顺兴佳益书院目录

限时婚约 第二百四十一章 她被无罪释放(精彩,必看)

时间:2018-02-07作者:爱吃肉的妖菁

    ,精彩无弹窗免费!

    法庭之上,秦桑被押着走了出来。

    由于好些天一直待在看守所那样的地方,她的精神不是很好,整个人看上去也瘦了一圈,简珩抿着唇,他环视了一周,发现陆心瑶也来了,此时正和秋子坐在角落里。

    他的眸光渐浓,看着陆心瑶也不知道在想些什么,半晌后,他到底还是转过脸去。

    案子很快就开审了。

    律师之间的言辞是犀利的,每一个字眼都是那样的直白,陆心瑶的律师是一个看上去年纪很轻的男人,相比这一边的律师是稚嫩得很,没多久就几乎败下阵来。

    简珩觉得疑惑,在这之前,他还以为霍向南会像之前那样为陆心瑶出庭辩解,可如今看来,并非如此。

    案子的起因是那一封所谓的遗书,遗书上写着陆母关佩雯的死是秦桑造成,就连当时那足以致命的药也是秦桑给予的,所以,警察才会以涉嫌谋杀罪将秦桑逮捕。

    然而,在这法庭之上,律师将这所谓的遗书尽数推翻,并举出了秦桑没有跟关佩雯见过的面的证据,那一方的律师似乎还想反驳些什么,但很多的事,似乎在一开始就已经注定了。

    一个钟头后,案子有了最后的定夺。

    陆母关佩雯的死亡被定为自杀,秦桑的不在场证据彻底撇清了所有关系,这案子最终被认定为普通的自杀,而那封遗书也变成了最苍白最无力的所谓证据。

    这样的结果,其实可以说是在他的意料之内的,虽然有那遗书作为证据,可是谁会去相信那一封遗书?就算笔迹证实是关佩雯的又如何?最主要的是,没有证据证明这关佩雯的死就跟秦桑有关系。

    律师走过来跟他们打了声招呼就走了,秦桑抬起头,她并不知道这个律师曾经跟自己有过几面之缘,她只知道这个律师是由简珩找来的,除此之外,再无其他了。

    简珩脱下自己的西装外套罩在她的肩膀上,她低声说了句谢谢,随后,就看见一抹身影逐渐靠近。

    是陆心瑶。

    她今天难得没有化妆,惨白着一张脸站在她的几步之外,在她的身后,依旧是跟随在她身边多时的秋子。

    简珩见她过来,警戒地挡在了秦桑的面前,深怕她会做些什么。

    陆心瑶越过他,把视线投驻在她的身上。

    在这之前,她当真是恨不得这个女人去死,就算是现在,她仍然抱着这样的想法。

    可也是直到现在,她才终于明白,就算她做得再多,她也回不到霍向南的身边。

    她被迫接受她和霍向南之间已经过去了的事实。

    她真的不懂,为什么事情会变成这样,明明,她和霍向南是青梅竹马,明明,在两人年幼的时候曾经谈及婚配,是从什么时候开始,一切都变了?

    她不甘心,真的不甘心。

    但是,就算她不甘心,那又怎么样?

    什么都不会改变了,当真是什么都不会改变了。

    她直到这一天,才终于明白。

    “秦桑。”

    她唤着她的名,脸上没有半点的表情,只直直地望着她。

    秦桑的眉头微蹙,并没有吭声,陆心瑶是早就知道了,她对上她的眼,那双眼底慢慢的溢出了恨意。

    就算是到了这一刻,她仍然认为面前的这个女人压根就没法跟她相提并论的。

    “你赢了,我输得彻底。”

    她真的输了,甚至是输得一无所有。

    陆心瑶说完这句话,就转身离开,秋子见状,先是愣了一下,而后连忙跟上去。

    很快的,他们的身影就消失不见了。

    秦桑觉得疑惑极了。

    她是真的搞不懂陆心瑶这样的行为到底意味着什么,她还以为,陆心瑶想要对她做些什么,那一天她在看守所时的激动仍然历历在目,然而,她就丢下这么一句,就走了。

    这当真跟她的性子不太相符。

    就连简珩也难免奇怪,但是,他也没有多说些什么,转过头来看着她。

    “这案子总算是结束了,我先送你回家吧!”

    秦桑想要先过去看看豆豆,在看守所的这段时间,她最担心的莫过于豆豆的情况了,可是,她想到已经有好些天没有洗澡了,就连她自己都受不了,因此,当他说出这番话的时候,她犹豫了下,到底还是答应了下来。

    两人并肩走出法院,外头还有不少的记者在等着,简珩小心翼翼地护住她,随后,才上了车,向着秦宅而去。

    半个钟头以后,车子到达了秦宅门口。

    秦桑打开车门下车,月嫂和其他佣人们早就等候在这,见她终于回来了,众人连忙迎了上来。

    “秦小姐,你没事了,真是太好了。”

    “我就说小姐不会有事的……”

    “就是啊就是啊……”

    大家七嘴八舌的说个不停,秦桑的眼眶有些微红,这里很多的佣人都是她小时就在的,甚至可以说是看着她长大的,彼此的感情也算是深厚的。

    她进门,佣人早就给她备好了洗澡水,她回到自己的房间,脱下衣服以后就泡在热水里,这种回家的感觉是怎么都说不出来,原来,竟是这般的温暖。

    她告诉自己,要相信苦尽甘来,唯有这样,她才能继续支撑下去。

    她迫切着想要见一见孩子,所以洗过澡稍做整理以后就跟简珩出门了,在这之前,她虽然从简珩的口中知道有关于豆豆的一些情况,但是,当她真实看到了,真是有些受不了。

    秦桑从来没有想过,豆豆的情况竟会这么严重。

    那么小的一个孩子躺在病床上,他的身上甚至插满了各种管子,甚至,从他被推进那手术室以后,他就没有醒过,直到今天。

    这样的事,她怎么可能受得住?

    站在床前,她的身子微晃,若不是简珩及时用手搀扶住她,恐怕她早就跌倒在地了。

    “秦桑……”

    简珩一脸担忧的瞅着她,她的脸色白得甚至没有半点的血色,她垂着眼帘看着孩子的脸,此时的豆豆过分安静,不再像之前那样会在她的面前蹦蹦跳跳的,若不是他的胸口仍然在轻微的起伏,恐怕,她真的以为……

    秦桑没有办法再想下去。
小说推荐