有一个简珩一直在帮着她,不然的话,她岂不是要被你推到地狱去么?姓霍的,我告诉你,你以后不要再出现在她的面前了,你要是再出现在她的面前,休怪我会对你不客气!”

    蒋衾衾说完这番话就想离开,对于面前的这个男人,对她来说多说一句话都是多余的,她不想把自己宝贵的时间浪费在他的身上。

    可她刚转过身,他的声音就传了过来。

    “简珩……一直在她身边帮着她?”

    她握紧双拳,扭过头来看着他。

    “是啊,若不是因为有简珩,桑桑早就崩溃了!怎么?你生气了?姓霍的,你凭什么生气?你凭什么去管桑桑的事?你以为,你还是她的丈夫么?别搞笑了!你和秦桑的这段婚姻,是你自己弄丢的!是你自己一点一滴慢慢耗尽的!你怨不了别人,因为,这都是你自己讨来的!你有什么资格去指责她的身边有其他的男人?你怎么不想想你自己是怎么对待她的?”

    “她爱了你多少年你知道么?她爱你到怎样的程度你知道么?呵,你不知道,你通通都不知道!因为,你的眼里只有一个陆心瑶!所以,就算秦桑做得再多,又怎样?又能改变些什么?她把她的前半辈子都耗在你的身上了,她以为她能换来白头到老厮守终生,结果呢?如果可以,我宁愿她从来都没有爱过你!就是因为爱上你,你才会用她对你的爱当成了可利用的工具,一再的伤害她!”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